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390章 宿命
    他们在这里紧张关注的时候,玥晴那里的战斗也差不多结束了。【零↑九△小↓說△網】

    玥晴收起了金纸,提剑走向狼藉的山河罩废墟。

    山河罩虽然毁了,但三股能量还在澎湃的涌动着,灰蒙蒙的一片。废墟里面有只破损的半身羊,足有十几米高,雄壮威猛,扬头朝天,气势很狂放,但是已经千疮百孔,破破烂烂,绽放着微弱的绿光,随时可能熄灭。

    樊晨忍着伤痛跑过来,她要亲手斩了温天城。

    可是,当她们靠近半身羊的时候,却发现里面已经空了,温天城根本不在里面。

    樊晨懊恼:“太狡猾了,竟然让他逃了。”

    “我明明感受到他在这里。”玥晴一直在锁定着温天城,就是怕他趁乱逃走。

    难道……

    玥晴挥剑斩断半身羊,结果在里面发现了团能量,由土木水三属性的力量聚集而成,在一团包裹它们的青藤里翻涌着。

    原来温天城意识到自己要败了,最后关头趁乱逃走,又留下股能量来迷惑玥晴,吸引她的注意力。他拥有土木水三股能量气海,跟山林有着极强的‘契合度’,相当于山林的化身,所以很容易就能潜入到附近的密林里藏起来。

    玥晴不甘心温天城就这么逃了,仔细检查后,确定了温天城的方向。能量可以隐藏,但是流淌的鲜血藏不干净。

    樊晨拦住玥晴:“多谢救命之恩,我能问你的名字吗?将来必有重谢。【零↑九△小↓說△網】”

    “你真想知道?”

    “要不是你,我已经……”樊晨不敢想象那后果。

    “玥晴。”玥晴留下名字,离开废墟,继续追踪温天城。

    “玥晴?玥晴……好熟悉的名字。”樊晨轻声念叨了几遍,微微怔神,玥晴?难道是……秦命的女人?可是不对啊,秦命没来,她怎么会在这?她又怎么可能强到如此地步。不,不是她,重名了,肯定是这样。

    秦命刚处理了个混蛋,从他嘴里套出了关于温天城的消息,朝着那方向飞奔过去。必须要在封王之战前抓住温天城,再找到白小纯把他炼成傀儡,撤出万劫山,回去协助妖儿压制树妖。

    数十里外,金塭刚击败了一位强劲的对手,在山林里谨慎的潜行,寻找着更强悍的对手。他平常的杀性就很重,在万劫山待得时间又久,受到了魂源刺激,杀性快要失控,渴望着更强悍的对手,期待着更多地战斗。他在寻找,像是饥饿的狼在寻找着鲜美的肉。

    天武殿的老人们紧张的关注着,如果金塭是玄武境八重天,他们期待这场龙争虎斗,可是他已经晋入九重天,深得幽冥王真传,现在的万劫山里除了同为九重天的唐天阙等几人,没有谁是他的对手。秦命再强都不可能越级挑战,还是挑战这种级别的天才。秦命的杀性好像也被激起来了,一旦两人照面,必然开战,还可能是不死不休。

    他们很看好秦命,期待他能来参加封王之战,如果死在了山林里实在是可惜了。

    但他们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能再出手干预。如果是特殊情况,类似于樊晨那样的,又或是其他作弊之类情况,他们有权利干预,像这种正面遭遇,正常挑战,他们不可能随便出手,不然就等于破坏了天王殿恪守的‘公平’性。

    秦命还不知道前面有个危险的杀神正在寻找猎物,而自己已经闯进了它的狩猎范围,以他的速度,只需很短时间就能遇到。

    不过……

    秦命忽然注意到左前方的高山悬崖上有团黑漆漆的东西,像是火焰在燃烧着。

    悬崖千丈,直达云霄,那里云雾飘荡,白茫茫的,黑色烈焰显得尤为惹眼。

    黑凤?!

    秦命凝眉远望,还真是团燃烧的黑炎,在云雾里烧出一大片的空白区。他立刻转向,向着左前方偏离,疾速飞驰后腾空而起,直上悬崖之巅。

    黑凤刚吃了头青毛兽,还幸运的挖出颗小拇指大小的血精,正闭着眼睛享受着午餐后的悠闲时光,炼化着那颗血精。再怎么小它也是血精,蕴含着奇妙的能量,能淬炼血脉,以至于黑凤现在全身的黑炎都在不受控制的翻腾着,在悬崖顶上飞扬乱窜,不仅烧透了迷雾,也把岩石烧的通红,流淌着浅浅的岩浆。

    “咦,又有送上门来的猎物?”黑凤睁开半只眼,即便是在修炼,警惕性也是非常高,深邃的眼眸像是深潭的漩涡,不断荡起波澜,涌动着可怕的凶光。可是,定眼一看,黑凤一个激灵,低叫一声,扭头就走。

    “去哪!站住!”秦命飞落到悬崖上,喝住了正要离开的黑凤。

    黑凤心里哀鸣,倒霉催的,就不能让小爷安静待会儿啊,它假装诧异:“是你啊,我以为是哪头凶禽呢,吓得我赶紧跑。”

    “你还有害怕的时候?”秦命看着旁边散落的皮毛碎骨:“生活不错啊,很悠闲呢。”

    “一般吧,这万劫山里的灵妖不知道都死哪去了,半天都逮不到一头,凑活着吃吧,总不能饿死。”黑凤伸出爪子推了推满地碎骨:“这里还有点骨头,要不你熬点汤,垫吧垫吧?”

    “我累死累活的到处找你,你好意思?”

    “我也在找你啊,五天了,我就没怎么闲着!”黑凤还真遇到过秦命,只不过远远就掉头走了。它可不想被人骑着到处飞,尤其是在这人雄遍地、人杰无数的万劫山里,这些个娃娃未来都是要成为一方霸主的,而自己将来也是要成为一位霸主,绝不能给他们留下糟糕的印象,不然将来都不会把它当回事。

    没想到今天这么一疏忽,还是被秦命给逮住了。

    郁闷,就因为颗小血精走神了,不值啊。

    “那天蟒群袭击,我拼死救你,你就这么回报我的?”秦命太了解这贼鸟了,一转眼一扭头,就知道它在想些什么。

    “别诬赖我,我一直在找你们,真的,指天发誓。”

    “你发誓跟放屁没什么两样。”秦命懒得计较了,不过找到了它总归是有个帮手了。“你一直在找,找到谁了?白小纯呢、玥晴呢、温天城呢?”

    “找不代表就能找到,你不也没找到。”

    秦命收敛羽翼,跃到黑凤身上。“往东!那里好像有温天城的行踪。”

    “往东?往北吧……额……往东,走,往东。”黑凤说漏嘴了。

    秦命一巴掌抽在黑凤脑袋上:“你特么都发现了,你不追?”

    黑凤大怒,你丫敢抽我脑袋,可是一扭头看着秦命凶悍的目光,自知理亏,乖乖认栽了:“我只是看到过,有点像,不太确定。再说了,温天城那是什么人,皇朝第二人杰啊,八重天巅峰,我不是怕他,我是怕最后抓住了他,再把我弄个重伤,一转头被人抓了,我找谁哭去?”

    “别丫废话,赶紧走。”

    “喂喂喂,咱得把话说清楚了,我是答应跟妖儿,不是跟你,我是当她的伙伴,不是说当她的战宠,你以后尊重点。”

    秦命甩手招出三叉戟,血气森森,邪气凛然,直指黑凤。三叉戟血气极重,出现瞬间便染红了半边天,白茫茫的云雾都染上了血华。

    黑凤一惊。“这什么玩意?”

    “我看你很不服气,打一架?!”

    “一家人,别伤了和气。”黑凤打个哈哈,这丫又从哪弄的宝贝?该死的,又要被压制了。别让老子强起来,不然老子虐你三天三夜,手段都不带重样的。

    “快点!妖儿正在受苦。”

    “催什么催,这不正要起飞呢吗?还不准我蓄蓄势、提提气啊。”

    天王殿里,沧澜王和金刚明王齐齐向前走了几步。“那是三叉戟?”

    “怎么,你们认识?”老人们注意到两位王好像很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