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65章 兵分两路
    秦命在前面驾船飞驰,三百巫女在后面穷追不舍。

    偶尔遇险,秦命不得不拼命硬冲,后面却有鬼将‘水湄’轻易消除。

    一次次之后,双方距离开始明显的拉近。

    秦命在决定拿下器灵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亡命的准备。

    管他什么狼狈不狼狈,只要能活着逃走,避开追杀,就是胜利。

    不到最后,绝不服输,就算到了最后,也绝不妥协。

    秦命咬着那股劲儿,风驰电掣的掠过海面。

    一个时辰后……

    “天快黑了。”

    秦命看看天色,终于熬到了。只要天色转暗,视线就会缩短,避开追兵的机会就会更大。

    后面的巫女们也急了,对方到底是个什么人?怎么追都追不上!眼看天黑了,再堵不住,就要跟丢了。她们回去怎么跟巫主交代?

    鬼将‘水湄’柳眉紧皱,必须想个办法。

    一旦让目标逃离,再找到就难了。

    对方手里很有可能真的是荒神三叉戟的器灵,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别说巫主心动,她都有贪念。

    “那是……”

    随着天色渐渐昏暗,视线尽头好像出现了明光,非常浩瀚的一片。

    岛屿??秦命盘坐船头,全力掌控云雀号,加速飞驰。

    “那里有座岛!只要他登岛,我们就有机会。”水湄眼底终于泛起明光,托起了手里的花瓣,花瓣已经安静了,不再主动追踪,说明完全感知不到巫主留下的痕迹。但是,水湄很清楚巫主的实力,也清楚花瓣的诡异,只要沾上了,绝不可能完全祛除,除非实力接近巫主,或是超过巫主。

    她坚信,那人身上还留着痕迹,只要在一定范围内,就能重新惊醒花瓣。

    水湄心里冷哼,登岛!!登岛!!快给我登岛!只要你上了岛,三百花瓣集体搜索,不信找不到你!我倒要看看,你是个什么人物!

    一位巫女忽然道:“那应该是银光岛,岛上的玄冰宗是青冥巫主的附庸。我们可以请求他们帮忙。”

    “不要惊动他们,更不要说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器灵事关重大,一旦泄露很容易引起祸乱,即便是巫殿内部,葬花巫主都不希望跟其他巫主分享。

    当天色完全黑下来,秦命靠近了岛屿,是一座非常巨大的岛,灯火通明,人影重重,十几艘巨船停靠在码头边,船上船下吆喝声不断。

    隔着很远就能感受到那股热闹的气氛。

    秦命回头望了望追兵,已经看不到了。但不是距离远了,是天色黑了,视线短了。

    白虎抖擞精神,准备靠岸。海上折腾了这么久,它受够了。

    秦命却咬了咬嘴唇,眼珠转了转,按住白虎,示意它别出声。

    嗯?白虎奇怪的看他。

    “嘘……”秦命驾着云雀号放慢速度,靠近码头,但没有登岛,也没有惊动任何人,而是潜入黑暗里,绕着岛屿的边缘航行。

    当三百巫女接近岛屿的时候,秦命已经绕到了岛屿另外那边,一咬牙,一提气,控制云雀号飞驰而去,消失在了黑暗的海域。“你们自己玩吧,爷不伺候了。如果这都甩不开你们,我认栽。”

    码头已经轰动了。

    “那是……巫殿的人?”

    “巫殿?真的是嗳,他们怎么来了。”

    “这么多人?这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这好像是葬花巫主的巫女们?她们怎么来这里了。玄冰宗不是归顺了青冥巫主吗?”

    岛上立刻有人注意到了这群全身血衣的人,定眼一看,又都是女人,立刻联想到了来人的身份——九大巫主‘葬花巫主’麾下的巫女们!

    码头骚乱,巨船上的人们都尽量的躲避,不敢露面。

    巫殿虽然是轮回海域的霸主,但在这里的威名一点不弱,就像是死亡的使者,谈之色变。绝没有谁敢轻易地招惹他们,尤其是他们这些没有背景没有宗门的闲散人士。他们在巫殿眼里,就像些鸡狗牲畜,随意宰杀。

    “散开!从不同码头登岛,包围岛屿,寻找目标。”水湄看着热闹的岛屿,冷声下令。

    “是!”众巫女集体应是。

    “等等!!”林云寒忽然喊住。

    “林公子有什么建议?”水湄娇艳貌美,但气质比巫主更冷。

    “万一他没登岛呢?”

    “嗯?”

    林云寒先到了码头上,问这里的人:“半柱香之前,看到有人登岛了吗?”

    “半柱香之前?没注意。”

    “几个人?就一个?那哪能注意到。”

    “码头这么乱,天又黑了,上船下船的人太多了,乱糟糟的,谁看得清楚。”

    “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没有?那哪能记得。”

    码头上的人们纷纷摇头,你连什么模样都不知道,我们怎么认?

    巫女们看不惯他:“林公子,问出点什么了吗?呵呵,换成是我被追踪,肯定不会大摇大摆的登岛。除非,我脑袋进水了。”

    林云寒没理会她们的嘲弄:“如果他实力很强,不可能一直这么逃,既然实力不够,就该明白被抓的下场。如果他登上了这座岛,会面临两种结局,一种反击,逐个斩杀追兵,一个就是被困在岛上!”

    一位巫女反驳道:“还有种可能,他已经累了,再也逃不动了,必须登岛休息。这座岛面积很大,环境复杂,他不一定必须反击,也不一定会被困,还可能藏起来修养,天亮后继续逃亡。”

    另一位巫女也道:“深夜的海洋最危险,各种海兽出没,他逃了这么久,已经累了,不敢再深夜渡海。还有,他自以为已经清除掉了身上的痕迹,我们已经追不到他了,所以藏起来才是最好的选择。”

    林云寒道:“各种可能都有,所以我建议兵分两路。一路登岛寻找,另一路继续在海域搜寻。”

    水湄冷声道:“如果他没有登岛,会往哪个方向走?不确定方向,你怎么找?”

    “这……碰运气了……”

    “哼!!”反驳的那位少女冷哼,这几天一直看林云寒不顺眼。她是鬼将水湄的亲传弟子,伊雪儿,也深得巫主培养,未来很有可能提升到鬼将之位,可巫主竟然要提提拔云寒?还是别的巫主的弟子!她怎么能接受。

    “我只是提议,全由鬼将做主。”林云寒不敢造次,躬身抱拳。

    伊雪儿道:“师尊,尽快登岛,不然等那人藏起来就麻烦了。我们也不确定他在这座岛上是不是有朋友,或者其他隐藏的力量。”

    其他巫女同意伊雪儿的意见。

    水湄看了看岛屿,又回望夜色下的海洋,沉吟了会儿:“二百人随我登岛。伊雪儿、林云寒,各领五十人,绕过岛屿,继续向前追踪。”

    “师尊……”

    “出发!!”水湄的命令不容置疑,亲自安排二百人分散到岛屿不同码头,登岛搜查。

    伊雪儿玉面含霜,冷冷扫了眼林云寒,点齐自己的五十人,离开码头。

    “雪儿师妹……”林云寒堆起笑容,驾船跟上去。

    “谁是你师妹,我进巫殿的时间比你早。我,三重天,你,两重天!”

    “好好,雪儿师姐。我并没有恶意,都是为了这次行动,为了巫主效力。”林云寒淡笑着,主动示弱,但眼底闪着冷光,臭娘们,给脸不要脸。

    伊雪儿可不吃他这一套,更不会给他好脸色看,一声喝令,绕着码头消失在黑暗里。

    林云寒身后的五十位巫女表情冷漠,很不情愿的跟在他后面。我们葬花船的巫女,竟然要别人的指挥,何况林云寒只是地武一重天而已。

    林云寒不在意,我做我该做的,说我该说了,出了事或找不到目标都怨不得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