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347章 心与心
    仙藤园周围数万米范围里,已经变成狼藉的废墟,地面支离破碎,散落着厚厚的树藤碎片。

    擎天巨树虽然很强,却在小龟的暴击、封天邪龙柱的撕裂,以及毁灭光潮的三重打击下,彻底的毁灭了,只有地底深处纵横交错的老根和地面散落的无以计数的藤条在证明它曾经的庞大和存在。

    很多树茧已经破碎了,里面是死亡的尸体,已经没了生命迹象。还有部分树茧深埋在杂乱的藤条里,里面有些幸运的人正虚弱的挣扎。

    秦命冒着危险,飞驰在遍布数万米范围内的藤条上方,地搜查着花大锤他们的踪影。在灾难中,他就像是一叶怒海里的扁舟,随时可能会被毁灭,不仅承受着毁灭的危险,还顶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不久后,他在破烂的树茧里发现了几个熟人的尸体,已经没了气息。他又发现了几位外域的新秀,见过面,不算熟悉,但是认识,他正要过去帮一把,高空突然有道能量余波扫过来,差点就把他神魂俱灭,他逃出很远,惊出身冷汗,再回去的时候,那里的所有树茧都破碎了,里面的人也都死了。

    “花大锤?找到了!”

    终于,秦命在厚厚的藤条里发现了正挣扎着爬出树茧花大锤。

    花大锤很痛苦,也很茫然,正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抬着满是血丝的双眼,看着铺天盖地的灾难场面,我在哪?发生了什么?是大灾变了吗。

    “你妹妹呢?”秦命来到花大锤身边,赶紧递给他两个灵果。

    “你是……秦命?我在哪?”花大锤恍惚着,也非常痛苦。

    “别管那么多了,你妹妹被抓来了吗?”

    “我妹妹……清逸?”花大锤用力晃了晃脑袋,好歹恢复了点神智:“她跟我走散了。”

    “那就好,我们走!”秦命一把扣住他的肩膀,撕扯着离开。刚刚飞出没多久,两个圣武从高空杀到地面,能量若飓风般横扫,成片的地面崩碎成了深坑,很多树茧都湮灭不见了。

    秦命继续在附近搜查,如果花大锤和陆呆的哥哥是同一批被押送过来的,他们两个挂在树上的位置应该会很近,飞出去后的位置也离不太远。

    找了又找,在花大锤逐渐清醒的时候,秦命发现了陆呆的哥哥,跟图像上的类似,穿着衣服也符合陆呆的描述,但是……已经死了……

    秦命没办法了,只能把他的尸体带上,向远处逃离。实在不敢再找其他人了,再多呆一会儿,说不定就真死了,他也担心着妖儿那里的情况。

    可是,没冲出多远,他忽然发现好像回到了巨树根部的位置,这里不仅有着厚厚的藤条,还有粗壮但破烂的碎木,竟然还弥漫着浓郁的生命之力,而且它的根部竟然流淌着鲜血。

    这棵树真成精了?!

    秦命冒险打量了会儿,在绵延近千米的树堆里,发现了很多‘晶石’之类的东西,生命力更旺盛了,几乎要形成液态迷雾。可是,那里的藤蔓好像还有很强的活力,在缓慢的摇曳着,守护着它们,有几个试图靠近的圣武都被无情的抽飞了。

    “咦,这里也有一个。“秦命在不远处的藤条里发现了团明光,这里是边缘地带了,藤条都死气沉沉,不像是有活力的样子,而且‘晶石’非常的小,只有鸡蛋那么大,很不规则,流淌着腥红的鲜血。

    这该不会是破碎的树心吧?

    秦命一阵激动,放下花大锤和尸体,极速飞驰,要把‘石头’拿下。

    然而,正要靠近,四周沉寂无光的藤条突然暴起,绽放无尽的神辉,疾若奔雷般狂舞着卷向了秦命。

    “装死呢?”秦命头皮一炸,没命的撤离。

    轰!轰!轰!十余道血矛从天而降,打穿了所有藤条,重重的轰在了地面上,崩起成片的碎石,每根血矛都有上百米长,涌动着磅礴的血气,但没有血腥味,而是厚重的威压。

    “裘宗主?”秦命惊喜大叫。

    “孙女婿?”裘麟从天而降,也是奔着外面的‘石头’来的。

    秦命嘴角一扯,孙女婿?您喊的真顺溜。

    像裘麟这种人是不可能老老实实为皇室效命的,他打着厮杀的幌子,正四处掠夺龙气,顺便捡宝贝。“好小子,真的是你做到的?”

    “迫不得已,非来不可。”

    “为了讨好皇室,你连命都不要了?”

    当初他们北域五宗的人决定来皇城,其实是被蛊惑了,是皇室那几位老家伙说秦命为了缓和皇室与北域的关系,自动请缨冒险进了青妖族的老巢,要惊醒封天邪龙柱,给皇室以指引。这种精神非常可贵,也说明秦命真的有意缓和皇室跟北域的关系,既然秦命都愿意这么奉献,你们为什么不配合?难道要拖秦命后腿吗?

    等他们来了皇城后才发现事情好像不是那么回事,让裘麟他们非常窝火,甚至盘算着给皇室使个绊子。

    好在秦命真的成功了。

    “哪能啊,妖儿在这。”

    “妖儿被抓了?”裘麟面色微沉。

    “您放心,她没受伤,我现在带您过去。”秦命遇到裘麟,心里终于踏实了,在他的守护下,带着花大锤和尸体赶往青妖族的庄园。

    这座曾经是青妖族尊贵象征的庄园已经被毁灭过半了,多达二十多位圣武在它的上空激战,各种能量余波、各种洪流刀芒,肆意的践踏着建筑群、毁灭着溪流与荷塘,很多族人都被波及毁灭。各种轰鸣声与惨叫声响彻庄园,当然不缺青妖族愤怒的咆哮与咒骂声。

    妖儿他们聚在一起,紧张的等待着秦命回来。虽然秦命成功惊醒了封天邪龙柱,可是惊醒那一刻爆发的能量实在太恐怖了,秦命能在爆炸中活下来吗?现在放眼望去,全是各种杀戮,都是可怕的能量,秦命就算活着,也很难回来了。

    有几个少女不断催促着离开,妖儿却坚持留下,她必须要等秦命回来。

    白小纯受了很重的伤,伤到了灵魂。是因为在仙藤园爆炸瞬间,仰元狩和袁刚都死了,连带着损伤了作为主人的他的灵魂。这是阴阳绣的弊端之一,傀儡的死会给主人造成巨大的创伤,尤其是灵魂方面的,修复起来不容易。

    好在不断有龙力冲过来,他连吞了两条,努力炼化吸收来缓和痛苦。

    “妖儿姑娘,我们快走吧。”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如果哪些圣武把战场转移到我们这里,我们躲都没地方躲。”

    “我们往前跑,找熟悉的长辈。留在这里不是办法啊。”

    少女们着急的催促着,现在的场面完全不是她们能够插手的,随时可能被毁灭,只能寻求某些圣武的守护,才会有活下去的希望。

    “你们走,我留下……”妖儿着急的望着远处,正要跃上前面的房屋,忽然看到一道金色流光朝这里飞驰过来。虽然在漫天遍野恐怖的能量威压里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却让妖儿心头一跳,惊喜的欢呼,不顾危险的冲了过去。

    秦命振翅飞舞,掠过低空,冲向了仰天仇的院落,一路上也害怕那里被毁灭,或是看到不敢看的画面,但是……当妖儿激动地出现在前面屋顶的时候,他心头大定,加速飞驰过去。

    妖儿从屋顶跳起来,迎着秦命扑了过去,直接在半空中紧紧抱住,激动地献上了香吻,双臂缠住秦命的脖子,恨不得亲个天昏地暗。

    秦命不介意享受‘软玉怀香’,可是裘麟在后面呢,总得含蓄点。

    裘麟微微眯眼,深深地看着他们。这俩孩子真在一起了啊?看妖儿激动地样子,再看眼神里真情的欢喜,他心里一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自从妖儿的父母死后,他再也没有看到妖儿真情的流露过,总是在伪装着自己、保护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