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09章 血泪(2)
    “哥哥,我们什么时候能找到父亲母亲?”

    荒凉的野地里,一个瘦弱的女孩正紧紧的抓着男孩的衣角,怯怯的问着,惶恐的看着无尽的荒野,天昏地暗,无边无际,好像天地间只有他们。孤独,荒凉。

    “就在前面,快了……”男孩提着柴刀,抿着干裂的嘴唇,倔强而坚强,可稚嫩的脸上满是泥污,皮肤暗淡无光。他坚定地往前走着,眼底深处却有茫然和无助。

    “他们还认得我们吗?”女孩干瘦疲惫。

    “认得,一定会认得。”

    “他们想我们吗?”

    “他们一直在等着我们。”

    “哥哥,我好累。”

    男孩弯腰背起了小女孩,继续往前走着。

    “哥哥,不要丢下我。”女孩抱紧男孩的脖子,埋着头。

    荒野无际,冷风吹啸,卷起几片枯黄的杂草,满天飞舞。

    往前走,往前走,可是尽头又在哪?

    天色渐渐昏暗,远空传来几声乌鸦的嘶鸣,沙哑而低沉,像是诅咒的声音在天地间飘荡。

    小女孩睁开惺忪的双眼,看着泛黄泛黑的天空,瘦小的身体微微颤抖,抱紧了男孩。

    “饿吗?”男孩张开干裂的嘴唇,他能听到小女孩肚子里咕咕的叫声。

    “不饿。”女孩不想离开哥哥,强忍着饥饿。

    “等一会儿,我到附近看看有没有吃的。”男孩再三安慰,把女孩留下,叮嘱她不要乱跑。

    “哥哥,不要丢下我。”女孩脏兮兮的小手紧紧抓住男孩,眼神里满是担忧和紧张。

    “永远不会,我一定会带着你,找到他们。”

    天黑前,男孩抓着只野兔,一路狂奔,远远地挥手呼喊。

    有吃的了!!

    有肉吃!!

    可是,当他来到记忆中的荒草地,已经没有了妹妹的身影。

    “颖儿??小妹!!”

    “你在哪!”

    “别吓我!”

    “小妹!!”

    “颖儿……”

    男孩慌了,丢下野兔,发疯似得狂奔着,呼喊着。

    你在哪!!你在哪!!

    男孩哭嚎着,颤抖着,绝望!恐惧!懊恼!悔恨!他在无尽的荒野里狂奔,双脚被草根划裂,鲜血淋漓,男孩发疯的寻找着每一片草地,你在哪??你在哪……回来啊……快回来……

    深夜,黑暗无边。

    男孩跪在荒野里,歇斯底里的哭嚎着,我把小妹弄丢了……

    ………………

    十年!!

    秦命远渡古海,十年未归。

    他在古海拼杀,在汪洋历练。

    他应对阴谋阳谋,迎战强敌恶兽。

    十年,他慢慢成长,不断变强,他伤痕累累,也收获着荣耀。

    十年,他想起了雷霆古城,想起了亲人和朋友。

    他站在海岛,仰望着海的对面,那里是天庭,是全新的世界。但他毅然决然回头,在前往新大陆之前,他要回到故乡,再看一眼亲人。

    毕竟,这一去,可能就是永别。

    然而……

    当他带着礼物,带着微笑,带着辉煌的成就,重新踏上北域大地的时候。

    狼烟四起,杀伐遍地,战争荼毒着北域,像是洪流般冲垮着一座座的古城,无数的人在血与火中哭嚎,在废墟中挣扎。

    战争的残酷像是上苍挥毫的血笔,狰狞的勾画着人间炼狱。

    当秦命站到雷霆古城前面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一片废墟。

    十八王像已经坍塌,变成一块块的石头,埋葬在齐腰的杂草里,城墙不在了,房屋店铺不在了,一条条巨大的裂缝贯穿着古城的遗迹,野狼和猛兽出没,叼着惨白的骨头。

    一切的一切,已经面目全非。

    亲人?朋友?

    都已经不在了。

    秦命跪在废墟前,大脑一片空白。

    我回来了,你们在哪?

    ………………

    各种各样的梦境缠绕着秦命,最可怕最强烈的并不是他的杀念,也不是他的执念,而是他内心深处的恐惧,以及那年灾难事件给他留下的阴影。

    父母的死,家族的衰败,古城的没落,以及亲人的受苦受难,给是刻骨铭心的记忆,他害怕,也在担心历史重演。

    他想要历练,追寻武道,却又害怕亲人再次遭遇厄难。

    他想要守护亲人,永远永远,却不甘心就此沉寂,渴望着走向更远的世界。

    别人的心魔是贪念、妄念,或是怨念与杀念,而他的心魔是亲人,是责任!是幼年时期留下的刻骨铭心的伤痛,以及长达八年仆役生活中对亲人的挂念。

    那八年里,无论白天黑夜,他害怕的不是被羞辱,不是被欺凌,而是远在大青山的亲人被杀害,他害怕的是当他离开青云宗的那一天,他们已经不在人间。

    这种恐惧,压在心里,却伴随了他八年,从七岁到十五岁!

    秦命现在变强了,家人也安全了,他以为自己从那一段记忆中走出来了,也能很好地应付一切,可是,当烛光照亮灵魂,当灯盏勾出心魔,它们就像决堤的巨浪,淹没了秦命,又像是可怕的野兽,疯狂地撕咬着他。

    他挣扎,他狂奔,他鲜血淋漓。

    他哭喊,他呼救,他痛苦绝望。

    心魔殿内!

    十位老人依次走过每个人,观察着每个人。

    玥晴、白小纯、苏琦雪,等等,都手捧着灯盏,沉沦在梦境深处,表情各异,有迷茫、有痛苦、有狰狞,也有严肃,他们手里的烛火有些暗淡,随时可能熄灭,有些却忽明忽暗,不断地变幻着。

    心魔殿的考验不是让每个人把心魔都祛除,而是让他们学会控制,谁能压制,谁的烛火就会熄灭,就算是通过考验。

    但是,唯独秦命是个例外,灯盏里面的火苗越来越旺,他的表情时而痛苦,而是凄凉,时而呆滞,又或是绝望,鼻息间隐约能听到几次痛苦的低吟。

    几位老人交换着目光,本以为秦命会表现出狰狞和狂热,会陷入某种杀伐的世界里无法自保,可是……他好像很难过?

    时间如流沙,匆匆而过,一个时辰的时间不长不短,陆续有人熄灭了手里的灯盏,但是他们没有急着苏醒,而是捧着灯盏发呆。

    心魔确实可怕,但克服心魔的过程,无异于是场蜕变。

    这也是他们第一次直面自己的内心,看到真实的自己。

    而且,从玄武境晋入地武境的时候,也会面临心魔考验,很可能走火入魔,所以提前经历这些,提前感受心魔,对他们每个人来说无疑都是珍贵的。

    一个,两个……十个……二十个……

    唐天阙等人陆续的苏醒,克服住了心魔,完成历练。

    玥晴顺利通过,从梦魇中苏醒。她眼角挂着泪痕,经历了悲痛与绝望,不过被她决绝的抗住了。

    “秦命悬了!”

    唐天阙从石台上起身,交出了熄灭的灯盏。

    李寅、金瑥、苏琦雪等人相继苏醒,从失神中恢复自我,他们交出灯盏,也都看向了秦命那里。

    殿里的巨型沙漏记录着时间,一个时辰快要到了,可秦命面前的火苗还烧的正旺,丝毫没有熄灭的迹象。

    玥晴看着秦命脸上的泪痕,心里一阵疼惜。

    她似乎能猜到秦命正经历着什么,在承受着什么。

    秦命眼角沁出泪水,表情惶恐无助,用力捧着灯盏,轻轻的颤抖着。

    “不用怕……我在你身边……”

    “我一直都在。”

    “永远都在。”

    玥晴轻轻捧住了秦命的双手,跪坐在他面前的石台,闭上眼睛,微微低头,任由灯盏的阴影笼罩着她。

    “违规吗?”苏琦雪恨不得秦命不通过,不然威胁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