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79章 两份重礼
    沉重的玄铁铡刀被搬到了房间里,一声闷响,房间都颤了颤,地板嘎吱嘎吱的裂开了裂缝。两个强壮的汉子费力的掀开大刀,朝着秦命扬扬头:“你自己来,还是哥几个帮你?”

    呼啦!后面围上来十几个男女,面色不善,杀气腾腾。

    秦命嗤笑:“以多欺少习惯了?还要不要点脸了。如果真想玩,我陪你吗。一重天以下,单挑群殴随你们便,一重天以上,没得打,你们不要脸,我还要点脸。”

    裴奉怒笑:“哈哈,你当这里是哪呢?还讲公平,笑话!我们只要你的脑袋,要你血债血偿,挂到街上示众。昨天你怎么狂的,今天就让你怎么咽回去。”

    “非要这样?”

    “想求饶了?休想!给我上。”裴奉挥手下令,一转头对旁边的女儿阁守卫队长道:“谁都别插手,这是我们风雷门的事。今天不管给你们造成多少损失,我们加倍赔偿!”

    侍卫队长面无表情的道:“我不介意你们在这打,但是不是先问问他兄长?”

    “谁兄长?”

    “没注意里面有个人吗?”守卫队长指了指宽敞的大床,纱帐轻飘,酒香醉人,里面的人影若隐若现。

    “什么人?”裴奉还以为里面是个女人呢,定眼一看,又好像是个男人了。

    风雷门和金阳宗的长老们在进来的那一刻,就注意到了床上的人,第一眼也是认为是个女人,可越是观察越是奇怪,也越是心惊,他们一直没说话,是一直在凝视观察,这会儿表情开始凝重,心里开始紧张。

    他们竟然感受到了股莫名的危险感。

    守卫队长压低声音,好心的提醒道。“各位长老,里面的人,你们……惹不得!你们的门主、宗主,也惹不得。”

    “是谁?”

    “一个你们惹不得,也没必要惹的人。听我一句劝,收手吧。”

    “什么就收手,里面的人,报出名号,别总装神弄鬼。”裴奉高声吆喝。

    长老们试探道:“朋友,你这小兄弟惹了我们风雷门和金阳宗的人,这事必须有个说法。”

    “地武一重天以下,你们随便上。一重天以上……我不答应。”九狱王淡淡道。

    “什么叫你不答应,你以为你是谁啊。”有人忍不住了,哪冒出来的人就敢这么张狂?

    秦命不说话,默默疗伤,九狱王也不说话,在悠闲地品着美酒。

    态度放在这了,一重天以下,赢了算你们本事,不管群殴还是单打!一重天以上,来一个死一个。

    几位长老看看秦命,又看看纱帐里面的人影。越来越拿不准了,这两人到底什么来路?这姿态,这气势,绝不是强行装出来的,这是真的不在乎他们。

    “不用怕,给我上!”裴奉挥手下令。

    女儿阁里的守卫们全部退到院子里,摆明了姿态,随便你们打!

    “住手!”一位风雷门长老挥手制止,心里挣扎了会儿,朝着纱帐里抱拳行礼:“多有得罪!”

    “啊?”裴奉差点就破口质问了,好歹还记得尊卑,及时憋住。

    “我们走!”风雷门长老后退两步,离开房门后,急匆匆的离开。直到走出院子才稍稍松口气,他从那人身上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并不是对方刻意而为,是无形之中的气场,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他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这人境界绝不一般,甚至可能比他们门主都要强。

    这还怎么惹?认栽了。

    金阳宗的长老咽了口吐沫,也下令撤退。呆的越久,压力越大,他们竟然害怕了。

    两宗弟子不明情况,但长老都下令了,他们不敢不从,全部退了出去。

    “你们忘了铡刀。”秦命起身,抬脚按在了沉重的铡刀上,猛地发力,铡刀离地而起,轰然翻腾,霍霍生风,砸向了外面的宗门弟子。

    这一脚,加了他的力道。

    两位风雷门弟子刚刚拦住,脸色顿变,咔嚓,咔嚓,两人手腕臂骨全部碎裂,像是被座翻飞的铁山迎面砸中,惨叫着飞了出去,铡刀更是翻过他们,砸向了其他人。

    两宗队伍一片大乱,七八人被砸的头破血流,断胳膊断脚。

    “混账!”长老们勃然大怒,可是在回头怒视房间的那一刻就非常默契的压下怒火,干咳两声,快步离开。

    “那里面是谁?”裴奉和曲奎都跟上来,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还没搞清楚状况就灰溜溜的跑了?这还是我们风雷门金阳宗的做派吗,在这琉璃岛,从来都是我们欺负别人啊。

    “一个我们惹不得的人。”

    “到底是谁?”

    “不认识,也没必要认识。”

    “那事情就这么算了?”

    长老瞪眼喝斥:“你还想怎么样?自己无能,也要连累宗门吗!”

    女儿阁外面,已经聚了几百上千人,都等着看好戏呢。风雷门和金阳宗派出了四位长老,三十多弟子,还扛着沉重的铡刀,已经全部冲进女儿阁了,这阵势哪是要抓人啊,拆楼都够了。

    他们巴不得有好戏,最期待是女儿阁和两宗门打起来。

    还有人万恶的幻想,一旦打到激烈,里面正在激情的男男女女们会不会不穿衣服跑出来?那样就太精彩了,哈哈。

    可是等了一会儿又一会儿,没见打斗声,也没见拆楼场面,更没见到男男女女光着身子跑出来的香艳场面。倒是把两大宗门的弟子等出来了,气势汹汹的冲进去,灰溜溜的跑出来,还有几个人满脸是血,断了胳膊折了腿。

    “这是怎么回事?揍人不成反被抽了?”人们莫名其妙,那神秘少年到底什么来路?连在琉璃岛嚣张不可一世的的风雷门和金阳宗都敢收拾。

    傍晚,巫殿的伊雪儿带着巫女们来到了琉璃岛的码头,她其实真不想来,可是往其他地方走了段距离,发现都是茫茫大海,都找不到岛屿的影子,思前想后还是接受了林云寒的邀请,往这里来。

    “散开,登岛,记住了,搜寻为主,不要擅自决定盲目行动。”

    伊雪儿刚要下令,远处的码头上忽然有人高声呼喊。“看这里!这里!有人委托我给你们送的东西。”

    这是个女儿阁的侍卫,端着两个锦盒,朝着远处高喊。他也不知道是谁,总之信笺里说的位置在这,说如果发现些穿着红衣的人靠近码头,大约在五十人左右,人人一艘小舟,那就尽管喊就行了。

    “在喊我们?”有位巫女奇怪。

    伊雪儿吩咐道:“过去看看。”

    一位巫女驾舟进了码头,问了问情况,接过了锦盒,回到离码头千米外的队伍里。

    “那是谁?”伊雪儿接过锦盒。

    “他什么都不知道,只说是有人送的礼物,打开锦盒看看就明白了。”

    伊雪儿奇怪的掀开第一个锦盒,绝美的娇颜霍然色变,其他巫女齐齐惊呼。

    因为锦盒里面赫然是个脑袋!

    是巫殿巫女,紫幽的脑袋!

    伊雪儿急忙打开第二个锦盒,面色变得无比阴沉。

    也是个脑袋!

    林云寒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