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82章 圣狱2
    女儿阁!

    “小哥哥,芸儿就那么没吸引力吗?你都懒得看人家一眼?”芸儿来到房间,风情万种,又略带幽怨,水汪汪的大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面前盘坐静养的秦命。

    似嗔微怨,好不诱人。

    “有事??”秦命淡淡的回了句。

    “没事人家就不能来坐坐了吗?”芸儿肌肤娇嫩白皙,白的晃眼,嫩的诱人,偏偏又美丽动人,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尤物。即便在这美女如云的女儿阁,她美丽的姿色、妩媚的气质、白嫩的肌肤,也能让人过目难忘,多少男人都恨不得豪掷万金买下她夜夜欢愉。

    九狱王正享受着两位女子的按捏,趴在床上懒懒道:“听哥哥一句劝,别绷着了,开个房间享受享受,在海域太危险,不仅要学会怎么生存,还要学会怎么放松。这芸儿随常接客,但还是个处子身,能不能拿下她,就看你的本事了。”

    芸儿千娇百媚的眨个眼,诱惑撩人。

    秦命摇摇头,继续调养修炼。他已经‘戒色’了,妖儿和玥晴都提醒过他,不能再招惹女人,更要学会拒绝。秦命不清楚里面的度,也没那心思揣摩这些,干脆碰到女人都要保持住距离。何况,直觉告诉他,这个女孩子不简单。

    九狱王轻笑:“罢了。我这弟弟有家室了,有三个。”

    “哦?”芸儿打量着秦命,笑语:“小哥哥才十九岁,就三个美娇娘了?定是天香国色,沉鱼落雁吧,难怪看不上我们这些风尘女子。”

    “你怎么知道我十九岁?”秦命挑眉,这女人有武法,而且很高深,那双水汪汪的眼睛里偶尔会有蓝光闪过,美丽动人,却又隐含异样。她接客,但能保持贞洁?秦命忽然想起九狱王的话,这不是在刺激他,是在提醒他!

    这女人会幻术?控魂术?

    “姐姐我阅人无数,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十九岁的地武境,你真让姐姐着迷。”芸儿要坐到秦命身边,白虎立刻抬起头,呜呜低吼着。“嘻嘻,小家伙,忘了是谁把你领进来的?”

    “你来有事?”秦命安抚着白虎。

    “阁主亲自安排芸儿过来的,如果有什么需要,芸儿能帮忙的会帮忙,能满足的也会满足。”芸儿话语里的意思任何男人都听得出来,换成其他人,或许已经按捺不住了。

    “谢好意,暂时不需要。”

    他反复拒绝着,芸儿却越看秦命越感兴趣。别人看她都像是恶狼见了羔羊,满眼的浴火,恨不得扑上来把她活吞了,倒是眼前这人的眼睛清澈平静,没有丝毫的波澜。而且既是十九岁的地武,又是那位爷的弟弟,对女儿阁来说实在是太诱人了,连阁主都被惊动,亲自给她下了指令,言语之间就差明确无误的命令她献身了。

    “请!!”秦命抬手送人,他不想招惹这类女人。

    “小哥哥再考虑考虑?芸儿又不是什么蛇蝎,不吃人的。”

    “请!”秦命声音微冷。

    芸儿不恼不怨,妩媚轻笑,又向着九狱王行礼:“爷,阁主亲自备好了酒席,请您过去。”

    “免了吧。”

    “爷,您太无情了,昨晚还跟阁主温存呢,今天就翻脸啦?”芸儿撅起红润的嘴唇。

    九狱王身边的两位少女吃吃的娇笑。

    秦命挑眉,昨晚?原来他昨晚离开是去品尝阁主去了?咦,我脑袋里怎么冒出‘品尝’这个词了?

    九狱王淡淡道:“我要走了。”

    “哦?爷什么时候离开?”

    “可能今天,可能明天。”九狱王享受着两位少女的按捏,舒服的轻吟。

    “您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才住几天就走。阁主她这几天难得有个笑颜,欢喜的很。您就忍心吗?”芸儿偷偷看了看九狱王,见他没理会的意思,微抿红唇,退着离开。

    秦命挥手闭上房门,眯眼盯着九狱王:“你……情人?”

    “算是吧。”

    “你们是怎么……”秦命脱口而出,接着又闭嘴了。男女情感的事,还是别打听了。

    芸儿刚出去没多会儿,又推门进来了:“爷,有人要见您。”

    “不见。”九狱王淡淡回绝。

    “您如果不见,他要去找阁主麻烦了,您忍心吗?”芸儿声音甜甜的酥酥的,表情幽怨又妩媚,像是个勾人的小妖精。

    “这样啊……”

    “我请他进来了?”芸儿神色一喜。

    “让他滚!”

    “嘻嘻,原话送过去吗?”芸儿柔柔娇笑,花枝轻颤,胸前的玉兔荡起醉人的波澜。

    “不用送,我听着呢。”一道雄浑的声音从院外传来,风雷门门主阴沉着连大步走来,气势威猛,步伐沉重,全身隐现赤亮的雷芒,透着摄人的威压。

    “这位是风雷门门主,裴秋明,裴门主。”芸儿翩然后撤,让开正门。

    裴秋明猛地推开房门,雄浑的气势立刻挤满了房间,空气里隐现风雷之声,桌椅茶具都微微颤抖,纱帐帘布缓缓飘扬。他虎目生辉,扫了眼旁边的秦命,盯住了纱帐里的九狱王。“远来是客,我裴秋明亲自拜访,朋友也太不给面子了。”

    “不是朋友,谈何面子。以后别再来这女儿阁闹事,也别再找阁主麻烦。不然……”

    “不然怎样?”裴秋明握紧拳头,怒目而视。你特么什么东西,这么狂!

    “不然我亲自拜访。”

    芸儿美目生光,娇声笑道:“门主,我们爷说话很含蓄,我替他解释下,他去拜访的意思……嘻嘻……是要您的脑袋!”

    “狂傲!连名号都不敢放出来,也配叫嚣我风雷门?”

    芸儿退到十米外,笑语:“裴门主,我们家爷就在那趴着呢,您上啊……打啊……您放心,就算拆了这女儿阁,阁主也不会怪您的。”

    裴秋明眉头一皱,反倒突然警惕了,他虽然脾气暴,但不是傻子。这女人口口声声说什么‘爷’,难道这人真是女儿阁的人?而且语气里推波助澜的,明显是吃定他了!

    “裴门主,您如果不敢,可以请金阳宗的宗主一起来,两人一起上。”芸儿继续刺激着,还真巴不得他们打起来呢。圣武级的战斗,肯定精彩绝伦,轰动全岛,到时候让琉璃岛的人亲眼看看,女儿阁阁主的男人是何等的英雄。

    秦命无奈,这女人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九狱王趴了会儿,慢慢起身,向秦命道:“来了。”

    秦命心头一动,扛起霸刀,望着外面。“来的够快的。”

    “什么来了?”裴秋明奇怪,警惕又恼怒,可是不一会儿,他又郁闷了,这俩人好像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人家就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他用力攥紧拳头,嘎吱的声音清脆刺耳,在房间里回荡着,但是……秦命没理会,九狱王还没理会。

    芸儿都奇怪,来什么了?他们好像很紧张。

    正当裴秋明忍不住要挥拳的时候,一片花瓣打穿了墙体,像是暴击的长矛一般飞了进来,带起蓬蓬石屑尘土。

    花瓣鲜艳欲滴,绽放着血芒,横亘在半空,锁定着秦命。

    裴秋明诧异,这什么?好强的气息。

    嘭!嘭!嘭!

    三片花瓣暴击而至,打穿了厚实的墙体,闯入房间,涌动着浓烈的血气,透着惊人的压迫感。

    再然后……

    嘭嘭乱响,几十上百的花瓣接连而至,从四面八方闯入女儿阁,一路飙射,横冲直撞,摧毁着成片的梁栋与厢房,齐聚秦命所在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