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89章 霸道一重天
    天色昏暗,琉璃岛亮起了灯火,激烈的议论热火朝天。人们还没有从今天的震撼事件里恢复过来,激动、紧张、担忧,各种情绪在这座广袤的岛屿上蔓延着。

    天王殿的名字和传说也第一次在琉璃岛上被广泛提起,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神秘而强大的势力。

    上百条商船冒着风险在深夜里出海,每条船都载满了人,有些人是惧怕巫殿事后算账,来毁灭琉璃岛,提前撤离,不想被无辜波及,有些人是急着把消息传向其他地方,唯恐天下不乱。

    秦命在岛上僻静的地方租了座院子,临时住了下来。

    “霸刀,百斩!”

    秦命双手紧握霸刀的龙虎刀柄,沉重的刀体斜举朝天,在火把照耀的荧光下,反射着冰冷的寒光。刀体宽厚,刀锋锐利,表面没有任何的伤痕,齐整平顺浑然一体,明晃晃的刺眼,透着股斩灭天地般的厚重霸气。

    秦命屏气凝神,全身炸起赤亮的雷电,意念与灵力全部注入霸刀。

    自从得到霸刀起,一直都在逃亡,也没来得及仔细的研究。握着霸刀,他感受到的是气吞山河的霸势,是血战八方的狂放,恨不能舞动长刀,纵横沙场,而握着大衍古剑的时候,是灵舞天际、是翩若惊鸿,是无往不利的破敌与绝杀。截然不同的感觉,都让秦命痴迷。

    他曾经以为天下武器唯独偏爱‘剑’,现在才知道‘刀’同样让他痴迷。

    “嗡!”霸刀振起股赤亮的气浪,乱颤着空间,层层波纹,激荡不休。院落里面刮起烈风,枯叶乱飞,沙尘飘扬,古树的树枝都在吱呀的摇晃着。

    霸刀世界里,无边无际,白茫茫的一片,一个雄伟的男人傲然独立,扛着巨刀,庄严肃穆,透发出厚重的气势。

    他像是座巨山,傲立山河,又像是座石柱,擎天而存。

    仿佛天地间的唯一。

    秦命站在他面前,扛着巨刀,缓缓一拜。

    男人双眼慕然睁开,咔嚓,巨响凭空而现,似古神开天辟地,白茫茫的世界剧烈晃动,景象豁然大变。

    他们站在‘点将台’,俯瞰八方,乌压压的全是军队,铁血之气挤满天地,肃杀之威浩荡寰宇,一张张面孔冷俊威严,眼神却透着无比的狂热。

    秦命环顾全场,远望视线的尽头,全是军队,不一样的雄浑气势扑面而来。热血之情油然而生,豪放之气激动澎湃。

    “锵!”男人振刀指天,刀芒万丈,似飓风般爆射天穹,云层破灭,天地乱窜,男人的气势瞬间高大,像是擎天巨人,又似魔界战神,傲立天际,俯瞰苍生。

    “吼!”无边无际的军队齐声大吼,狂热疯狂,声潮滚滚不休,像是要掀飞天际。

    秦命站在点将台,感受着铺天盖地的肃杀之威,心都止不住的颤抖。

    “列阵!出战!”男人高吼,举刀出战。

    “战!战!战!”三声暴吼,声声高亢,惊破云霄,无边无际的军队阔步转身,挎刀持戟,豪情万丈。军队从前到后次第狂奔,像是奔腾的洪流,轰动着大地,他们是铁血之师,无往不利!

    秦命沉浸在霸刀世界里,这里没有传承,没有武法,只有那股震撼人心的气势,只有点燃热血的豪情,只有一往无前的霸威。他为之痴迷、为之疯狂,逐渐沉浸在了霸刀世界里,融入这场战争盛宴。

    他化身千万兵卒里面的小兵,在战场劈杀,在血与火中成长。

    他奋勇杀敌,晋升队长,统领百人,狂奔在先锋。

    他劈斩着霸刀,一刀一刀,连绵不绝,奋杀不止。

    他练的是刀速,悟的是刀意,沉淀的是刀势。

    所谓霸刀百斩,即为大繁若简,大道无形,霸刀连续劈斩,一气呵成,层层递进,刀刀更盛,十刀连斩即为霸刀第一重天,二十连斩即为第二重天,越是往后越是艰难,百刀连斩难比登天,需要更多地感悟,更繁杂的技艺。

    就连这柄刀曾经的主人,毕生精力都在苦练‘百斩’却遗憾止步于九重天,再难精尽哪怕一刀。

    庭院里,秦命忘记时间,忘记自我,随着意识与刀体的交融,不断地劈舞着霸刀。一直以来,他都不像其他武者那样一味的追求武法的演习,他更注重体质锻炼,以及近战搏杀,所以修炼起霸刀来相对要容易很多。

    黄金血的澎湃生命力,能让秦命时刻保持充沛精力,也解决了连续挥刀对双臂的高强度负荷。

    而超强的体质、近五万斤的爆发力,也让挥舞的霸刀更气势更霸烈。

    一连六天,外面闹得沸沸扬扬,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琉璃岛,都在打听当天的情况,查证荒神三叉戟的真实性。

    海域更是闹得轰动,当消息传回轮回海域,上到巫殿,下到附属势力,再到独来独往的隐世强者,都被震惊了。

    古海圣器,荒神三叉戟,时隔五年终于现身了,而且已经融合了一颗器灵。

    这条消息的诱惑对于苦苦追寻圣器的人来说,简直是久旱甘霖,都在第一时间行动,力争在消息惊动古海之前,夺下荒神三叉戟!

    古海浩瀚,无边无际,注定了消息传播的速度会很慢,等惊动古海,再把那里的霸主们吸引过来,至少要几个月时间,这是他们唯一的优势和机会,所以包括巫殿在内,都卯足了劲儿的搜查、追捕。

    “吱呀。”院门缓缓推开,一个柔媚的少女站在了门外,嫣然轻笑:“小哥哥,原来你藏在这了,人家找你找的很辛苦哦。”

    是女儿阁的芸儿,披着深紫色的斗篷,遮住了玲珑起伏的性感娇躯。她双唇红润迷人,微笑间露出的贝齿雪白如玉,长长的睫毛下一双迷人的眸子有着让人难以抗拒的魅惑。可能是常年在女儿阁那种环境里的缘故,烟视媚行,眉宇间总带着几分撩人的味道,心智不坚定的人说不定看她两眼就会沉沦了。

    秦命从霸刀里面撤出意识,眸光渐渐恢复清明,但长达六天五夜的‘征战厮杀’,让他浑身散发着浓烈的杀伐之气,看人的眼神透着凶气。“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请回吧。”

    “小哥哥,就那么讨厌我们花楼女子?是嫌弃我们脏了,还是觉着我们轻贱?”芸儿微微抿嘴,潸然欲泣。

    秦命可不会被她表象迷惑,浓眉微皱:“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芸儿娇颜雨过天晴,笑着走进了院子:“女儿阁在琉璃岛存在几百年了,这点根基还是有的。”

    芸儿其实真没想到他会继续留在琉璃岛,九狱王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作为天王殿的王,他应该趁乱离开才对,以免被巫殿抓走,或是被恶人袭击。还是阁主睿智,料定他还在岛上某个地方。

    秦命收了霸刀:“有事说事,没事不送。”

    “非要这么冷漠吗?人家又不是来害你的。你这么避着我,躲着我,连人家眼睛都不敢看,是怕我看上你,赖着你,以后甩不掉吗?”芸儿玩味的娇笑,诱惑无限,那张张动人的娇颜,妩媚娇柔到极点,如凝脂般娇嫩,似是要滴出水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