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46章 葬花
    “可恶的混蛋!啊啊啊!”林云寒暴怒,剧烈挣扎,浑身炸起股猛烈的紫光,像是万千银针,根根蕴含着极致的突刺力量。

    秦命被震得气血翻腾,差点被轰飞,但是抡起的重拳劈头盖脸的砸向林云寒,每拳都数万斤的暴击力,就算碎不开灵力盾,也能撞击他脑袋。

    “滚开!滚开!”林云寒接连打出三次反击,但都被秦命咬着牙忍住,奉还给他的是三十拳重击。

    就这么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林云寒被打蒙了,头晕目眩,七窍渗血,趴在坑里抽搐着。

    秦命被他三次暴击震得口鼻溢血,浑身的骨头都像是碎了,钻心的疼,终究是差了一个境界,如果不是咬牙扛住了,没给林云寒机会,这会儿败得可能就是他自己了。

    巫主挥手驱散着尘雾,奇怪的看着前面正在扛起林云寒的男人。林云寒是什么实力,她很清楚,又是地武境二重天的境界,怎么可能转眼就败给个一重天的人?

    “别乱动,不然他真可能死我手里。”秦命扛着林云寒,对峙着巫主。之前探查的时候,气息很弱,很不稳定,想当然的以为是哪家小姐,吃药堆出来的境界,现在再看,很可能是位强者,强行压制着自己的境界和气息。

    “他死了,你能活?”

    “那无所谓了,能拉着林云寒林公子陪葬,死也值了。”

    “你认识他?”

    “当然!”

    “你认识我?”

    “摘下面纱来看看,说不定认识。”秦命微微绷紧身体,准备撤退。

    “把他放下,饶你不死。”巫主声音里没有任何情感可言,淡漠平静,无波无澜。

    “我会把他还回来,但不是现在,告辞!”秦命扛着林云寒,慢慢后退。

    “由不得你。”巫主正要抬手,后面森林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群海斗门的弟子冲了出来。

    秦命转身离开,冲进了黑暗里,巫主没有再强行出手,周身飘起妖艳的红花,萦绕翻舞,像是轻灵的血色蝴蝶。待红花飘落,她已经消失不见。

    当海斗门的弟子们来到这里,除了满地的碎石,已经找不到半个人影。

    秦命扛着林云寒回到了旅店。半月岛非常混乱,像他这样扛着人到处走非但没有不正常,反而更‘正常’。

    “他是谁?”郭雄他们正在秦命的房间里等他。

    “一个朋友。”秦命把林云寒扔到地板上。

    朋友?看着满脸是血,歪扭在地上的男人,郭雄他们表情很古怪。

    “你们怎么在我房间里?”

    “你说过来了半月岛要委托我们做件事,我们现在恢复差不多了,可以帮忙。”

    “你们去休息就好,具体做什么还不一定。”秦命撸起袖子,突然抡起一拳,重重轰在了林云寒的膝盖上,嘎吱声脆响,骨裂声回荡房间。

    “啊……”林云寒被活生生疼醒了,但没等完全坐起来,秦命朝着他面门就是一拳。

    轰的声闷响,林云寒仰面撞地,被轰的七荤八素,嗯嗯呜呜的低吟着。

    郭雄他们脸颊抽动,有种疼就看着都疼。这特么真是朋友?

    “你们还有事?”秦命抬头看着他们。

    “没事!你先忙着,我们先回去了,就在隔壁。”郭雄他们又看了眼半死不活的林云寒,离开了房间。

    “什么仇?”

    “没看出来啊,下手够狠的。”

    “怎么没看出来,在船舱的时候,他差点就把那老头给废了。”

    “小点声,别让他听见。”

    郭雄他们退出房间,但没有真的离开,聚在了门外的走廊。他们在海域生存这么多年,有经验更有眼力。被抓的那人衣服很华贵,而且很考究,应该不是普通的猎杀者,也不是佣兵散修之类,很像是个公子哥。秦命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扛回来,很容易被人追到这里。

    秦命废了林云寒的右腿,就不怕他反击了。“别装死!问你几个问题,回答好了,送你离开。”

    林云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你是……你是谁……”

    “别管我是谁,你是谁!”

    “林云寒!巫殿……”林云寒正要说出自己的身份,震震他,可是刚刚开口就清醒了,这次行动被葬花巫主反复提醒要保密,决不能透漏身份。

    “巫殿?”秦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古海?”

    “不管你是谁,你惹了不该惹的人,现在放我离开,不然你会死的很惨,我不是吓唬你,你真的会生不如死。”林云寒挣扎的要站起来,可是碎裂的右腿传来钻心的剧痛,一阵痉挛般的抽搐,豆大的汗水挂满了脸颊。“我的腿……呃……我的腿,你个混蛋,你敢废了我的腿……”

    “闭嘴!再敢嚷嚷,废的就不止一条腿了。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秦命趴到林云寒耳边,用冰冷的声音缓缓道:“我是……魔……”

    林云寒豁然转头,直勾勾的看着近在眼前的黑铁面具,先是不敢置信,再是惊疑,在瞳孔里面晃动着。这个字,在他耳朵里不亚于晴天惊雷。

    秦命心里微动,继续狰狞又冰冷的低语:“告诉我,赵厉在哪?”

    林云寒浑身发冷,眼底的惊讶和疑惑变成了恐惧:“你……你……”

    秦命掐住了林云寒的脖子:“告诉我!赵厉在哪?不然……猜猜你是什么下场?”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但我没找到。”林云寒真的怕了,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男人,目光晃动,一把抓向了他的面具。“你到底是谁。”

    秦命啪的声拦住,狞笑:“别乱动!最后给你个机会,赵厉在哪!”

    林云寒浑身发冷:“我真不知道!”

    “给你机会了,你不懂珍惜,抱歉了。”

    “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我是巫殿的的人,我是……”

    这时候,外面忽然传来几声轻微的交谈声。

    巫主来到了房门外,华美的衣裳,独特的气质,柔媚的仪态,让混乱的旅店里成片的安静,很多人都愣愣的看着她的身影,露出贪婪的神色。

    郭雄四人都稍稍失神,虽然看不到模样,但是依旧能感受到那股惊心动魄的美。

    “他在里面?”巫主站在了秦命的房门外。

    他?这个词挺亲密啊,关系不一般。郭雄他们都露出笑容:“秦公子在里面。”

    巫主站在门前,纤手缓缓抬起。

    嘭的闷响,整座旅店都为之一颤,两扇房门直接炸碎,化作猛烈的碎片朝着里面爆射而去。

    “来的够快啊。”秦命已经警惕,第一时间朝着两边翻腾,闷声低吼,撞碎了墙体,带着白虎从五楼跳下,带着碎石尘雾,坠落到热闹的街区,转眼间消失不见了。

    坏了,是敌人!郭雄他们变色一变,几乎想都没想,直接从栏杆翻下去,矫健灵活,钻到三楼,又撞进不同的房间,从窗口翻飞撤离。在那女人出手的瞬间,他们就判定了实力的差距,绝不是一个层面的。

    巫主莲步轻移,走进了尘雾翻腾的房间,冷眼看向了地面鲜血淋漓的林云寒。

    林云寒挣扎着爬起来,跪在地上,颤声道:“请……降罪……”

    “他是谁?为什么抓你?”

    “是……是……魔……”

    “魔?”巫主清冷眼眸微微凝缩。

    “谁特么敢拆我的旅店!敢在这里撒野,不问问……”店家带着群守卫急匆匆的冲过来,可没等靠近房间,一片花瓣飘然而至,瞬间打穿了他们所有人,呼喊声戛然而止,他们身体摇晃,无力的跪在地上,浑身苍白干瘪,目光呆滞,已经没了气息,而且全身的血液也在花瓣打穿的瞬间被活生生的抽干了,一滴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