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99章 血药
    天色渐暗。

    闫成宝把‘寒潮’几位核心人物集合到一起。

    “都打听到什么了?”闫成宝示意大家坐下。

    三号人物高平摇头:“我跟孙铭聊到现在,他说了很多当初在云罗森林遇险的事,也谈了这段时间的经历,可死活不提那个‘黑砂’和‘霸刀’的来历。”

    其他人也都摇头,他们分别跟郭雄、梦竹、张烈谈过,以前关系不错,所以谈的还算顺利,可是一旦涉及到‘黑砂’和‘霸刀’,他们都会很敏感的转移话题。

    “哦?”闫成宝更奇怪了,摸了摸自己稀松的小胡子,沉吟道:“有没有种可能,郭雄他们被捏住什么把柄了,或是把他们的灵魂控制了?”

    高平道:“我特异留意过,应该不可能。孙铭性子直,憨厚简单,有什么东西都表现在脸上,我能看得出来,他跟那‘黑砂’关系不错,但是对‘霸刀’……怎么说呢,好像很敬仰的样子。”

    “奇怪了,这两人到底什么来路?”闫成宝仔细琢磨着。

    高平眼神阴沉:“别想那么多了,管他什么来路,都得死!我们必须尽快出手,在王丕被抓之前,把这两人处理掉。”

    闫成宝缓缓点头:“速战速决,把他们解决,嫁祸给王丕。郭雄他们四个,必须再杀一个,你们感觉谁更合适?”

    “郭雄!”他们意见很同意,‘绝’和‘影’死了,‘血鞭’也死了,郭雄就成了‘绝影’还能集合在一起的基础,只有他死了,梦竹他们三人才会崩溃,到时候帮他们把王丕杀死,招揽就会顺理成章。

    闫成宝点头:“说说你们的意见吧,怎么解决‘霸刀’和‘黑砂’,又该怎么解决郭雄。”

    高平道:“郭雄冷静、沉稳,警惕性强,这点我们都知道,他不好骗,现在唯一能让他乱阵脚的只有王丕,我们不妨弄个假消息,就说发现王丕了,在东部乱石岭,表面上,我们强迫他留下,说王丕很危险等等,但是以他的性格,最后肯定会跟过去,到时候……我们可以在乱石岭把他做掉……”

    “这是个好主意,正好利用了郭雄的性格,就这么办,我亲自在乱石岭动手。‘黑砂’倒是不难,玄武巅峰而已,可以不动声响的杀死。就是那个‘霸刀’很难缠,身边还有头地武境的虎妖。”

    “交给我吧。”娄艳撩了撩发梢,媚态横生,让闫成宝等人都眼前一亮,心跳都在嘭嘭加速。

    “你有办法?”

    “那小子好像看上我了。”

    “什么?”众人一怔。

    “他下午试图勾引我了,打听我有没有情人,有没有丈夫,跟你们又是什么关系。”

    闫成宝他们面面相觑,露出怪异地笑容。“看不出来啊,有色心更有色胆,今天刚认识就耐不住了。呵呵,不知死活的家伙,也不打听打听,‘寒潮’的‘狼毒花’是个什么人物。”

    “交个我了,好久没尝过嫩草了。希望他的阳气够足,能助我实力精进。”娄艳伸出香舌,舔了舔性感的红唇,眼底闪过丝妖异的红光。

    天黑后,娄艳亲自到厨房准备了些饭菜,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她对自己的手艺非常自信。不过,饭菜里面都加了点特别的调料——血药!

    是她用自己的鲜血,混合十余种药材,精心炼制而成的药液。无色无味,就算是再高深的眼力,也很难辨别出来。

    血药的名字就是她的狼毒花!!

    狼毒花药效猛烈,只需几滴就能让人‘热血沸腾’、‘躁动狂野’,失去理智。

    这种情药只有她能炼制,因为药引子就是她的血。娄艳修炼的武法很邪恶,名为‘金刚炼血术’。能在激情的交合中吞吸男人的阳气,金刚一般的男人都能被活活吸干。吸收的阳气越多,她的血液会越特殊,天赋会随着提升。

    娄艳就是靠着这套偶然得到的武法,从一个普通人,成长到了现在的地武三重天。

    这些年来,死在她身上的男人少说都有三百了。

    只是对于她现在的境界,普通人的阳气已经满足不了她了,她也很少用了,但秦命勾起了她的兴趣。

    “大刀,吃夜宵吗?”娄艳刻意穿了身性感的衣服,展现着她丰腴美妙的身材。她笑着进来,浓密波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丝丝缕缕都热辣得迷人!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丰厚的双唇,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

    整个房间都因她的到来而旖旎明媚。

    马大猛正无聊着发呆呢,一眼瞟过去,当场就‘活’了,像是心脏被什么东西一把攥住了。他蹭的坐起来,像是发了什么的公牛,呼哧呼哧的直喘粗气。

    娄艳这才发现房间里不只有秦命,还有那黑熊般的‘黑砂’。

    “我没有吃夜宵的习惯。”秦命不动声色。

    马大猛却越看越激动,火辣辣的眼睛在娄艳半露不露的身上来来回回的转着,浑身窜起股热气,都不会说话了。

    “怎么?赶姐姐走吗?”娄艳端着酒菜进了房间,朝着马大猛嫣然一笑:“我有话跟大刀说,你先离开?”

    “不用管俺,俺不吃。”马大猛盯着娄艳前凸后翘的身材直发懵,浑身燥热,像是被点着了。

    秦命心思一动,提醒马大猛:“你先出去。”

    “为啥??”

    “让你出去你就出去。”

    “你想干啥?”马大猛有点急,怎么回事?这娘们看上秦命了?

    “出去一会儿,就一会儿。”秦命瞪他两眼。

    “瞪俺干啥!”

    娄艳娇笑,越发肯定秦命对她有感觉,这样一来,药效发挥的会更快更烈。

    “出去!”秦命吼他一嗓子。

    “俺警告你,把持住!不然俺可是要告状的!”马大猛严肃提醒,一步三回头的走出房间。

    娄艳莲步款款,婀娜多姿,坐到桌边把饭菜一一摆好,跳动的烛光照应着她美丽的娇颜,虽然不再青春,可肌肤保养得很不错,没有风吹日晒的痕迹,反倒有种岁月的风情。

    “找我什么事?”秦命暗暗揣摩着娄艳的来意。

    “你说话一直这么直白吗?”娄艳给秦命倒了杯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轻啄一口,朝秦命示意后,一饮而尽。“没有毒哦。”

    秦命轻抿了口,谨慎的感受着。他的黄金血液类似于高贵血脉,对毒药的物质很敏感,如果酒里有毒,他基本能察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