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88章 征程
    九狱王状若狂魔,震裂双手,释放鲜血,往荒神三叉戟里面注入,用自己的鲜血祭献,释放荒神三叉戟更强的威猛。

    “嗡嗡!”荒神三叉戟猛地向前一击,整片战场都在抖,可以看到无尽的裂缝向前面蔓延出去,横扫一切。

    巫主感受到了威胁,但这更让她痴迷,荒神三叉戟,你是我的了。

    然而……

    远方七只巨鬼突然紧张,发出层层嘶啸,声音空洞怪异,荡出重重波纹,覆盖汪洋,向巫主传递着讯号。

    “怎么了?”巫女们茫然又紧张。

    就在这一刻,天空战场下面的汪洋里突然冲出道灰白色的海蛇,不到一米长,在霍乱的战场上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它却撞碎了漫天巨浪,似雷霆腾空,又似龙子出世,杀奔巫主。

    嘭的声巨响,海蛇竟然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巫主身上,这一撞,像是百万重击,连天山都能崩裂,巫主周围的花瓣成片的崩碎,而巫主正在猛攻的身体也稍稍失控。

    噗嗤!!

    荒神三叉戟刹那而至,打穿了她的身体。

    “巫主!”鬼将惊呼,巫女们骇然。

    “吼!!”海蛇盘亘在暴乱的长空,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啸,小小的身体,似乎拥有着无法想象的巨大能量,这一吼,压过了所有海潮的巨响,传遍了远处的琉璃岛。

    那是什么怪物?竟然能伤害到巫主,岛屿上很多强者都被惊得面无人色,这些强者都是哪里冒出来的?

    秦命凝眉远望,它竟然能干扰到巫主?那头海蛇绝不简单,甚至可能比九狱王都强。这是哪里冒出来的?怎么没听九狱王提起过?

    葬花船正要去营救,七只巨鬼却全部对准了后面,如临大敌。在汪洋翻覆巨浪滔天的尽头,一叶扁舟渡海而来,好像随时可能倾覆,被奔腾的巨浪拍成碎片。

    “是他!是那个钓鱼的老头!”葬花船里外都惊动了,她们不认识老头的身份,但知道连巫主都想轻易招惹,绝对是个难缠的人物。这会儿突然出现,肯定来者不善。

    “巫主!借你的血用用!”九狱王因献祭鲜血而脸色苍白,略显狰狞。荒神三叉戟已经打穿了巫主的身体,正大肆的吞吸美妙的鲜血,强劲的吞噬力量像是失控的洪流在她全身乱窜。

    “就凭你们,还杀不死我!”巫主挥手拍击,一朵妖艳的红花从掌心飞出,斩向九狱王,伴随着刺耳的禽鸣,竟然化作血色凤凰,血气淘淘,似烈焰燃烧。

    九狱王猛地拔出荒神三叉戟,凌空一击,与血色凤凰猛烈撞击,爆发出刺目的光团,震得九狱王连连后退。

    海蛇嘶吼,正要猛扑,巫主却怒然回首,锁定高空的海蛇。蓦然间,天海之间仿佛爆出一道杀音,像是千百人在同时喝吼,震的心胆皆寒,更慑住了海蛇。

    “差不多了!撤!”九狱王消耗巨大,趁巫主分神,腾空直上,撞开了云层,向着远方飞驰。

    海蛇吞吐蛇信,也猛地俯冲,一头扎进了奔腾的海潮间。它气息能强能弱,能完美的隐蔽行踪,避开各种搜查。

    “巫主,他来了!”葬花船上,鬼将高喊。

    巫主回望远方,汹涌的汪洋里,那叶扁舟已经停下了,在混乱的巨浪里几乎看不到它的存在,但巫主能感受到那叶小舟上正是坐着那个老人,正隔着浩瀚海天,锁定着她。

    “巫主!追吗?”七鬼拉船,接上了巫主。

    “追!通知其他八位巫主,全面出动,围捕九狱王!”巫主脸色苍白,身体被打穿,又被吞吸了大量的鲜血,外伤内伤都很严重。

    “巫主,我看他们是故意要把事情闹大,闹得沸沸扬扬,可是……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一位鬼将越想越不明白,事情闹大,全海域都会轰动,到时候那些隐世的老怪、海底的巨兽,都可能会阻截追捕,他们能逃多久?

    “不管他们有什么目的,决不能让他带走荒神三叉戟。”巫主绝不愿意把事情闹大,但如果真的闹大了,她也绝不怕事。

    “后面那老头呢?”

    “先不用管他!等接到其他巫主,联手灭了他,既然他们想开战,就没必要再跟他们客气。伊雪儿、红魅、默语,你们三人各带百人留下,搜集情报,关注海域变化,我怀疑九狱王另有目的。”

    九狱王逃走,葬花船追击,暴乱的海面却久久没能平复。层层巨浪撞击岸边悬崖,掀起滔天浪花,高空乌云滚滚,遮天蔽月,海洋黑暗无边。

    秦命站在悬崖上,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轻轻呼出口气。此时此刻,他能做的只有祝愿了,暴走海域,恶战群雄,纵意杀伐,听起来豪情万丈,可其中凶险可想而知,这是与群雄为敌,向海域邀战。而两三年后的某天,他将接过荒神三叉戟,重走这场疯狂之旅,我能坚持多久?我能走的多远?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秦命闭上眼睛,迎着海风。他最擅长的就是把压力变成动力,最不惧怕的就是威胁和死亡,既然无可避免,我将一往无前!

    白虎来到他身边,扬天长啸,声动天海。

    “在琉璃岛等半月,如果幽灵海域有情况,我们就去闯一闯。”秦命轻抚白虎的毛发,考虑着接下来要走的路,时间紧迫,容不得半点马虎了。可这时候,他胸口忽然传来阵阵温热感,绽放出白玉荧光。

    “小祖?”秦命把小白龟从口袋里提出来。

    龟壳洁白如玉,晶莹剔透,像是精心雕琢的工艺品,每条纹路都独具匠心。小祖竟然伸出了脑袋,定定的望着黑暗的天海,好像是睡得太久了,有点迷糊。

    “小祖?”秦命托着小龟,轻轻碰了碰它的脑袋。“醒了?”

    小龟抬头看了看秦命,又看了看好奇凑过来的白虎,歪了歪头,失了会儿神,嘀咕了点什么,又缩回去了。

    “小祖?”秦命握着龟壳摇了摇,又往里望了会儿:“你这是睡蒙了,还是梦游?”

    不一会儿,龟壳又黯淡了,恢复了往常的沉寂。

    秦命无语,这叫什么事?算是醒了,还是没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