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389章 金书剑意
    玥晴神情凝重,废墟里傲然崛起的山河巨人给这片天地带来巨大的威压,浩荡的山河之力澎湃激烈,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皇城里的人杰都这么强吗?还是温天城是特例?

    温天城站在半身羊里面,大口的咳血,非常痛苦,但是狰狞的脸上满是狂喜。成了!真的成了!!他要感谢青妖族的那次被俘,让他事后发狠修炼,不仅连跨两重天,更全面的交融了三大气海,在宗主的协助下升华了山河罩,今天是他第一次施展出山河巨人,虽然超出了他能承受的极限,几乎抽干了全身的能量,可还是成型了。

    “拿下她!”温天城浑身都在发光,压榨着潜能,燃烧着精元,放声大吼。他不仅要拿下这个女人,更要得到她手里的神秘锦盒。

    “嗷吼!”山河巨人竟发出真实的咆哮声,声波滚滚,漫卷天穹,他抡起的重拳涌动着山河林木之力,轰向了玥晴和她头顶的金纸,一击之力引爆了天地间的能量,威力不亚于巨型灵妖在进攻。

    仿若天神之怒,无可匹敌。

    玥晴无波无澜,不惊不惧,喷出口精血,注入了金纸,她身体一阵摇摇欲坠,但被金光笼罩,带着再次上升百米。

    “轰”

    金纸发光,震得天地都是一静!

    一个“剑”字凭空出现,隆隆而响,喷薄出无尽的剑威,一瞬之间,金纸像是活了,有股神秘力量透出,注入‘剑’字,像是神灵投射出神威,控制着上苍之剑,凌空劈斩。金色光雨如瀑,狂泻而下,汇聚成数百米的巨型金剑,宛若真实的剑体,熠熠生辉,照耀山河。

    方圆十余里范围内,所有的山石、碎屑、林木,都仿佛变成了利剑,透出凌厉的气息,腾空而起,密密麻麻,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全部杀奔山河巨人。

    前一刻,山河巨人好像天地焦点,霸烈狂放,但是金剑一出,扭转乾坤,烈烈剑威,滔天光潮。

    樊晨骇然,这女人是谁?玄武境巅峰也不过如此啊。

    “她违规了!制止吗?”一位老人冷眉询问,如此剑势已经超过了玄武境能承受的极限。

    为首的老人正要开口,金刚明王却道:“不是违规,她是在透支精气神,是在向金纸祭奠自己,用生命催动。温天城施展的山河巨人,也是在透支自己。”

    沧澜王点头:“确实如此。”

    金色巨剑从天而降,斩断了山河巨人的重拳。

    剑势一转,横向劈砍,噗嗤,斩断了山河巨人的头颅。

    看似恐怖的山河巨人,竟然在金剑面前不堪一击,不仅让樊晨难以接受,也再次触动了天武殿里的老人们。

    温天城惊骇欲绝,不可能,这不可能。他正要发狠,金色巨剑像是条奔腾的金色怒江,以惊人疾速刹那而至,噗嗤声打穿了山河巨人的躯体,断了山体骨骼、斩了河川血液、碎了青藤皮肉,金剑威力磅礴,庞大的剑体压着山河巨人仰面倒地,钉在了废墟。

    在它轰然倒塌的时候,四面八方的剑潮铺天盖地的奔涌过来,淹没了它,直接形成了震撼的爆炸风暴。

    “不……”温天城嘶吼,连巨羊都在滔天能量里摇摇欲坠。

    “玥晴……玥晴……”金刚明王缓缓点头,严肃的神情里罕见的出现赞许:“她应该是目前为止最强的那位吧?天武殿很久没有出现女王了,她品行怎么样?”

    “她出手原因是救人,还是她情郎的半个敌人,就这一点,品行还算可以。但是她还不是最强的那位。”为首的老人安排其他人把玥晴的排名提一提,跟在秦命后面。他开始欣赏这个女娃了,不仅是武法绝伦,那份沉稳冷静,以及处变不惊,才是强者应有的气度,很不错,非常的不错。而且,拥有如此至宝,竟然平静淡漠,不显山不漏水,没有招摇,这点更难能可贵。

    他们这些老家伙们见惯了天才,各式各样的都有,眼力也越来越刁钻,谁好谁坏,谁未来怎样,多看几次就能有个大概的判断。

    “哦?这一届的新生代普遍很强?”金刚明王和沧澜王都诧异,他们当年参加封王之战的时候表现也不过如此。

    “普遍很强,尤其是金鹏皇朝的新生代,因为幻灵法天的缘故,得到了大机缘。唐天阙现在还没展现出全力,但已经足够碾压一批,玥晴的情郎秦命,一战连败三位强敌,其中一位是辉煌皇朝新生代第一奇女子,苏琦雪,实力不比温天城差多少。”

    “小夫妻都这么强?很少见到这样的组合了。”金刚明王轻笑。

    “对了,秦命连战三人是为了救人,救昆仑王的后代,李寅。”

    老人一提这话,沧澜王和金刚明王都沉默了。昆仑王的死是他们这些王们心里的痛,如果是正常的死亡,或是查出了凶手,倒还能接受,关键是查了这么多年都没点线索,他们愧对昆仑王,愧对当年天王殿发下的誓约。

    他们说话间,一位老人忽然指着一处石碑,秦命竟然又跟一位新秀打起来了,短短十五回合,以绝对优势重创强敌,攻势行云流水又带有雷霆之势。

    沧澜王看着石碑上的画面,缓缓点头:“短兵相接,绝对压制,行事风格很干练,只是杀性太重了,如果不是有同伴接引,那人可能要被他杀了。”

    金刚明王道:“是魂源的缘故吧,激起了心里的杀性。杀性太重,会在封王之战的心魔历练中吃大亏。”

    “还有很多人,都非常优秀,这次封王之战免不了会有场龙争虎斗。”

    陆长老忽然轻咦,指着秦命已经离开的石碑,又指着前面的石碑。“你们快看,如果秦命继续往前移动,会不会跟……”

    “怎么了?”有几位长老聚过来,顺着陆老的指引仔细看了看,皆是面色一变:“金塭?他要跟金塭遭遇了?”

    “金塭是谁?”

    “幽冥王的亲传弟子。”

    沧澜王和金刚明王更惊讶了:“幽冥王什么时候招的弟子?”

    幽冥王是天王殿十六位王里面最年长的一位,可能也是最强的几位之一。

    为首的老人轻叹:“幽冥王年事已高,剩下时间可能不多了,你们难得回来一趟,有空看望看望他,他也想你们啊。幽冥王本来不打算招弟子,要把自己溶为器灵,回归天王殿,可在十年前,他碰到了金塭,喜欢得不得了,恨不得把毕生所学全部传授。金塭没让他失望,实力不比那些皇朝皇子差,今年十八岁,已经玄武境九重天了。”

    陆老盯紧石碑:“金塭被激发的是杀性,秦命被激发的也是杀性,如果他们两个遭遇,免不了一场生死恶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