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77章 闯花楼
    侍卫头领盯着秦命的眼睛,再问:“你找谁?”

    “我知道他在哪,不知道名字。”

    “那还是来闹事的喽?”侍卫头领境界很高,是地武境八重天,拦在秦命面前,像是座巨岳,透着沉重的威压。

    “哪个房间?我可以去通告声。”芸儿站在后面,好奇的打量着,看不出来啊,眉清目秀的,竟满身杀伐。也不是那个被杀的家伙是谁,太倒霉了。

    “西半边。”

    “哪个房间?说房间的雅号。”

    “雅号?”秦命更不知道了。

    “你不是知道他在哪吗?说出雅号。”

    “不知道。”

    侍卫头领抬手向外,语气冷漠:“最后一次客气,请!”

    秦命望着女儿阁的西半边,满心的无奈。王兄,真要这样吗?

    “请你离开这里。”女儿阁的侍卫们全部往前走了几步,目光逼视着秦命,搭手按住了武器。他们看得出来,秦命气虚体弱,脸色苍白,定是受了重伤。

    秦命拍拍白虎的背,后退几步,转身离开。

    芸儿轻柔的甩个飞吻:“小哥哥,有空再来玩啊。”

    红毯两侧都站着些人,一直盯着秦命,在等待好戏上演。用不了多久,风雷门和金阳宗的人就该到了,看这小子怎么应付。那两大宗门可不好惹,尤其是风雷门,全是些暴脾气。

    “我数到三,你就往里面冲,西半边,上层。”秦命揉了揉白虎的脑袋,甩起石盒,抱在了怀里。

    嗯?侍卫头领停下,偏头斜眼,暗暗握拳。

    其他侍卫也都停下,转身看着秦命的背影,不服气吗?

    秦命深深提气,缓缓呼出,全身掀起股劲风,吹起了土尘,吹舞了衣服。

    “别不知道好歹。”侍卫头领怒了,转身就要教训他。

    秦命全身金光大作,四只羽翼猛地振开,没等周围的人们看清楚怎么回事,他像是道金色闪电冲天而起,直上数百米,接着倒头俯冲,轰向了女儿阁的西半边,轰隆声巨响,直接撞碎了墙体,翻进了那里的房间。

    “啊!”房间里,正在激情的男女惊声尖叫。

    “继续!不用管我。”秦命收敛羽翼,推开房间走了出去,留下一男一女看着破烂的墙体发呆。

    女儿阁外,守卫们都愣了,看看白虎,往往天空,又看看西边破开的大洞,怎么回事?他怎么过去的?

    白虎都懵了,说好的数到三呢?

    “混蛋!跟我走!”侍卫头领怒了,带着侍卫冲进了女儿阁。敢在本大爷面前耍花样?活腻歪了。

    芸儿风情万种的娇笑,性感的红唇闪烁着惑人的光泽,她朝着白虎勾了勾手:“走啦,我带你进去。”

    女儿阁里面富丽堂堂,极尽奢华,不同的楼层不同的风格,一楼的金碧辉煌,富贵奢靡,二楼的古色古香,琴瑟交鸣,三楼水汽缭绕,遍布温泉,四楼则是园林布置,一座座的独立小院,都是精心搭配。五楼,也就是顶楼,则风格迥异,不同的区域不同的风格,都是完全独立的,提供很多特殊的服务,满足各种需求。

    由于女儿阁的构造像是盛开的莲花,不仅范围非常大,格局更是复杂,如果不是常客,很容易在里面迷路。但秦命有着王印的指导,避开莺莺燕燕的女人、随处可见的侍从,来到了四楼西部,闯进了一座独立的小院。

    宽敞的房间里,幽香袅袅。

    五位妙龄少女翩跹起舞,舞姿曼妙,轻灵如蝶,两位白衣女子弹着古筝,浅唱轻吟,悦耳动听。

    紧靠着窗边的位置,安置着一张大床,几乎占了房间的大半,上面趴着个男人,披着件顺滑的浴巾,半睡半醒,两位绝丽动人的女子,正温柔的为他按摩着全身。她们挑起明亮的眼睛,好奇的看着走进来的秦命。

    男人趴在床上,含糊不清的说了句:“累了吧,坐下歇歇。”

    秦命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说好的众王誓约呢?说好的一王有难众王驰援呢?我在外面狼狈着,你在里面享受着?

    “公子……”

    “免了!”秦命摆手阻止。

    “别害羞嘛,这里没有别人的。”

    床上的男人懒懒道:“她的手法很特别,能疗伤、养神、聚气。”

    “不习惯,我自己就好。”

    外面传来混乱的吵闹声,白虎横冲直撞,从一楼冲到了四楼,循着秦命留下的记号,撞开了房门,来到了这里。

    后面紧跟着大批的侍卫们,不停跟其他客人告罪,怒气冲冲的来到了这里。

    侍卫长怒视秦命,握着拳头走进来:“好小子,你……”

    “有事吗?”男人抬了抬眼角,淡淡道。

    “是您?额……他打扰您了吗?”侍卫队长微微色变,示意跟进来的人全部退出去。

    “我弟弟。”

    “啊?”侍卫长看了眼秦命,迟疑了下,告罪两声也退出房间,关上了房门。

    他们认识?秦命心思微动,忽然叫住侍卫长。“等等!”

    “请吩咐。”侍卫长语气稍微客气。

    “帮我送件东西。”秦命起身走到屏风后面,简单的收拾后,拿出两个锦盒,递给了他。

    “送到哪?”侍卫长双手接过。

    “这是地址,按照上面说的做。”秦命交给他一个信笺,顺便放了枚黑金币。“这是酬劳,辛苦了。”

    侍卫长面色再缓,收了黑金币离开房间。临走前又问床上的男人:“待会风雷门和金阳宗可能会来闹事,我们尽量拦住,可如果来的人太多太强,我们……”

    “我处理。”

    “有劳了。”侍卫长退出房间,临走前又看了眼秦命,眼神异样。

    “你们都退下吧。”秦命让房间里的女人都离开,很不适应这种旖旎的场合。

    她们相继停下,看着床上的男人。

    “青莲王又不在,怕什么。”男人轻笑,摇了摇头,打个响指示意女人都退下。

    不一会儿,房间里只剩下了秦命、白虎,还有床上正在起身的男人,气氛稍微古怪。

    男人斜靠在床上,拿起酒杯抿了口,打量着秦命。

    “你怎么知道会是我?”

    “金瑥邪、秦命狂。你一个人从半月岛抢走器灵,万里逃亡,昼夜渡海,甩开巫殿追踪,活着来到了这琉璃岛,可不是一个‘邪’字能做到的。”

    “你又怎么知道我手里有器灵?怎么知道我被巫殿追?”

    “我知道的事可多了,不然怎么能当你兄长呢。好了,别板着脸了,这点小麻烦还不需要我亲自去接你,你可是天王殿的不死王。”

    秦命看了看身边的酒杯,端起来扬头喝下,顺了顺气:“你知道我了,我还不认识你呢。”

    “叫我九哥吧。”

    “九哥?”秦命脑海里回想了遍天王殿众王的信息,面色微变,惊讶的看着男人:“九狱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