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76章 再斩首
    破败的酒楼废墟里不断有人爬出来,灰头土脸,骂骂咧咧,好好吃着饭喝着酒,招谁惹谁了。

    女儿阁里面都冲出大批的武者守卫,推开人群询问出了什么事。在他们的印象里,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谁敢在女儿阁附近闹事了。

    很多人从远处赶过来,议论纷纷,奇怪出了什么事。

    店家都要哭了:“我的酒楼啊!哪个挨千刀的给我毁了啊!”

    在这时候,白虎咬着林云寒的脖子,也从废墟里出来了,用力抖动身体,腾起光辉,把全身尘土都散开。

    林云寒半死不活的低吟着,浑身是伤,最严重的是胸口那道,几乎要把他劈成两半。

    “是这头虎妖袭击人?”

    “是谁家的战宠吧。”

    “主人呢?”

    “谁清楚出什么事了?”

    “喝多了打起来了?”

    很多人都注意到了白虎,废墟里爬出来的其他人都是皮肉伤,或者是毫发无损,只有它嘴里叼的人浑身是血。这不用猜了,肯定是双方打斗毁了酒楼。

    琉璃岛虽然每天每夜都有人厮斗,可很少有谁敢在中区闹事,尤其是女儿阁附近,这是个不成文的规定,是各方都在遵守的默契。

    没想到啊,竟然有人直接在女儿阁前面拆了座酒楼。这里的建筑物都是特殊材质构建的,能毁掉它可不容易,很可能是地武境的高手。

    “抓住那头虎妖!别让它跑了!我倒想看看是谁拆了我的酒楼。”店家喝令着酒楼的守卫,一边还骂骂咧咧:“我养你们干什么吃的,一个个不都很厉害吗?平常的硬气劲儿呢?酒楼都被特么被拆了,也没见你们出手。”

    侍卫们撇嘴,你瞎啊,我们第一时间冲到楼顶的。只不……还没站稳脚就被掀飞了,我们还憋屈呢。

    白虎咬着林云寒,望着风雷符炸裂的方向,怎么还没回来?

    “这头白虎谁的?没人要我们可扣下了。”酒楼的侍卫们憋着口恶气,围着白虎高喊。

    女儿阁的守卫都聚了过来,打量着白虎,朝着人群高喊:“主人在哪!数到三,给我出来,不然……杀虎熬汤,宴飨宾客。”

    “就是,人呢?敢闹事不敢出来了?”

    “西边那里好像有人打斗,跑那里去了?”

    “出来!出来!自己的虎还要不要了?”

    “必须炖了它,给老子压压惊。敢打扰老子喝酒,活腻了。”

    “废什么话,直接炖了得了,听说虎骨汤很壮的,喝完汤,我们到女儿阁里逍遥快活啊,哈哈。”

    店家怒气冲冲的高喊:“人呢?再不出来我要数数了,一……”

    人群越聚越多,都在找着闹事的人。

    “二!!”店家举着手指,朝着拥挤的人群高喊。“今天必须给个说法,不然没完!”

    女儿阁的侍卫们面色阴沉,扫视着周围的人群,我们倒想看看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别喊了,那不来了。”芸儿指着废墟那里,娇声轻笑。

    秦命拖着沉重的霸刀走过了废墟,脸色苍白,气息稍乱,走一步都扯动内脏伤口,但生命之水发挥作用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体内的黄金血液也在加速流淌,自行愈合调养。

    “就是你?”店家气势汹汹冲过来,顺便招呼那些侍卫把他围起来。

    “五十个黑金币,算我补偿的。”秦命甩手扔了一个锦袋,啪的声落在了店家脚下,里面的黑金币四散滚开。

    店家一愣,慌忙捡起来,也不顾上面的泥土,放在嘴里咬了咬,放到阳光下看了看,又注入能量感受了会儿,笑了,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呵呵,好说,好说好说。”

    那些侍卫都眼红了,五十个黑金币啊,说扔就扔了?

    之前还骂骂咧咧的食客们都闭嘴了,那柄三米场的重刀在阳光下反射着森然的寒光,被拖着划过地面,那些石头钢铁什么的,像是豆腐般轻易切开。

    那柄刀定是个罕见的重宝!

    而且,秦命全身涌动的地武境的气势也吓住了不少人。

    “我怎么看他面熟?”

    “咦,你这么一提,还真有点面熟。”

    “散修?还是狩猎者?”

    “不记得,就是有点眼熟。”

    “次奥!他不就是悬赏令上那人吗?提着三米重刀,身边还有个虎妖!”

    “就是金阳宗和风雷门联名通缉的那人?这么年轻啊。”

    “这人什么来路?昨天刚废了曲奎和裴奉,今天又在这女儿阁外闹事。”

    “都愣着干什么,赶紧去通知风雷门和金阳宗啊。”

    “对对,领赏去!”

    “等等我,一起啊。”

    林云寒幽幽转醒,但浑身剧痛,好像是被撕裂了,他虚弱的推搡着白虎,嘴里咕咕冒血。

    白虎看着走来的秦命,眼神在问要不要咬断他的脖子?巫殿的追兵决不能留!更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是巫殿的人。

    “放下他。”秦命提着霸刀扛在了肩膀上。

    白虎甩头把林云寒扔在地上。

    林云寒满脸是血,痛苦的睁着眼,声音虚弱低沉:“器灵在你手上?”

    “你是看不到了。”

    “呵呵,秦命啊秦命,你狂的没边了了,敢在巫殿面前放肆!!你逃不掉的,在这片海域,巫殿想抓的人从没有抓不到的。呵呵……可怜的家伙,海域跟陆地不一样,没有谁会认你的修罗子,也没有人在意你的‘不死王’。”

    “有什么遗言?”

    “怎么,杀我?呵呵,你敢吗,别虚张声势了,说吧,你想……”

    噗!霸刀轰然坠落,斩断了林云寒的脖子。

    周围热闹的人群都安静了,很多人微微张嘴。说杀就杀了?做事够干脆的!他们都见惯了杀戮,没有谁害怕这种场面,就连女儿阁里的女人们都没眨眼,没有回避,倒是秦命干脆利落的落刀出乎他们的意料。

    林云寒都没想到,自己会死在琉璃岛,死的这么突然。

    酒楼的店家耸耸肩,装好钱袋带着侍卫们走了,幸亏没再跟他讨价还价,不然脑袋就没了。

    女儿阁的侍卫头领走过来,面色阴沉:“朋友!这里是女儿阁,不是刑场,你把这轰然染红了,总得给个说法吧。”

    秦命把林云寒的尸首收进空间扳指,又从里面招出十枚黑金币:“抱歉了。”

    侍卫头领接过黑金币,在手里掂了掂,但神情并没有缓和。如果是其他人,别说十枚黑金币,二十枚都没完,可这人身份好像不简单,而且是金阳宗和风雷门的通缉犯。

    “不够?”

    “够了!”侍卫头领握住黑金币,抬手向外:“不送了。”

    “我要进去找人。”秦命收起霸刀,背在了身后。

    “抱歉,我们不接。”侍卫头领拦在他面前,开什么玩笑,你都是风雷门和金阳宗的通缉犯了,还想进女儿阁?刚刚乌压压跑了一群人,八成都是到两大宗门那里通风报信去了,用不了多大会儿,两宗的强者都会赶过来。

    女儿阁虽不怕事,也绝不允许有人在里面闹事。

    “我不是来闹事的,我真来找人。”

    “找谁?我可以去通告。”

    秦命语塞,我如果知道那是谁,就直接扯嗓子喊了,还用得着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