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370章 生命豪赌
    “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通知我?”秦命面色难看,之前不是好好地吗?妖儿离开的时候只说不舒服,也没提到更严重的情况。【零↑九△小↓說△網】

    “我开始以为能压制住,后来情况越来越糟糕,我请来了庞征,也把百花宗宗主请来了。”

    “现在怎么样了?妖儿在哪?”秦命心里着急。

    玥晴也担心妖儿,问着她的情况。

    “跟我来。”裘麟带着秦命和玥晴来到了后山的秘境,是他平常闭关的地方。

    这里已经被迷乱的花海笼罩,像是万千彩色蝴蝶在漫天飞舞,里面还有磅礴的土气,化作各种灵妖的模样,在花海间翻舞着,一种唯美与狂野共舞的既视感,透着雄浑的能量,封印了整片秘境。

    百花宗宗主和土灵宗宗主正在这里坐镇,联手控制着禁制。

    在秘境深处,妖儿盘坐石台上,安静祥和,美貌如初,但是全身很多部位竟然长出了枝条,从肌肤里延展出来,恣意的摇曳着。它们数量不多,青翠稚嫩,散发着薄薄生机,看起来很美,可是想想它们从身体里长出来的场面,却让人不寒而栗。

    秦命脸色一白,心都提起来了:“怎么会这么严重?”

    玥晴膳口微张,也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零↑九△小↓說△網】七个月前,妖儿离开雷霆古城的时候,还跟她嬉闹过,弄得她羞赧又无奈,可七个月后再见面,竟然是这样的场景,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同样很难接受。

    百花宗宗主道:“我们已经压制住了妖儿气海里的树妖,短时间里应该不会再有危险。但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树心的灵智已经苏醒,妖儿体内的双重气海正好给它提供了成长的资源。单纯的把它清除,其实并不难,难就难在它和妖儿的两大气海交融,也占据了身体,要想毁掉它,就要做好毁掉妖儿的风险。”

    秦命用力攥紧拳头,看着屏障里面的妖儿,心里一阵烦乱和刺痛。

    妖儿安安静静地坐在石台上,被绿色的光影笼罩,被稚嫩清脆的枝条环绕,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美,可是她眉宇间不失闪过的丝丝痛楚,表明她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屏障了漫天飞舞着花瓣和沙尘兽影,正不断地飘过妖儿的身体,洒下细密的能量,压制着树妖的生长,可是并不能消除。

    “都怨我,不该给她那颗树心残片。”秦命很难接受,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妖儿?

    庞征安慰道:“也别太担心了,事情还没到无解的地步。我们正在观察,寻找解决的办法,一棵小树苗而已,还奈何不了我们,只是怎么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而已。”

    “真有那么简单?这都几个月了!”秦命着急。

    庞征苦笑:“到最后实在不行了,大不了厚着脸皮去求人皇。”

    “我现在就去。”

    “我理解你心情,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裘麟拦住秦命的肩膀,缓缓摇头。

    “她这样已经多久了?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裘麟看着花海禁制里正在苦苦坚持地妖儿,眼神里有疼惜,更有几分坚决:“其实办法有。”

    “什么办法?”

    “靠她自己。以身体为战场,跟树妖来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妖儿现在就在这么做着。谁赢了,谁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裘麟没等秦命质疑,又道:“知道妖儿的父母是怎么死的吗?”

    “你啊你。”庞征苦笑摇头,又要提这个了。

    “有关系吗?”秦命眉头要拧成疙瘩了。用妖儿的身体做战场?您真下得去狠心,这是您亲孙女啊。万一失败呢?必死无疑!

    “妖儿父亲当年修炼的是血精灵,可惜没能驯服它,导致走火入魔。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宗里就有人提醒我,他并不适合修炼血精灵,是我一意孤行,把血精灵交给了他。因为在很久以前,也有人说过我不适合修炼血精灵,是我克服了重重危险,坚持到了现在,虽然没能大成,却也活的好好地。我本以为我裘麟的儿子也能坚持下去,能克服困难,还会在未来某天超过我,可是……”

    裘麟眼神稍稍恍惚,在提到他唯一的孩子的时候,他冷硬的心颤了。“是我害死了他,也害死了他的妻子。我欠他们的,也欠妖儿的。”

    秦命看向裘麟,第一次知道妖儿的身世。以前倒是问过,妖儿轻描淡写的说他们遇害了,没再多说,他也不方便多问。

    “我本想让妖儿快快乐乐的生活,永远不碰血精灵,可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血精灵被搁置在藏宝阁的顶楼再无人捧起来,我不甘心血邪宗里没有一个人能把血精灵练成到极致。我检查了妖儿的血脉,意外发现她的体质能跟血精灵完美的契合,我告诉自己,这是个希望,我期待一生的希望,如果妖儿成功了,也能弥补她父母的遗憾,所以……我又一次不顾宗里反对,把血精灵传给了她。

    妖儿很优秀,也很坚强,她熬过了最初融合血精灵时候的煎熬,她一直在微笑,一直用乖张的方式伪装着自己,她坚持到了现在,做的比我想象的都要好。”

    裘麟深深吸气,缓缓呼出,眼神变得坚定:“我相信妖儿,连血精灵都能被她驯服,就没有什么她承受不住的苦。这是个危险,也是个机缘。如果她能坚持下来,不仅能得到完整的双气海,还能控制住树妖,未来的成就绝对不可限量。”

    “你是在赌?”秦命眉头还是皱的很紧。

    “人这一生何尝不是在赌,哪一场机缘不是在赌?你拖回众王石像的时候,不是在赌?你惊醒封天邪龙柱的时候,不是在赌?”

    “可是……”

    “妖儿是你的爱人,也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心里有数。”

    秦命双拳攥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攥紧。你如果不说妖儿父母的事,我或许还能放心些,你说了我更不放心了。

    “我们努力了三个月了,现在已经控制住树妖,剩下的就看妖儿自己了。”裘麟对自己够狠,对亲人同样狠,但他不是残忍,他始终是坚信没有磨砺就不会有成长,只有最残酷的考验才能得到最丰厚的回报。虽然是在赌,可是有信心。

    “如果妖儿不行呢?”

    “你就那么不相信她?”

    “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

    “我们会时刻的关注妖儿的情况,如果真的不行了,我会亲自到皇城,请求人皇帮忙。”

    “人皇会帮忙吗,如果措施了最佳的机会呢?”

    庞征和百花宗宗主都安慰他。“我们已经努力了三个月了,再给妖儿两个月的时间,如果没有起色,我们会立刻通知人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