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60章 暗涌
    老人收起旱烟袋,背着双手:“我找你有事。”

    巫主打量着老人,真的是他?她以前只闻其名,未见其人。“讲。”

    “你的葬花船不应该停在这片海域,它影响我捕鱼了。”老人干巴巴的轻笑道。

    巫主袖里的双手缓缓握紧:“海域这么大,你可以换个地方。”

    “老喽老喽,嘴刁了,吃惯了一个地方的鱼,就不想换地方了。赏个脸,把你的葬花船移开。”老人无惧巫主正在弥漫的杀威,领口里的海蛇却张开了嘴,露出了细密的獠牙,浑身鳞片竟然都在微微颤抖着。

    故意来挑事的?巫主的玉手越攥越紧。

    突然……

    数万米外的山林深处,暴起股猛烈地巨响,一股血色气浪腾空而起,撼动着山群,在月夜下惊人的壮观。血浪像是巨型的蘑菇云,剧烈的翻涌着,掀起磅礴的气浪,湮灭着周围的山林,连几座高山都被撞裂,乱石飞溅,随着气浪向远处翻滚。

    暴动的山林里,秦命半跪在废墟里,披头散发,口鼻溢血。在发现不是那女人在追踪,而是片花瓣后,他当即回头,直接劈了过去。但是,即便是做好了准备,花瓣爆发的能量还是引发了超乎想象的能量风暴,把他掀飞出去数百米,身体都好像要被撕裂了。

    他颤巍巍的撑起身子,浑身疼的站都站不稳,心里一片骇然。

    那女人到底什么境界?

    随便甩个花瓣就如此可怕,差点把他给秒了。

    但是,秦命惊魂更惊喜,在全力挥出霸刀的那一刻,猛烈地刀罡、霸烈的气势、狂烈的感觉,都让他浑身热血沸腾,像是被点燃了。花瓣毁灭,霸刀安然无恙,微微颤动,刀吟不止,好像被惊醒了。

    “那老女人到底是谁?”秦命想起那天晚上偷袭他的举动,就一阵的后怕,一不留神竟然跟死神跳了个舞。他深深提气,后退两步,振开羽翼,在山林里低空飞驰。

    北部悬崖,背靠山林,面朝海洋。这里环境凶险,地处偏僻,平常很少有人过来。

    海潮汹涌,撞击着悬崖,掀起漫天水花,震耳欲聋。

    秦命按照地图的指示,抹黑来到这里。

    白虎已经等在这里了,但是小家伙很郁闷,身体又被染成了幽蓝色,还泛着淡淡蓝光。

    “别一脸郁闷了,保命要紧。”秦命从黑暗里冲出来,朝着海洋甩出了云雀号。

    “轰!”

    空间震颤,气浪翻涌。

    云雀号像是浴火重生一般苏醒了,化作十米之巨的玄铁云雀,振翅翻舞,卷起真实的气浪,更引起天海间水元力的沸腾。

    云雀从悬崖上空俯冲,飞向了汹涌的海潮。

    “走!”秦命抱起白虎,振翅飞舞,追着云雀号坠落。

    云雀号撞击海潮,掀起层层巨浪,船体剧烈变化,前端是威严的雀首,扬天高昂,似乎在啼啸天海,船体两侧伸展着钢铁羽翼,微微向后延展,船后则是十余根坚锐的黑矛,斜指长空,像是云雀的尾羽,黑矛足有五米长,微微颤鸣,寒气刺骨,是船艇的守护武器。

    云雀号有十米长,但船体空间并不大,秦命和白虎就占了小半了。船体破损严重,爬满裂缝,很多地方似乎镶嵌着武器或是晶石,但是都已经不在了。

    “出发!向深海冲!”秦命已经滴血认主,云雀号受他意念控制。

    云雀号双翼微张,船体周围振起股气浪,刹那间飞射而出,掠过海面,后面扬起惊人的白色浪花。

    秦命和白虎猝不及防,差点就仰面摔倒。

    船速几乎跟秦命飞翔的速度持衡。

    “好!不枉我期待一场!”秦命激动,以后渡海方便多了,不需要再搭船,也不需要暴露身份的展开羽翼。如果再把云雀号修复,速度岂不是还能提升一倍?!

    “嗷吼!”白虎傲立穿透,迎着呼啸的海风放声大吼。它很喜欢这种迎风飞驰的感觉,比秦命抱在怀里舒服多了。

    半月岛深处。

    “你要拦我?”巫主失去了那片花瓣的感知,应该是被毁了。

    “我没理由拦你。难道碰到,想跟你聊几句。”

    “没兴趣。”巫主要离开,但是对方明显已经锁定了她。

    “你还是听听的好,也省的我到巫殿找你们。”

    “巫殿冒犯你了?”巫主挥手间甩出漫天的花瓣,像是无数血红色的彩蝶,飞向了爆炸的方向,继续追击离开的神秘人。

    老人没有理会那些花瓣,淡淡摇头:“冒犯倒不至于,远无怨近无仇,井水不犯河水。但我听说,巫主阁下最近去过北域?”

    “既然井水不犯河水,我到过哪里又跟你什么关系。”

    “我只是提醒你,如果你是在海域住的腻了,想到陆地走走看看,没有谁拦你,但你们巫殿如果再想重演七百年前的那场战争,奉劝你们千万要慎重。”老人浑浊的双眼逐渐清明,深邃的像是海洋,还荡起了黑色的旋涡。

    巫主冷漠道:“你管的太宽了。”

    “提醒而已,那里有座城,名为雷霆,你们……呵呵……碰不得。”老人轻声笑语,可语气与眼神分明有些森然。

    “没必要碰,当然不会碰。可该碰的时候,也不是你能拦得住的。”巫主语气冷漠如常,并不惧他。

    “话,我送到了,怎么对待,那是你们的事。”老人轻轻点了点海蛇,海蛇朝着巫主吐了吐蛇信,绕着老人的脖子,退回了衣服里。

    巫主正要离开,却又停下了:“你跟那人有关系?”

    “哪的人?”

    “你心里清楚。”

    “莫猜人,莫疑人。”

    “最好没有关系,不然……时隔七百年,巫殿重现的第一战就是你们!”

    “我们?呵呵……真够胆啊。”老人摇了摇头,轻笑两声。

    “拭目以待!”

    “巫主阁下,收了你的葬花船,离开那片海域,不然等我抓不到鱼了,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老人背着手,走进了黑暗里,不一会儿又飘来他冷漠的声音:“我天亮出海捕鱼,你时间不多了。我怀里这小家伙如果吃不到鱼,会吃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