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63章 踏海而行
    “水湄!点齐三百巫女,跟紧血花,追踪目标,是战是扯,视机而定。”巫女挥出三百多片花瓣,洒向迷雾笼罩的海域,向着那上千花瓣消失的方向爆射而去。

    “领命。”鬼将‘水湄’集合三百巫女,跳进了海里,一人驾驭一艘小舟,迅速消失在了迷雾里。

    “给你个机会,去吧。”巫主淡淡一语,在众巫女簇拥下,走向了船尾。

    林云寒不敢耽搁,驾船离开。他大概明白了,应该是出了意外,让得到器灵的人逃走了。会是谁?连巫主亲自出手都没能拦住?

    昏暗的海域,迷雾飘荡。一艘简单到破败的渔船正随着海潮的起起伏伏,飘向了葬花船。

    一个老人独坐在船头,披蓑戴笠,一手端着烟杆,一手持根鱼竿。鱼竿足有十多米长,比船体都要长,看起来非常的不搭,鱼竿斜举长空,朝向葬花船。

    葬花船就是巫主的行宫,她的弟子全在这里,包括‘水湄’在内的三位鬼将,和其他圣武境的强者,但是连她们都心生警惕,从这个看似普通的老人身上感受到了股说不清楚地威胁,没有谁敢贸然出手。

    “巫主阁下,黎明将至,老朽要钓鱼了。”老人抬手甩起鱼竿,精亮鱼线凌空一振,爆射葬花船。

    刹那间,空间乱颤,先是扭曲,继而崩碎,像是受到重击的玻璃,哗啦啦的,支离破碎,条条黑线,似空间裂缝,极速奔袭,怒取葬花船。

    这是什么武法?葬花船上众人面色俱变,正要出手,巫主纤手一抬,十余片花瓣飞射出击,在半空中化作巨型花朵,高空盛放,正面迎击那些黑线。

    轰隆隆!天惊海动,巨响声似万千雷动。猛烈的气浪席卷天海之间,高空乱颤,海面提升,沉寂的海洋陷入恐怖的暴动中。

    葬花船随着海潮剧烈起伏,老人的渔船同样波澜不停。

    “别不知好歹!”巫主与老人隔空对峙,一抹凛冽的杀机在眸底深处迸发。

    “吼!”海蛇从老人领口爬出,张口发出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小小身躯,如此声威,让葬花船上的巫女们暗暗胆寒。这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从来都是葬花船惊骇海域,威慑群雄,有人敢在她们面前如此放肆。

    “适可而止吧,你毁不了这艘船,更镇不住巫殿。”巫主杀机凛冽,右手摊开,一朵鲜花盛放,花瓣鲜艳欲滴,可流淌的却是粘稠的血气,像是孕育着一片血海。

    “你也奈何不了我。”老人干涩冷笑,拿下旱烟袋,在船板上轻轻一磕。烟灰飘洒,却不是落进了海水里,而是飞向了高空,点点灰烬,无声飘扬,没一点每一片,都染着点点火星。

    乍看,很奇怪,凝神一探,那点点灰烬却像是包裹着滚滚岩浆,封存着恐怖的高温。

    “巫主,他是谁?”一位鬼将忍不住了,内海怎会有如此人物?关键是她们闻所未闻,更从没见过。

    巫主冷冷的看着老人:“你果然跟那人有关系,你现在不过是想牵制罢了!”

    “随你怎么想。”老人指了指天,淡然道:“天快亮了。”

    “他是谁!回答我,我离开。”

    “我只想钓鱼,仅此而已。”

    “再问一遍,他是谁?”

    “跟我无关。”

    “既然与你无关,那是杀是留,就全由我来定了。”

    “随便。”

    巫主甩袖转身,喝令:“起航!追!”

    “遵令!”众巫女回头看了眼那老人,心里更奇怪了。

    黑雾缭绕,吞没了葬花船,七头巨鬼从沉睡中苏醒,它们注意到了不远处的老人,无声的对峙了会儿,才在巫主的命令下腾空而起,绷紧了锁链,拖着葬花船升空。

    老人目送着葬花船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里,表情慢慢凝重。

    海蛇散去凶光,缠在了老人的臂膀和肩膀上。

    良久良久……

    老人摊开了左手,看着点点金光:“看来要闹腾一阵子了。”

    “嘶……”海蛇吞吐着蛇信,似乎在说着什么。

    “看看这附近海域的里有谁。”老人闭上眼凝神感受,不一会儿,眉角轻挑:“他?他怎么回来了?嗯……那位置……琉璃岛吗?距离远了点,但愿这小家伙能坚持到吧。”

    老人高举左手,朝向高空,五指微扣,咔嚓,道道金色电芒在掌心炸起,像是平地落雷,响彻海天,一个闪亮的金字腾空而起,直上云天。

    金字,为王!

    秦命正驾船飞驰在清晨的海面上,折腾了一晚,终于看到了光明,但心里真没点放松,一边加紧修养,一边警惕着海域。白虎啃咬着刚抓的海兽,吃的满嘴是血,时不时抬头望着后面的海面,提防再有花瓣出现。

    十余头海鹰在江面飞驰,百米外拖着艘巨船,正乘风破浪,高速航行。

    海鹰体长宽硕,像是展翅的雄鹰,又像是飞驰的鲸鲨,时而掠过海面,时而冲进海底,速度非常快,而且生性凶残。

    十余头海鹰集体出没,附近海兽纷纷退避。

    巨船因此横行无阻,驰骋在海域。

    秦命避开海鹰,也避开巨船。

    巨船的船主更不想惹事,一般来说,胆敢独自驾船渡海的绝非善茬,而且敢在夜里渡海,也是个异类,他们驾驭海鹰主动偏离轨迹。

    直到正午,秦命才好歹停下。控制云雀号非常消耗精力,现在脑袋有点涨了,他需要休息。

    从夜里到现在,也不知道冲出多远,到了哪里。但只有一个印象,海域实在是太辽阔了,这么久的跋涉,横跨不知多少里,竟然才只经过五座岛。

    秦命仔细查了查,这片海域还算安全。

    “打起精神来,盯着海面,也盯紧海底,我休息会,天黑前尽量找个岛。”秦命盘坐静养,运转生生决,恢复精气神。

    但没过多久,平静的海面泛起了涟漪,层层叠叠,越来越频繁。远处传来沉闷的巨响,像是什么猛兽在海面狂奔,又像是汹涌的海浪在猛烈碰撞。

    秦命惊醒,凝望远方,辽阔的海面上,一头三头雄狮在狂奔,仿佛踏着的不是海水,而是坚实地大地,雄狮金光万丈,威严而狂猛,杀伐之气扑面而来,震动海天。

    白虎如临大敌,呜呜低吼。

    秦命握紧霸刀,一边安抚白虎,一边警惕着来人。

    三头金狮的背上,一个英武的男人,双目如电,不怒自威,他穿着金色甲胄,气势凌人。手持一柄黑色长刀,遥指长空,滔天的杀气正是从刀上发出来的。

    男人骑着雄狮踏海而来,浩荡杀伐之气惊颤海域,更威慑附近的海兽。他们本没有理会秦命的意思,但男人还是注意到了他的云雀号。

    “黑蛟战船的云雀号?”男人高坐在雄狮背上,斜睥秦命,威势如山海般压下。

    秦命点头,这人好狂暴的气势。

    “从何而来。”

    “拍卖会。”

    “五艘船艇都已出世,黑蛟战船……要回来了……”男人并没有夺他的船艇,轻言一语,驾着三头雄狮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