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336章 再绣一个
    夜幕下的仙藤园变成了光的海洋,无尽的荧光洒落,像是片片光雨照亮着仙藤园。这里也成了岛屿中心的标志,是无数青妖族族人朝拜的圣地,巨树就像是道粗壮的龙卷光潮通达天地,有种震撼的美感。

    在岛屿各地巡夜的青妖族族人都会远远地看几眼仙藤园,仰望通达天穹的巨树,层层缠绕的藤条里面就是绝世神兵封天邪龙柱。听说族里正在召开族会,所有重要人物都到场了,到现在还没结束,估计是在讨论重要事情。有人猜测,这可能是最后几次讨论了,成与不成,就看这几次。

    封天邪龙柱啊,你能不能苏醒?

    青妖族已经养了你几千年了,该是你回馈的时候了!

    只是,在他们远望仙藤园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在山岳般的巨树上正有个人影正在小心翼翼的往上攀爬着。

    是仰元狩!

    他避开了外围的守护,冒险陷入仙藤园,更是冒着巨大的危险爬上了巨树。这一刻,他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剧烈的心跳声在耳边回荡,像是闷鼓一般,他每一步都爬的小心翼翼,生怕惊醒了巨树。

    巨树已经觉醒了灵智,常年镇守在这里,不仅强盛的可怕,更是青妖族心里的神树,还从没有谁敢这么冒险的往上爬。

    仰元狩唯一庆幸的是,巨树现在的精力都放在了里面的封天邪龙柱上,受族长的命令对封天邪龙柱做最后的检查,暂时顾不到外面。就像是只蚂蚁爬在沉睡的雄狮身上,额,仰元狩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他还偷了几件衣服,是族长和几位重要族老的,放在身上掩盖自己的气息,减少对巨树的刺激。

    他慢悠悠的往上爬,浑身都是冷汗,但来自‘阴阳绣’的强烈控制,还是在牵引着他冒险。

    巨树满身绽放的光辉掩盖了他的身影,何况也不会有谁想到有人敢趴到那里。

    一千米的高度,仰元狩足足爬了半个时辰,好歹是来到了千米高度,仔细观察后,又往上爬了两百米,找到了挂着秦命和白小纯的‘树茧’,正在夜风下微微的晃着。

    仰元狩吹了几声口哨,提醒着里面的秦命和白小纯。

    “来了?!”秦命和白小纯睁开眼,恢复清醒。

    仰元狩被背上取出两柄长矛,伸向了树茧。

    这两柄长矛是用巨树的仙藤做的,混入各种宝药反复锤炼,威力非常强,是族里的强者们才有资格用的武器。

    但是今天仰元狩豁出去了,又是偷族长的衣服,又是偷这些宝器,可以说是’丧心病狂’般的暴走式盗窃,只要能救出白小纯和秦命,其他都豁出去了。管他什么信仰不信仰,管他什么地位不地位的,救人为大。

    树茧没有阻挡长矛,由着他伸了进去。毕竟本是同源,彼此间还有联系。

    想要破开树茧,这是唯一的办法,否则单靠秦命和白小纯的力量,完全不可能。

    秦命和白小纯握住长矛,强行发力,硬是从里面挣扎出来。

    他们交换眼神,表示安全,状态还行,可以行动。

    “小祖,做好准备,一旦有意外,立刻尝试惊醒封天邪龙柱。”秦命心跳加速,警惕着看了眼巨树,咽口唾沫,展开了双翼。

    静静等了会儿,巨树没有动静。

    白小纯、秦命、仰元狩都僵在那里,冷汗挂满了额角。

    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以巨树的实力,随便甩着藤条就能把它们抽成碎片。

    很一会儿,巨树没有动静,秦命才展翅轻舞,拉住白小纯和仰元狩,掠过高空,落到了仰元狩指定的位置。

    惊险而幸运。

    落地那一刻,三人都长长舒口气。

    “幸亏有你。”秦命轻拍白小纯的肩膀,呼哧呼哧的喘气,短短一小会儿,比打了场恶战都要惊险刺激。

    “先别急着谢,我们虽然进来了,但如果不成功,出去就难了。”白小纯活动着身体,浑身刺痛,要不是有生命之水,他现在可能也是在半昏迷状态,即便这样,被藤条里的尖刺插满全身的滋味还是很难受。

    “地图呢?”秦命看着仰元狩,不得不感慨白小纯阴阳绣的可怕,竟然把青妖族的一个人控制的服服帖帖,而且还没有抗拒感。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恐怕谁都不会相信,怪不得连皇室都把白小纯当宝贝又感到危险,等将来他成长起来,简直就是个‘间谍’母体。

    “这里是族里主要分布图,我简单画的。”仰元狩取出张兽皮。

    “妖儿在哪?”

    “我打听过了,仰天仇那里扣了八个少女,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你找的女人。”

    “仰天仇已经回去了?”秦命心里一紧,生怕仰天仇做什么伤天害理的恶事。

    “正在族里开会。”

    “正好,现在就去。”

    “先等等,仰天仇是老族长的亲孙子,地位很高,他住的地方在殿群中部,想要进到那里几乎不可能。”

    “你有什么建议?”白小纯问道,他们现在是在青妖族的老巢里,只能依靠仰元狩。

    “我找了个人,一位族老的亲孙子。如果有他带着,再有我陪着,可以把你们伪装成我们青妖族的人,带到仰天仇那里。”

    “他能答应……”白小纯刚开口,眼神就变了。

    阴阳绣?我的傀儡竟然带着其他人来接受阴阳绣?

    秦命脸色也变了,这得需要多么恐怖的灵魂控制,才能让傀儡做出这样的事情。

    白小纯苦笑摇头,阴阳绣对他来说是很神圣很庄重的事,从来不会浪费任何一个傀儡,而且他现在的灵魂力量控制的傀儡数量有限,一旦超额,很有可能会影响到其他的傀儡,一旦集体反叛,他会死的很惨。

    “有难度吗?”秦命注意到白小纯脸色不对劲。

    “有!!”白小纯回的很肯定。

    “克服克服?”秦命试探着问。

    “我现在忽然很后悔,后悔答应你。”白小纯摇摇头,搏一把。

    仰元狩道:“我跟他约定来这里,差不多快到了。他年龄比我小一岁,但天赋一般,现在只是灵武境九重天。”

    仰元狩其实也是一位长老的后代,那长老还是老族长的旁系,可惜长老后来死了,他们这一支逐渐没落了。虽然还有些地位,可是想要把两个人带进族群内部,很不现实,所以才想到找另外的族人,要有地位的,更要实力稍弱的,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个——袁刚!

    不一会儿,袁刚不急不忙的走到这里,奇怪怎么有三个人:“你说给我带回了个宝贝?在哪呢?”

    “在我这。”白小纯眸光微凝,灵魂缠绕迎面暴击,闯入了袁刚的身体里,把灵魂死死缠绕。

    袁刚顿时僵在原地,动弹不得,眼底燃起熊熊怒火,怒视着仰元狩,可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前面有个安全地方。”仰元狩亲自扛起袁刚,带着秦命和白小纯离开。

    “需要多少时间?”秦命问道。

    “灵武境很容易控制,给我一个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