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98章 喜欢熟的
    秦命他们住进了‘寒潮’在四方镇的院子,算不得豪华,但是个大宅院,东西南北都有房间,住个三十人都没问题。

    “那娘们怎么样?”马大猛站在秦命房间的窗口,看着院子里正在安排哨岗的娄艳。

    “什么怎么样?”秦命把霸刀靠在墙边,查看着房间布置。

    “就是味道啊。”马大猛呆呆的看着,舔了舔嘴唇。

    秦命一怔,味道?他偏了偏身子,打量着马大猛的表情,又看看院子里的娄艳。“你看上她了?”

    “不知道,就是有点感觉。”

    “什么感觉?”

    “那种感觉。”

    秦命微微张嘴:“你……喜欢熟的?”

    “什么熟的生的,你不感觉她很有味道吗?”

    “不感觉!”秦命深深地看了看马大猛,你丫刚二十出头,她三十五六,差的太多了吧?不过也是,就你这夸张的体格,两米的身高,一般小姑娘还真承受不住。

    秦命赶紧摇头,把这污浊的想法甩出脑袋。

    “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你仨老婆,俩情人,有事没事还逛个花楼。你小兄弟是没闲着,俺兄弟闲了二十多年了。”

    秦命眼角直抽抽:“我哪来俩情人?我哪逛过花楼?”

    “她跟闫成宝什么关系?”马大猛回头。

    “你来真的?”

    “问问怎么了。”

    “省省吧!这女人是个蝎子,当心毒死你。”秦命能看得出娄艳有股媚态,也承认很漂亮很有韵味,对某些有特别喜好的人来说,很有诱惑力。但是娄艳绝不简单,那双含春的眼睛里更多的是杀气。能做猎杀者的女人都不是好惹的,能在寒潮这种猎杀者团体里坐到二号人物,就更不简单了。

    “你帮我问问去呗?”

    “问什么?”

    “问她情况啊。”

    秦命哭笑不得,这么含羞的事,马大猛竟然说的一本正经。

    “帮我问问,快快快。”马大猛催促秦命。

    “看不出来啊,你看到心动的女人竟然这么直接,毫不含糊啊。”

    “那是,猛爷做事干脆利落。”

    “既然你这么勇敢,自己去啊。”

    “俺不去!万一被拒绝呢?”

    “你怎么不想想我被拒绝呢?”

    “又不是你上她,俺上。”

    秦命被马大猛这句劲爆的话雷的外焦里嫩,你们村子里谈情说爱都这么直来直去的?

    “去啊。”

    “先等等,你是真心动了,还是来感觉了,这是两回事。”

    “说不出来,反正看着挺有味道,想上!嘿嘿。”马大猛笑着挠挠头,粗狂的样子,满身的黑毛,憨厚的笑容,眼神里还带点小猥琐,这一幕,差点让秦命乐喷了。

    一句‘想上’让秦命半天没憋出一句话。

    “帮俺问问,快去。”

    “行了,我带你去花楼吧,别招惹这女人了。”

    “你上花楼上瘾了?开口闭口上花楼,你不怕妖儿阉了你?”

    “你闭嘴,我去!”秦命开门就出去。就你这体格,还是别去祸害人家花楼姑娘了。

    娄艳正在院子里安排哨岗,名义上是提防王丕偷袭,实际上是看守住秦命等绝影队伍。好不容易把他们圈到了网里,就得把网口扎进!

    她算不得沉鱼落雁,但姿色还算中上,身材高挑,又丰腴肥美,透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韵味,像是熟透的水蜜桃,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让男人心神摇曳,欲罢不能。衣服领口微微开启,雪白的肌肤晃人眼,两团玉兔积压的沟壑,深的像是能把人魂儿都吸进去。

    她并不吝啬展现自己成熟的本钱,烟视媚行,又透着股猎杀者特有的危险感,这样反而更能激起男人征服的渴望,也难怪马大猛能心跳加速。

    “娄姐。”秦命走过来,打个招呼。

    “我还没请教你的名字呢?”

    “叫我小刀吧。”

    “小刀?大刀更好听,男人嘛,就该霸气点。怎么,找姐姐有事?”娄艳近距离打量着秦命,看起来年龄并不大,也就二十来岁吧,她很难想象这么个少年,竟然能接管‘绝影’,她真有点怀疑他是不是用了什么特殊手段,秘密控制了郭雄四人。

    秦命迟疑着,这话怎么说得出口?

    “你是‘绝影’的新队长,我跟‘绝影’是老朋友了,没什么放不开的。”

    “我想……问您个私密点的问题。”

    “哦?”娄艳笑的妩媚,上来就问女人私密的问题?你还真不害羞啊。

    “你……你跟宝爷什么关系?”秦命豁出去了,不就是个问题吗,赶紧问完回去交差。这女人很危险,他也不想跟这种人过多牵连。

    “哪方面的关系?”

    “私人方面的。”

    娄艳嘴角勾起抹玩味的笑容,深深地看了眼秦命。“他是头领,我是二头领,没别的关系。”

    “其他人呢?”

    “没私人方面的关系。”

    “你有丈夫吗?”

    娄艳嘴角的笑容更深了,这小子在勾引我?嗬,看不出来嘛,表现的挺正派,心里倒是很躁动。年纪不大,喜欢熟的?“没有。”

    “我没别的意思,我是帮我朋友问题。”

    娄艳轻笑:“我信你。”

    “抱歉,打扰了。”秦命快步回到房间,关上房门。

    “怎么样?怎么样?”马大猛赶紧冲过来,激动地问着。

    “她没丈夫,没情人,跟闫成宝也没关系,满意了吧?”

    “为什么?”

    “我哪知道为什么?警告你,别打她注意。”

    “俺村长说过,做男人要做真男人。”

    “什么是真男人。”

    “方方面面都得猛!!”

    “省省吧!蓄着精气,参悟黑铁禁区的传承,尽快突破到地武境!”

    “小时候得蓄精气,长大了就得通经脉。你看看你,自从通了经脉,境界蹭蹭的升,比以前快多了!俺的黑铁传承刚好遇到点小瓶颈,得转变下思路。俺村长说过,前面路走不通了,就绕个路继续走。”

    这都什么跟什么!秦命对他很无语。

    “咋地,不服气啊,你没发现你跟妖儿通了静脉……”

    “打住吧你!!我警告你,‘寒潮’可能不怀好意,提着点神,别被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