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307章 完败
    “秦命,最后提醒,退下!!”邢琊的声音在数千米的山影里回荡,好像有几百上千个邢琊在不同的方位说话,遍布各个角落里,嗡嗡乱响,扰乱着秦命的神智,如果换成其他定力不够的人,恐怕现在就已经要慌了。

    “不需要了,要战便战,我今天保定了马大猛。”

    “呵呵,别怪师兄手狠了!你先?还是我先?”迷影里,邢琊已经控制住了两座矮山,隔空托举着他们慢慢腾空,他长发乱舞,目光凌厉,全身气浪汹涌,激荡着白雾,越来越浓,千百座山影不断变换位置,速度越来越快,晃得人眼花,危险与杀机开始涌动。

    “我先吧。”秦命深深吸气,竟然闭上了眼睛。

    “你干什么!打起精神!”凡心惊呼,我在你身后站着呢,你可不能走神,认真点,认真点啊哥!

    修罗……杀界……

    秦命沟通修罗刀,开启了里面封存的杀界。

    虽然只是很小的缝隙,可在刹那之间,沉寂的气海轰的声暴动了,无尽的杀气黑潮席卷气海高空,卷起无尽的狂风,剧烈的汹涌,乱颤着丹田气海,震得秦命都气血翻腾。乌压压的黑气盖满气海上空,里面像是无数的猛兽强人在恶战,无尽的生命在呐喊狂奔,惊乱着气海,更惊醒了里面的雷蟾。

    雷蟾全身蠕动,一声蛙鸣,若石破天惊,轰鸣着气海的海底,无边的雷潮从深处暴起,全面轰击着气海海面,掀起漫天巨浪,无边无际,撞击着高空黑潮。

    锵!!

    呱!

    修罗刀在铮鸣、雷蟾在低吼,也引起了黄金血液的共鸣,不受控制的滚烫起来。

    这些剧烈而震撼的场面只是在秦命的气海里发生着,没有谁看到,也没有谁能想象到。但是,随着三尊至宝的苏醒,秦命气息完全变了,冷酷而威严,全身炸起密集的雷电,羽翼轰然伸展,直指长空,雷光与金光汇聚交织,衬托的他英武非凡,宛若天神降临。一股黑色气浪从秦命体内破体而出,嗡地声撞击着空间,横扫四面八方,漫卷长空与地面,黑气并不浓烈,却极度凶猛,竟在刹那间挤满了‘山影’领域。

    没等人们明白怎么回事,所有矮山和白雾都一扫而尽,清理的干干净净,连点迷雾都没剩下。

    左前方,百米外,邢琊正全神贯注,暗暗蓄势,准备发起强击,两座石山已经腾空,蓄势待发,可是……一阵黑风过后,他们就这么突然暴露了……

    像是暗夜里的贼人突然暴露在了强光下。

    全场惊愕,连邢琊都愣了愣。

    秦命慕然睁开双眼,赤亮的雷芒在眼底乍现,仿佛伴随着真实的雷鸣。他从山顶跨步暴起,振翅飞驰,眨眼间便穿过了两座石山,奔袭邢琊。

    邢琊慕然惊醒,控制两座石山相向对击,要阻击秦命。但仓促还击终究还是晚了,在两座石山强劲对击的同时间,秦命杀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掐住了脖子,五指深深嵌入肉里,挤压着血管。“邢琊师兄,还要继续吗?”

    群山遍野都安静了,结束了?就这么完了?

    期待也期待了,紧张也紧张了,偷袭的准备都做好了,还没开始呢就结束了?

    邢琊感觉非常不真实,引以为傲的山影领域竟然被轻而易举的破了?

    此时此刻,两座矮山碰撞的剧烈声潮和劲风扑面而来,吹舞着秦命和他,衣服和长发都在猎猎乱舞,可是秦命纹丝不动,右手掐的越来越紧,随时可能拗断他的脖子。

    他下意识的要控制石山打击秦命,可是秦命眸光微凝,里面雷芒迸溅,冷冷的提醒着他不要做傻事。

    画面和时间都仿佛凝固了,所有人都失神的看着半空中撞在一起的矮山,还有矮山前面被烈风吹舞的秦命和邢琊。

    期待中的精彩对决呢?

    尤其是北域王府的那些人,表情比吃了死苍蝇都难看。

    “等你真正融合了金鲤再来跟我斗吧。”秦命松开了右手,后退两步,敲了敲半空里的石山,没有说什么,径自走向了前面的矮山。

    很多人呆呆的望着秦命的背影,表情复杂。

    邢琊眼神骤寒,一声低吼,推着石山朝前暴击。“还没结束!”

    两座石山剧烈翻转,嗡嗡闷响,它们像是被无形的巨人轮着,巨大却不迟缓,一前一后的迅猛奔袭秦命。

    “秦命小心!”凡心惊呼。

    秦命眉头一皱,刹那转身,双脚碾碎地面,浑身金血滚烫,每个细胞都在此刻活跃,涌动出无尽的力量,随着金刚混元道的调集,似千万江河,往右臂汇聚。

    “咔嚓咔嚓……”右臂右拳的骨节发出细密的脆响,肌肉绷紧似钢铁一般,力量暴增到了最强极限,随着秦命的低吼,重拳洞穿空间,打出剧烈漩涡,重重的轰在了前面的石山上。

    金刚混元道,霸道万钧!

    轰隆的闷响,超过两万斤的爆发力汇聚于一点,产生极致的摧毁力量,秦命硬是遏制石山的迅猛势头,整条臂膀都打了进去,万钧的霸道力量随之绽放,在内里深处引爆出条条裂缝。在全场吸气声中,这座被邢琊淬炼多年的石山整体爆开了,像是苍白的烟花,漫天绽放,由于石山与邢琊气息相连,它的崩碎也重创了邢琊。

    一口鲜血喷出,踉跄着后退两步,脸色煞白。碎了?不……不……

    秦命攻势不止,在强势回收右拳的同时猛力跺步狂奔,绷着肩膀撞在了紧随其后的那座石山上,轰隆隆的巨响中,近千万吨重的巨山被他硬是顶住,从高空翻转着砸回了邢琊。

    邢琊赶忙提气控制,在石山砸向自己之前强行定在了半空。

    但是……

    “小心!”很多人忍不住惊叫。

    秦命在撞开石山后竟然紧随着杀到,像是道闷雷轰在了石山上。

    刚刚稳住的石山剧烈乱颤,吱呀哀鸣,狠狠地砸在了邢琊身上。

    邢琊气血翻腾,破口喷血,被石山压着翻出上百米,连连摧毁了六棵巨树,轰隆声落在了地上,砸出深深地巨坑,而邢琊就被活生生压在了下面。

    无与伦比的爆发力,超越想象极限的超强力量,这一刻,秦命的强势终于在众人的心底唤起了恐惧感,很多人口干舌燥,艰难咽了口唾沫。

    “做人可以傲,但给脸你得要。各位,我们做不了朋友也别做敌人,可以吗?”秦命冷眼如刀,扫过林间众人。

    全场静默,没有谁敢乱说话,很多之前狂叫的人都缩了缩脖子,当秦命的目光扫过北域王府那些人的时候,他们慌忙收起暗器,下意识的瞥向旁边,不敢跟秦命对视,虽然心里羞愤自己怎么会这么的没骨气,可是……活着好像更重要哈。

    轰,邢琊推开石山,从里面爬了出来,披头散发的非常狼狈。他恶狠狠地望着远处秦命,却在秦命冷冽的对视下生出了深深地无力感。怎么会这样?当年在八宗茶会上,秦命还是个为名声而拼命死战的狂徒,自己只需要给他个微笑就算是恩赐了,不到两年时间里,我竟然在他面前毫无还手之力了?

    不可能!我不接受!

    邢琊心里低吼,众目睽睽之下,我竟然败得如此彻底。

    “邢琊师兄,你还想继续?”秦命再问。

    人们的目光齐刷刷汇聚到邢琊身上。

    邢琊连续鼓了几次狠气,却终究没有再往前走半步,黯然垂下了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