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85章 困杀鬼将
    “六重门?”水湄面色难看,终于感受到了压力。

    “水湄鬼将,我们撤!葬花船很快就到,把他交给巫主收拾。”下面的巫女们接连高喊,连她们都感受到了威胁,何况被包围的鬼将水湄。

    巫主都要来了?全场骚乱,很多人直接扭头就跑,赶紧找地方藏起来。一旦巫主发怒,很可能会把整座岛屿都夷为平地,葬入海洋。

    “九狱王,束手就擒吧!你败得了我,败不得巫主,与其到时候生不如死,还不如现在收手。主动到葬花船请罪,交出那东西,这事还有缓和的余地。”鬼将水湄厉声喝斥,用力握紧蓝色古剑。

    但是回应她的不是九狱王的妥协,而是接连崩塌的空间,还有次第出现的巨型鬼门,血红色、幽蓝色、黑青色等等……

    六座巨门像是六座擎天巨岳,矗立长空,透着恐怖的威压,弥漫着汪洋般的浓雾,模样不同,却都狰狞可怖,气息不同,却都挂着可怕的锁链,哗啦啦的声音让人灵魂都在颤抖,像是要从身体里面剥离出来。

    很多人头皮发麻,一座圣狱之门就让人胆寒,六座齐出,这是要杀了水湄?他真的敢这么做吗?这可是巫殿的鬼将啊,连风雷门门主之类的人见了都要敬畏的。

    “可恶的混蛋!你这是在宣战!”水湄再不犹豫,提剑腾空,要杀出包围。

    “晚了!”九狱王突然睁眼,双眼竟然变成了诡异的颜色。左眼幽绿,是幽灵!右眼赤亮,似雷霆。

    六座圣狱之门全部暴起冲天强光,似江河滔滔,如汪洋翻腾,封印了千米空间,淹没了鬼将水湄。

    “不……”上百巫女集体尖叫。

    无数人头晕目眩,来真的?这狠人真要杀巫殿的鬼将吗?

    风雷门门主都微微张嘴,狠人啊。巫殿九大巫主,三十六大鬼将,可都不是那么好惹的,一旦激怒他们,后果不堪设想。可这位爷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开干了。

    “不要!住手!”女儿阁阁主都在惊叫,试图制止九狱王,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谁能救你?

    “圣狱,六重门,开!”九狱王暴吼,声若雷霆,震颤空间,轰鸣着广袤的琉璃岛。

    那些正在往这里赶的强者,包括一元宗宗主、四海会会主、金阳宗宗主等都被硬生生的镇在原地,呆呆的望着远空。

    轰!轰!轰!

    六座圣狱之门全部开启,轰隆声震耳欲聋,霍乱了高空沸腾的强光。

    “吼!”一头头可怕的怪物争先恐后的撞开了狱门,放肆咆哮,暴虐凶猛。它们双眼腥红,像是被操控了灵魂,朝着前面的水湄扑了过去。

    当先一头浑身漆黑的暴猿,仰天长啸,声音如海啸,令人心惊胆战。乌光闪烁,绕体而旋,看起来狰狞而凶猛。它用力捶打自己的胸膛,仿佛天鼓在响,沉闷而惊人。“轰”的一声杀奔水湄。

    “孽畜,滚开!”水湄惊怒交加,轮剑劈斩。剑芒惊天,欲劈开这片封印空间,从天而降,把黑色暴猿正中劈开。

    可怕暴猿竟难挡一剑之威?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其他的猛兽,接连的杀奔过来,气息反而更凶残了。

    一只天刃罗虫,一米多长,五色斑斓,流光溢彩,非常绚丽,肉嘟嘟的可爱,却冲到了最前面,全身的斑驳条纹看似美丽,其实类似于奥义的力量。

    一头黑睛蛮牛,嗷嗷怪叫着狂奔,每一步都要踏裂空间,像是座黑色铁山在移动。

    …………

    一头接着一头的妖兽,都是些可怕的妖种。

    水湄面色难看,一头可杀,两头可杀,三头四头?

    六座圣狱之门重重开启,上百头巨兽和武者都杀了出来,这一次不同之前,他们每个人后背都连着条锁链,是在牵连着它们,更是被圣狱控制了。

    “九狱王!你承担得起后果吗?”水湄纵横劈杀,浑身浴血,杀退了一批又一批。她纵横海域,杀伐无数,鬼将的名威是用战绩堆出来的,不是晋入圣武就有机会得到鬼将之名。但是她面对的不仅有四面八方的猛兽强敌,还有不断狂舞的锁链,那才是致命的威胁。

    “这里是海域,不是陆地,你想清楚宣战巫殿的后果吗?”

    “巫主马上就到,你不得好死。”

    水湄接连厉啸,可四面八方的攻势连绵不绝,九狱王根本没有收手的意思。

    终于……

    噗嗤!

    噗嗤!

    两道锁链打穿了她的身体,带起漫天血水,紧接着把她迅速缠绕,拖向了圣狱之门。

    “巫主!!”水湄凄厉尖叫,满嘴鲜血,转眼间被拖进了黑暗的圣狱,消失不见。

    所有撒出来的猛兽和强者都全部停止了暴虐,安静在高空,被锁链缠绕,拖回了各自的狱门。

    从圣狱六重门开启,到全部关闭,全程短短十余秒。

    当漫天的强光散尽,六座狱门已经消失,只有面无表情的九狱王站在高空。

    下面上万人集体失声,都定定的望着高空,鬼将水湄呢?就这么没了?

    巫女们恍惚着,浑身发冷。鬼将水湄死了?葬花船上有三位鬼将,就这么死了一个?她们感觉不真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真把她杀了?”女儿阁阁主走过来,同样感觉不真实。巫殿纵横海域这么多年,很少有谁敢挑战他们,尤其是里面的巫主和鬼将。更别说有谁当众斩杀鬼将。

    “她来杀我,就得做好被杀的准备。我们天王殿从不主动招惹人,但谁要是招惹了我们,我们也绝不留情,斩草……要除根,能杀就绝不废。”九狱王望着远空,巫主要来了,我长达两年的逃亡也要开始了。

    “巫殿做事不择手段,你杀了他们的鬼将,他们绝不会放过你的,难道你要亡命海域?”

    九狱王看着近在眼前的丽人,轻声一笑,伸手摸上了她的娇颜。

    女儿阁阁主娇躯轻颤,冰山融化,霞飞双颊,她不适应这种暧昧,正要避开,九狱王却道:“等我两年,也可能是三年。如果我活着回来,我娶你,如果见不到我了,忘了我。”

    阁主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攥住了,微微窒息,一阵痛楚。她看着面前的男人,目光在晃动中朦胧了,红唇轻启:“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