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331章 阴阳绣,绣生死(六更)
    当山谷恢复平静后,秦命被石牢封住了,周围交叉着十余条‘石蟒’,组成奇怪的方阵,他全身则覆盖着厚厚的石头,无论怎么挣扎都脱不开身。而且石头的封印还在影响着他全身的经脉和血液,灵力流淌的缓慢,血液的流速也放慢了数倍。

    “你到底想怎样?”秦命有种很强烈的眩晕感,还有越来越严重的虚弱感正从内向外的扩散。他不断地尝试激活武法,都变得非常迟缓,而且威力大打折扣。

    少年却眯眼看着秦命,比他预想的弱啊。是因为重伤的原因吗?

    “你到底是谁?”秦命再问,做着挣扎的姿式,可是身体越来越虚弱,这次不是作假了,是真的很虚弱。周围的‘石蟒’方阵正释放着重重能量,影响着他身体表面的石头,压制他灵力和血液的流淌。

    黄金心脏、修罗刀、雷蟾,都有着苏醒的趋势,似乎感受到了危险。

    “不堪一击,我还想陪你好好玩玩。”少年冷笑,等秦命虚弱的呼吸都不顺畅,才挥手散开‘石蟒’方阵。

    “可笑!你真想跟我打,就等我在全盛状态下。趁我重伤偷袭我,还敢大言不惭。”

    “重伤不重伤,没什么区别,十个你也不够我打。”

    高空盘旋的追风雕俯冲而下,卷去了秦命,放到宽厚的背上。

    少年纵身翻跃,也落到了追风雕背上。“带你去个地方。”

    “你是谁?连报名字的勇气都没有?”秦命不再挣扎了,暗暗刺激着黄金心脏,愈合着伤势,抵抗着石头带来的压制,不然再这么下去,他就要昏迷了。【零↑九△小↓說△網】

    少年轻敲着秦命被石头封印翅膀:“记住了,仰天仇!等你被挂在树上当养料的时候,慢慢念叨我的名字,使劲的恨我,这会是你活下去的动力,会让你活的更久。”

    “养料?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跟你没有冤仇。”

    “你很天真嘛。你摘灵果吃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它跟你有什么冤仇?你抓猎物吃的时候,也要考虑冤仇两个词吗?我想抓你就抓你,我能抓住你就是我的实力。不服气吗,挣开封印,我再陪你打一场。”

    “这个世界上除了弱肉强食,还有人性两个字,你爹妈没教过你?”

    仰天仇突然抡拳砸在了秦命左边翅膀上,顿时砸开大量的裂缝,撕裂着里面的翅膀。

    秦命浑身僵硬,钻心的剧痛,忍不住低吼:“你个杂碎!”

    仰天仇拍拍秦命露在外面的脑袋,掐住了他的下巴:“你吃了我的银皇天隼,我要吸干你的血肉,这叫报应。放心吧,我不会让你轻易死掉的,你会被挂在树上慢慢体会生不如死的滋味。”

    秦命甩开他的手:“你到底是什么人,要带我去哪?我不记得皇城的新秀里有你这么一个人不人妖不妖的怪物。”

    “很快你就知道了。”

    仰天仇没有急着回到内海,而是先驾驭着追风雕回到了沼泽区附近,继续观察着唐天阙等人。他计划着再抓几个,最好是征服黑铁禁区的那个,还有得到雪域妖灵的那个,这两个人的血脉力量比得上其他人的十倍有余。

    秦命不断跟他说话,希望能套出消息,结果他基本不怎么搭理,一直在观察着远处的情况。

    唐天阙他们刚刚从沼泽里退回来,又是一次败退的突击,还牺牲了八位皇家精英。越是靠近八宝琉璃宗,强悍的灵妖越多。幸运的是他们这次是‘演戏’,没有过分冒险,不然会折损更多。

    他们聚集到一起,修养调息着。

    黑凤已经突破壁垒,晋入七重天,血脉力量也得到增强,正盘旋在高空,负责着巡视。

    仰天仇足足等了两天两夜,结果除了皇家的队伍外出巡逻外,马大猛等人都跟唐天阙他们聚在一起,连离开的征兆都没有。他耐着性子又等了一天,结果还是没有等到机会。

    “你们给我盯紧他们,还有那只黑凤。我过几天会再安排人过来,一旦确定要进行全面抓捕,那里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过。”仰天仇冒险到附近转了转,意外发现那两位公主很不错,据说还是孪生姐妹?这两个也定下,将来有机会也要抓回去。

    “小主放心,我们会盯得死死地。”两位族人躬身领命。

    “全面抓捕?你们到底是谁,想干什么?”秦命脑袋昏沉,虽然有黄金血在调养,还是越来越虚弱,越来越疲惫。

    “还没睡呢?别挣扎了,睡得越早越好,免得到时候痛苦。”仰天仇不透漏任何口风,带着秦命回到追风雕背上,离开了沼泽区,赶赴内海。

    雨林某处。

    白小纯盘坐在幽邃的湿地里,半边身子都被溪水埋住,一片玄妙的光阵覆盖着溪水表面,或明或暗,释放着奇妙的能量。

    他赤着上身,胸口往下的位置正在闪着团红光,一个淡淡的人脸轮廓正在成形,从模糊到清晰,缓慢而坚定的转变着。

    白小纯对面五米外,一个精壮的男人正半跪在溪水里,浑身蒸腾着淡淡的黑气,从身体深处散出,融入了神秘的光阵,继而透过光阵,涌入了白小纯的身体,每一股黑气的消融,都会加深白小纯身上那张人脸的清晰度。

    这是个青妖族的族人,正陷入深度的沉睡中,被白小纯的控制着,炼化着灵魂。

    白小纯没有按照秦命的计划,被揍个半死然后被抓走,押入青妖族的族地,而是选择伏击了一个青妖族的族人,把他活生生炼成自己的傀儡,在他身上刻下阴阳绣。

    一般来说,白小纯对自己的傀儡非常的挑剔,就像有洁癖的人对整洁的苛刻重视,而且一旦印上阴阳绣,等于彼此灵魂相连,傀儡死亡夜会对主人产生严重的创伤。但这次没得选了,忍着强烈的厌恶感,在他身上刻下了阴阳绣。

    大不了将来忍着创伤的痛苦再把它毁灭掉。

    历经半天的‘绣刻’,白小纯身上的‘人脸’终于成形,跟对面的青妖族族人一模一样,那颗黑漆漆的尖角非常刺眼。

    白小纯起身,穿好衣服。“现在,怎么做?”

    青妖族的族人身高近两米,通体泛黑,有种鳞甲般的金属光泽,面部轮廓坚毅,竖瞳深邃而可怕,泛着淡淡绿光。他缓缓起身,取出了条绳索:“主人,得罪了,要把你重伤,然后捆绑起来,押回内海‘仙藤园’。”

    “还是要重伤吗?”白小纯苦笑摇头,看来是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了。

    “我这条绳索是从‘仙藤’上取下来的,有着吸收精血和灵力的效力,玄武境以下几乎没法抗衡,把您重伤后,再缠上这个。您尽量忍耐,等到了族里,我再想办法帮您。”青妖族的族人毕恭毕敬的回应,既保留着原来的性格和思维,又绝对忠诚于白小纯。阴阳绣,一套神秘到恐怖的灵魂秘术。

    “什么是仙藤?”

    “守护封天邪龙柱的仙藤,已经有数千年的寿命,所有被抓走的人类都会送到那里,由它吸收精血和灵力,转入封天邪龙柱。它还有更神奇的功效,每个挂在它上面的人类,都至少能活十年之久,源源不断的提供着精血和灵力。”

    白小纯微微凝眉:“你叫什么名字?”

    “仰元狩!”

    “我们上路吧,路上给我讲讲你们青妖族的情况。”

    “这……我先把您打成重伤?要不然碰到其他族人就坏了。”

    白小纯看了看自己娇嫩的皮肤,嘀咕了声该死的秦命:“来吧。”

    (六更奉上!其余更新在晚上八九点左右,猜猜会有几更?十更?二十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