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514章 白骨漂流
    白虎贪婪的看着白莲,忍不住要扑过来,可这些金鲤并不简单,它们出现后,周围的海面荡起了诡异的波纹,从海面到海底都在波动,像是陷入某种奇怪的场域里。

    秦命迟疑再三,驾着云雀号后退,离开金色鲤鱼们威慑的范围。现在不是夺宝探险的时候,先恢复伤势搞清楚幽灵海域的情况。

    金色鲤鱼群没有袭击这两个闯入者,等到他们离开很远后,它们相继钻到海底,独留白玉莲花顺着海潮漂荡。

    一切跟之前一样。

    “打起精神来,尽量避开强悍的气息,尤其注意海底。”秦命提醒着白虎,继续调养休息。伤势恢复的很快,但是伤的太重了,他需要更多地时间来调养,就现在的状态,连全盛期的三分之一都发挥不出来。

    白虎刚要吼啸,秦命赶紧制止:“别释放气势了,万一引来几个怪物,咱哥俩就要挂了。”

    不久后,一道强烈的光辉划过长空,像是彩虹挂空,横渡汪洋,洒下山岳般的威压。

    秦命仰望高空,没等看清楚是什么,强光已经消失在黑暗里。

    那应该是某位圣武,但即便是这种人物,都变得非常谨慎,不敢太过张扬。

    “幽灵海域浩瀚无际,想要出去……难啊。”秦命慨叹,谁能料到这样的下场。但不管怎样,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如果自己放弃了自己,那就真的离死不远了。

    云雀号载着秦命和白虎继续往前漂着,幸运的是过了很久都没再遇到强悍的海兽,期间碰到了三股猎杀者队伍,但在看到秦命的羽翼后,他们认出了他的身份,知趣的退走,没有发生冲突。

    就在白虎都忍不住要松懈的时候,它又碰到个有意思的事情。一堆白骨竟然从黑暗里漂来,眼看就要撞上云雀号。白虎正要伸爪子去捞,可能是想起了之前白莲的事,尾巴一甩,啪的声抽在了秦命身上。

    秦命猝不及防,差点被它抽到海里。

    坏了,劲儿大了。白虎缩脖子,赶紧伸爪子指着海里骨架,转移秦命注意力。

    秦命无语的盯了它一会儿,直盯得白虎心里发虚,这才走到船头。

    一个完整地人形骨架,随着海水的起伏,缓缓地靠在了云雀号上。

    从骨架的形状上来看,生前应该是个魁梧的男人,而且没有明显的伤痕,好像是正常死亡后形成的。

    但是在这危险的海里,如果谁落到海兽嘴里,一般都是活吞了,或者是撕碎后连肉带骨头吃了,不可能留下完好的骨架,更不可能任由着它在海面上这么漂着。

    看起来很正常的骸骨,在这里反而不正常了。

    “哪来的?难道是万岁山上掉下来的?”秦命微微失神,想到了不可思议的可能性。那片镇守时空的神山上竟然能掉东西?是侥幸掉下来的,还是怎么了?

    秦命捞起骨架,多数地方非常脆弱,好像一捏就碎,可是手臂和颅骨等部位却晶莹剔透,在黑暗里泛着略显红色的暗光,显示着它的不凡。

    “这真是一具从万岁山上掉下来的骸骨?一具随着万岁山横渡过时空长河的骨架?啧啧,厉害了。这上面会不会有时空的力量?”秦命越看越举着这具骨头不简单,能在万岁山上存留到现在,还残存着微弱的能量,要么是受到了某种影响,要么生前是个大人物。

    “要不要啃骨头?”秦命往白虎面前松了松。

    白虎傲娇扭头,甩他个白眼,狗才啃骨头。

    秦命想了想,把这具骨架收进了空间扳指,直觉告诉他,说不定以后会用得到。

    秦命和白虎都没注意到,在骨架进入空间扳指的那一刻,它空洞的眼眶里忽然泛起道微光,一闪而逝。

    “吼……”雄浑的吼啸声从远处飘来,伴随着轰隆的巨响,像是排山倒海一般,隔着很远都能感受到那股毁灭的声威。

    这声音秦命再熟悉不过了,是黑蛟战船!

    它在挣扎,要冲出万岁山的堵截。

    白虎立刻警觉,又来??

    秦命忽然有些奇怪,万岁山为什么要堵截黑蛟战船?难道就因为黑蛟战船成功渡过万古,找到了回归现实的路?还是里面另有玄机?还有……黑蛟战船的主人都化成了枯骨,黑蛟战船为什么安然无恙,还能不断地挣脱出万岁山的堵截?

    这里面或许有天大的秘密。

    会是什么?

    白虎吼啸,催促着秦命,你丫怎么老发呆,逃命啊。

    “它不是朝这里来的。”秦命能感受到黑蛟战船没有朝他这里冲,而是跟打了个擦边球,很快就消失了。既然黑蛟战船不往这里来,也就不必担心万岁山了。

    白虎还是不放心,催着秦命赶快离开,万一黑蛟战船突然改道,又得来一场亡命逃窜,这滋味真的不好受。

    秦命控制着云雀号继续‘漂流’,没必要跑的多快,现在到处都是危险,傻头傻脑的乱冲消耗能量不说,保不准就会迎面撞上黑蛟战船,或是送到哪些怪物嘴里,但总停在某个方位也不安全,万一被海底游移的猛兽盯住呢。

    秦命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恢复伤势,为了心里有个底,他尝试着唤醒小祖,结果毫无反应。就连之前差点被巨龟抓住,小祖都很平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睡着了。

    “唉,小祖啊,你要睡到什么时候。”

    秦命不奢求小白龟出多大力,给点必要的指导就好。

    不久后,秦命竟然碰到了金阳宗的队伍,里面就有金阳宗宗主的亲传弟子曲奎,不过这支队伍显得很慌张,因为他们跟宗主走散了,里面最强的人都才地武三重天而已。

    “秦命?”曲奎记得秦命不是这模样啊,但是华丽的羽翼,三米长的巨刀,都太醒目了。

    “曲公子,寂寞吗?”秦命握紧着霸刀,眯眼盯住了他们。寂寞吗,陪你玩玩?

    曲奎眼角抽搐,撩我?但他是真不敢招惹这货。当初在森林里的时候领教过了,这货是真的杀人不眨眼,说杀他真杀啊。他们现在人数虽然很多,但没信心围剿秦命。何况,也没必要啊。

    “师兄,教训他吗?替你出口恶气。”有人悄声提议。

    “训你大爷。”曲奎狠狠瞪了那人一眼,他对秦命有阴影,不敢招惹这煞星,赶紧朝着秦命那里拱了拱手,招呼人远远避开。

    “等等。”秦命忽然唤住他们。

    曲奎心里莫名的一哆嗦,强作平静的回头:“有什么吩咐?”

    宗门弟子都诧异的看着曲奎,这还是平常强势骄傲的宗主亲传弟子?你怕个卵啊,这里是幽灵海域,说不定谁都会死在这里。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看他不顺眼,干啊!

    “有道光往那里去了。”秦命指着之前看到的那道彩虹。

    “圣武?”曲奎他们惊喜,踏空而行的定是圣武,有光?难道是我们金阳宗的宗主?

    “应该是吧。”

    “多谢!多谢!”曲奎差点就要弯腰行礼了,连连道谢后带着人望秦命所指的方向冲去。他们从开始就跟宗主分开了,一直在海里漫无目的的漂流,心里期待着能跟宗主相遇,可幽灵海域茫茫无际,黑暗无边,在这里面找人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