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509章 恐慌
    “万岁山!”风雷门门主裴秋明肝胆俱裂,来不及回望,甚至顾不得船上的风雷门弟子,疯也似的腾空而起,朝着远空飞逃。

    “门主……”众人惊魂回神,你不能丢下我们啊。

    其他圣武们无不胆寒,所有的所有都抛到脑后,不管不顾的逃离。

    就连葬海幽魂坐下的三头金狮都在暴躁的低吼,不断往后撤退。

    一股恐慌的气氛骤然间在海潮间弥漫,像是无形的拳头,攥住了每个人的心脏。

    “万岁山……万岁山……传说是真的……镇守时空长河的神山,它……出现了……”葬海幽魂失神的呢喃,望着无边无际的白色迷影,那是座山,更像是片山脉,在黑暗里冒着莹白的光辉,像是披挂着银河,看起来圣洁静谧,但是听说过传言的人都明白,那不是玉石,更不是银河,而是白骨,无边无际的白骨,岁月遗留的白骨。

    “逃……逃啊……”所有人都慌了,他们无法接受这种传说中的东西竟然真的存在。

    是黑蛟战船拖来了万岁山?不,它没有那种能力!

    应该是黑蛟战船历经漂泊磨难,寻找到了回归的道路,要逆转时空,万岁山是来惩罚了!

    秦命都不淡定了,强行收回了云雀号,要驾驭它撤离。

    但是,让所有人绝望的一幕发生了。

    黑蛟战船神秘失踪,万岁山凭空不见,而他们竟然被幽灵海域的迷雾吞噬了。

    眼前景象骤然剧变,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出现在了个幽灵海域深处。

    仿佛横跨空间。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笼罩着天海,淹没着每个人。

    气氛更静的吓人,所有人都惊惧的看着周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回想刚刚的一幕,好像做了场噩梦。

    “冲出去!”不知道是谁惶恐的高喊,在黑暗里回荡。

    那艘船上的所有人都开启灵力盾,激活着武法,释放出了强光,远远望去,像是团团不同色彩的烈焰点缀着船体。船体像是头复苏的海兽,发出低沉的吼声,很快开动,船上的武者集体释放能量,催动着船体往前开拔。

    我们不要黑蛟战船了,我们不要宝藏了,我们要离开这里。

    他们混乱的喊叫着,焦躁的催促着。但是,巨船没等冲出几百米,船速刚刚提起来,便发出声巨响,船体应声碎裂,像是被黑暗里的什么东西生生击碎了。在剧烈的摇晃中,船上的百余人全部‘洒’了出去,坠落到海里。

    他们不明情况,还以为是受到了海兽袭击,刚刚落海,便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惊恐的往附近船上游,生怕被海里不知名的怪物给活吞了。

    附近船上的人们都吃了一惊,也以为那里有什么怪物,立刻释放能量,催动船离开。

    结果嘭嘭的巨响不断传来,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击了,在黑暗里那么的瘆人,又是那么的恐惧。

    越是不安,越是混乱。越是混乱,也越是不安。

    各种惊叫声此起彼伏,他们本就惊魂未定,又遭到这种诡异的‘袭击’,差点就吓破了胆。

    “不要惊慌!不是海兽,是礁石!”终于有位稳重的人发出高喊,他浮在水面上,释放着能量强光,照亮附近百余米的海面,一片片的礁石深处海面,嶙峋坚硬,像是锋利的黑剑,在强光下反射着异样的乌光。看得出来,这些礁石不是普通的石头,而是某种堪比玄铁的坚硬物质。

    经他这么一喊,上万武者全部释放强光,照亮着附近的海面,看清情况后好歹才松了口气。

    可是,上万人覆盖着十余里的海面,放眼望去,全是这样的礁石,有些已经探出海面,有些在海面以下,还有些高大数十米,上百米,像是山岳般拦在在黑暗的海洋里。

    人们想起来了,前些天幽灵海域出现大暴动,无数礁石一夜之间凭空而现,就好像是海底的山脉集体升高了。

    这片范围有多大?

    有人尝试着斩断礁石,结果差点把自己的武器崩断。

    连材质特殊的船体都能被撞毁,可见礁石的坚韧程度。

    “现在怎么办?弃船?”他们不明不白的出现在这里,不知道到底具体的位置,到底是幽灵海域边缘,还是深处。四面八方全是礁石,船肯定是动不了了,可是离开了船,怎么渡过海洋?怎么离开这里?

    猎杀者们表现出了超强的应变能力,先是压下恐惧,平静了心情,然后开始拆船。

    大型船只没办法在礁石遍布的海面移动,他们也不知道现在在什么位置,就只能做些简单的‘小舟’,哪怕是拆个木板。

    不久之后,上万人全部分散到海面上,有些乘坐船艇,有些乘坐小舟,有些干脆踩踏着木板,还有些乘坐着自己的海兽。怀着不同的目的,密密麻麻的上万人一再分散,各自消失在了黑暗的幽灵海域。让他们集体行动?不可能!没有谁能统一调度这些桀骜的猎杀者们。

    没多过久,前面便传来惊恐的尖叫声,一群四爪暴鱼突然出现,伏击了他们,在礁石间乱窜,在海潮里奔袭,转眼便把三十多人撕成碎片,吞食下肚。

    另一边,一片深邃的海潮深处,突然窜出头深海巨鲸,超过百米的庞大身躯,像是黑色小山,张着狰狞的獠牙,猛地撞开海面,吞向了金阳宗的队伍,即便是金阳宗宗主反应稍快,还是被他吞了十余条性命。

    “孽畜!”金阳宗宗主暴怒,把深海巨鲸拦腰斩断,庞大的身躯洒落漫天血水,染红了海域。

    又一个方位,数以千计的海洋毒蛛从黑暗里涌出,像是蝗虫过境,淹没了一支上百人的队伍,那支队伍凄厉惨叫,疯狂地挣扎,可都没能逃出这片死亡的‘阴影’,吓得附近队伍亡魂皆冒,疯狂地逃离。

    不同的方位,不同的战斗,也有不同的惊呼惨叫。

    黑暗的海洋,不知道会从哪里冒出来危险,这片礁石海域就像是无数海兽的食堂,对突然造访的美味毫不客气的享用。

    这种情况早有预料,每个纵横海域的猎杀者都有准备,但即便这样,还是造成着不同程度的恐慌。因为他们根本看不清前面和周围,更找不到方向感,就像是突然瞎了眼睛,只能凭感觉凭神识来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