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340章 断根(十五更)
    后院的房间里,仰天仇正在激烈的冲刺,粗鲁的压着赵蓉的头,舔着她娇嫩的肌肤,可在最关键的时候忽然的听到了几道特别的声音,在安静地夜晚听得很清楚,他立刻抬头,凝眉听着外面的动静,等了一会儿,没有再听到其他的声音。

    赵蓉目光呆滞的趴在床上,泪水已经挂满脸颊,嗓子已经哭哑,她像是具没了灵魂的尸体,只有心里偶尔闪过的怨恨提醒着她,自己还活着。可是,怨谁?

    “来人!”仰天仇朝着外面喊了声。

    外面非常安静,等了很一会儿也没听到脚步声。

    人呢?院子外面有守卫,里面有侍女,怎么会没有人理会?

    仰天仇的性格非常敏感,他从赵蓉身体里抽出分身,抓起衣袍披在了身上。正要下床,外面终于有了声音,是个女人和两人男人在轻声说着什么,快步走向了这里。

    “是谁!”仰天仇喊了声。

    “小主!我是仰元狩(袁刚)!”外面传来两个男人的声音。

    仰天仇放下警惕,也有点好笑,我在担心什么?这里是家族的内部,谁敢来这里撒野。“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他跟仰元狩和袁刚并不熟悉,也从没把他们看在眼里,但毕竟都是在这片庄园里长大的,多少还是了解的。一个是勇猛但野蛮,一个有野心却没天赋,不会有什么出息。

    仰元狩故意迟疑了会儿,压低声音道:“我有重宝想献给小主。”

    “重宝?”仰天仇不屑轻笑,你手里能有什么重宝?

    “我抓住了皇朝第二妖孽白小纯,他身上有几件好宝贝,都是从太公雷煌的墓葬里盗出来。”

    “哦?”仰天仇正要回到赵蓉身上享受,闻言停在床边,转头看向了房门。“怎么想到要送给我了?”

    “我们是来恭喜小主的,还想……能不能……”仰元狩故意说得磕磕绊绊。

    仰天仇明白了,这是打听到自己要受到族长重点培养,过来孝敬了,想成为他的心腹。以仰元狩的脑袋肯定是想不到了,应该是袁刚那小子出的主意。仰天仇整理好衣服,走到客厅门前拉开房门:“进来说吧。”

    可是……

    在房门拉开的瞬间,他淡笑的表情突然一僵,房门外站着的根本不是仰元狩和袁刚,也没有他的贴身侍女,而是位风华绝代的青春少女,清冷的月光下,像是朵盛开的玫瑰,妩媚的让人窒息,她红润的嘴角勾起了邪恶的弧度,身前正漂着根血淋淋的长矛,微微颤抖着,血气缭绕,锋芒锐利,锁定着房门。在他拉开房门的那一刻,血矛突然涌动浓烈的血雾,刹那间暴击,怒射房间。

    “是你?”仰天仇惊出身冷汗,立刻向旁边闪避,但是就在此刻,一道道无形的灵魂丝线打穿了空间,钻进了客厅,像是条条毒蛇疾速游走后猛地扑向了仰天仇,硬是缠住了他的灵魂。

    仰天仇正要闪避的身体立刻受到牵绊,连他表面的灵力盾都不由自主的要撤散,仿佛意识不是他的了,就是这么稍微地一停顿,血矛迎面杀到,撞击在了脑袋,崩碎了波动的灵力盾,一股暴躁的血气力量闯了进去,立刻搅乱了他全身的气血。仰天仇通体乱颤,僵在那里,而灵魂丝线则趁着他失控的微妙时刻,加速缠绕,把他的灵魂完整的缠住,限制他的反抗。

    灵魂丝线配合血矛,血矛配合灵魂丝线,联合突袭,一个照面便重创了仰天仇。

    仰天仇毕竟不是普通人,惊魂之际迅速回神,要强行夺回身体控制权,但是秦命紧接着撞开房门,杀到了他的面前,直接不含糊,一柄修罗刀扎进了脑袋里,左拳内旋,轰在了他的腹部,超过两万斤的暴击里无情的崩碎他的六层灵力盾,闯入腹腔,活生生震碎了大片的内脏。

    仰天仇还没做出的反抗全面崩溃了,也终于发出了惨叫声,重重跪在地上。

    可是,惨叫刚刚出生,秦命重拳暴击,砸在了他的嘴巴上,咔嚓的脆响回荡在房间。秦命力量比野兽都猛,一拳下去,不仅碎了满嘴的牙齿,还裂了面部的骨头,差点就把他脑袋直接炸了,仰天仇的惨叫变了声音。

    秦命狞着脸站在他面前,用力捂住他血淋淋的嘴,压着碎牙和鲜血逼着他咽下去。

    惊魂一刻的突击,三连环的绝杀,在最后的残暴怒击中彻底控制了仰天仇。

    “呜呜……”仰天仇遭受着灵魂的缠绕、修罗刀的摧残、血气的肆虐,还有腹部碎裂的剧痛。前一刻在床上畅爽,这一刻痛彻骨髓,死死瞪着眼睛,仰着头看着眼前的秦命,喉咙咕咕的滚着,鲜血牙齿不受控制的往里灌,呛得眼睛都在泛泪花。

    白小纯他们快步走进房间,关上了房门,只是看着被秦命死死压着跪在地上,满脸喷血的仰天仇,都暗暗吸气,只有妖儿眼底冒光的喝彩:“打得好!就是这么干!”

    仰元狩和袁刚稍微失神,真给拿下了?仰天仇啊仰天仇,你也有狼狈的时候!

    “认识我吗?”秦命眼底涌动着残忍的冷光,五指像是鹰爪般抓扣在仰天仇的脸上,指尖深深扎进了皮肉里:“北域修罗子,秦命!”

    “咕咕……”

    仰天仇死死盯着秦命,像是要说什么,秦命突然撕扯着他的脸皮硬是提起来甩飞出去,残忍的举动再次让仰元狩他们吸气,可是下一幕则让他们浑身都泛起寒气,秦命在甩飞仰天仇的同时闷声低吼,抡拳暴击,紧随着轰在了他的胯部。

    咔嚓!

    胯骨碎裂,根部粉碎!

    仰天仇凄厉惨叫着,撞在了墙上,可是喉咙被鲜血和牙齿堵着,惨叫声变得浑浊而怪异,他在地上疯狂打滚,痛苦哀嚎,满地都是鲜血。

    仰元狩他们下意识加紧下面,瞳孔放大,差点喊出粗口。断了?不,是烂了!这特么也太狠了吧?

    白小纯张了张嘴,唉,我还想炼傀儡呢,这还怎么用?

    内房里,赵蓉看到了外面的情况,床上挣扎起来,抓住衣服裹紧自己。

    秦命?他真的来了!

    他真的来救妖儿了?

    可……可是……为什么不早来,为什么!

    赵蓉泪水划过脸颊,心里恨意却更浓了。秦命来救人了,妖儿被救了,其他人也要被救了,为什么只有我受辱了?

    妖儿看着被蹂躏的仰天仇,心里终于出了口恶气,轻抚着怀里虎崽的毛发,低低的笑出了声。她的笑声与仰天仇凄厉低沉的惨叫混在一起,在房间里久久回荡,让袁刚浑身不舒服,不断地吸气,平复自己的情绪。他们不是没虐过人,可没虐的这么凶残。

    (十五更奉上,还有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