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36章 猎杀者,绝影
    船舱里混乱喧闹,人们骂骂咧咧的爬起来,驱散着尘雾,很多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直接就被剧烈的狂风掀飞了,可怕的声波震得他们气血翻腾,口鼻溢血。

    “干什么!谁特么敢毁了船,老子拖他到海里喂鱼。”

    “活腻歪了!懂不懂规矩?”

    “知道这是谁的船吗?”

    一群男人从甲板上急匆匆冲下来,杀气腾腾。

    “意外,下不为例。”秦命甩了甩酸胀的手,坐回到了地板上。

    白虎吐出死的不能再死的红毛猴子,退回到他身边,虎目生辉,怒视着前面老头。

    老头惊魂难定,右手不受控制的颤抖着,非常虚弱,连抬起来的力量都没有。在刚刚对拳的时候,他感受到股爆炸般的冲击力,指骨都碎了,还有股奇妙的能量,瞬间抽取了他拳头部位的生命元力,现在不仅剧痛难忍,而且变得干瘪苍老,像是只死人的手。

    “我……我没事……”

    老头眼神凶狠,怒视着秦命,没想到碰个硬茬,他收起红毛猴子的尸体,退到了旁边,认栽了。

    “都给我老实点!这船如果毁了,都得死海里。”那群男人们骂骂咧咧的训了几句,离开了船舱。

    船舱里的气氛逐渐恢复了,他们这些人都见惯了厮斗血拼,没怎么太抵触,嘟囔几声继续各干各的。当然了,如果是两个境界稍低的人在打闹,他们绝对扑上去狠狠补一刀,发泄下不满。

    有几位地武级的人很惊讶,明显能看出两人境界有悬殊,不然老头不至于冒险出手,可败退的竟然是境界高的一个。

    秦命没里会别人目光,揽着白虎的脖子,轻轻安抚着。

    白虎舔着嘴角鲜血,眼底凶性不减,还在盯着坐到远处的老头。

    “呦呦呦,看看这是谁来了。”船舱里忽然响起口哨声,一群男女刚刚坐下就都站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船舱口走进来的一伙人。

    三男一女,走进了船舱,看到‘出迎’的这群人后稍稍停步,似乎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们,但还是踩着木梯走了进来,语气淡漠:“哪都能碰到你们,晦气!”

    “别这么说话嘛,能在陆地上碰到老朋友,我们很高兴。来来来,喝点酒?”一个粗狂的汉子提着酒坛走向他们,笑的爽朗,笑的热情。

    “死一边去!少来恶心我!你是什么人我们不知道?”女郎厌恶的讥讽。

    “退后!不想死就滚开!”女郎身边的男人举起银枪,顶在了壮汉的脖子上,往前一刺,直抵喉结,枪尖寒气森森、锐利刺骨,顶着壮汉后退了两步。

    “敬酒不吃吃罚酒!”壮汉身后的人们怒斥。

    壮汉挥手制止,笑容不减,屈指轻弹喉咙上的枪尖,皮笑肉不笑:“郭兄,先把枪拿开?如果真见了血,今天恐怕是不好收场啊。”

    “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别再跟过来。”男子收回银枪,带着伙伴走向船舱里面。

    壮汉提着酒坛,忽然问了句:“就剩你们四个了?其他三个呢,难道死了?”

    这四人神色一黯,没有回头,穿过热闹的人群,走到了船舱里面,在秦命斜对面坐下。在他们坐下的时候,提着银枪的男子眉宇间闪过丝痛楚,脸色都微微泛白,但被他强行忍住了,没有表现出明显的迹象。

    其他三人下意识要去搀扶,但被他制止了。

    “他们是绝影!”有人忽然低呼,认出了这四个人的身份。

    “绝影?绝影不是七个人吗,形影不离的七个人。”

    “没错,就是绝影。‘龙枪’郭雄、‘红镰’梦竹、‘重柱’孙铭、‘碎刀’张烈。缺了‘血鞭’,还有最强的‘影剑’和‘绝针’!”

    “缺是什么意思,死啦?”

    “绝影!海域大名鼎鼎的猎杀者!我还从没见过真人呢。”

    越来越多的人惊动,都望向了他们这里。海域有很多‘猎杀者’团体,数量非常庞大。他们独立于各种宗门、组织之外,各自生存历练,在海域探险,孤僻又自由,偶尔也会接受各种黑暗任务,赚取高额佣金。他们跟陆地上的佣兵们差不多,但是他们更强大,也信守着‘猎杀者’的信条。而且不是随便组个队伍就能成为‘猎杀者’,至少要玄武境高阶的实力,更要完成百次猎杀任务,才能在得到属于自己的徽章,成为猎杀者。

    ‘绝影’就是这片海域里猎杀者团体,从弱小到强大,从落魄到坚强,从籍籍无名,到声名鹊起,他们只用了五年,现在的境界全部在地武境!

    秦命听着议论声,也开始打量他们。

    他们眉宇间透着股坚韧倔强,嘴唇都微微抿紧,时刻处于戒备状态。

    女郎手里握着柄两米长的镰刀,刀柄漆黑,缠满布条,燃着血迹,镰刀足有半米长,呈血红色,透着股真实的血气,锋利而尖锐,非常的惹眼。

    她应该就是‘红镰’,梦竹。

    受伤的男人盘坐在三人中间,银色长枪平趟在腿上,银光流转,寒气四溢,枪尖并不是笔挺的,而是弯曲的,像是游蛇,弥漫着刺骨的冷气。

    这是‘龙枪’郭雄。

    郭雄左边是个敦实的壮汉,浑身肌肉结实的夸张,高高隆起,显得非常臃肿,他身边杵着柄两米高的石柱,上面刻满各种裂痕,都是些战斗留下的痕迹。右边是个沉默冷俊的男子,但是脸上两道狰狞的疤痕破坏了他的英俊美感,他双手抄在袖口,里面各自握着一柄冷刀。

    分别是‘重柱’孙铭和‘碎刀’张烈。

    他们四人从内而外的透着股血气,是常年厮杀形成的杀伐气势。他们武器更特别,都不是凡品。

    郭明他们没有理会外人的眼光,盘坐在那里安静地调养。

    刚开始的时候,人们都很忌惮他们,也很好奇的打量着,多数人都第一次见到‘绝影’,多少有点兴奋。可是没过多久,有人发现不对劲了,郭敖他们的气息并不平顺,冷漠的表情很不自然,好像都受了伤。

    提着酒坛的粗狂汉子自始至终都在盯着他们,嘴角渐渐勾起残忍的弧度。

    “起航!”

    外面响起雄浑的号角声,回荡码头,传向海潮。巨船前面浮现出十余头海鲨,每头都有十多米长,模样非常凶残,它们搅起重重漩涡,绷紧了锁链,拖着巨船驶向了海洋。巨船表面腾起蓝色水波,包裹住整座船,几乎要和海洋融为一体,遮盖住它的气息,避免吸引海洋里强悍海兽。

    甲板上的人们呼吸着海洋湿润的空气,望着浩瀚的洋面,感受着它的无边无际。景色很美,但没有谁在欣赏,而是紧张与警惕,海域航行并不安全,如果遇到猛兽袭击,或者糟糕天气,船毁人亡很平常。

    船舱里的气氛恢复热闹,但并不像开始那么轻松,有些人开始紧张海洋的危险,有些人在偷偷观察着‘绝影’。

    提着酒坛的壮汉向旁边的男子吩咐:“出去转转,看‘影剑’、‘绝针’和‘血鞭’他们三个是不是在船上。其他人做好准备,看我眼色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