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519章 邪煞
    “别郁闷了,要死一起死,起码有个伴嘛。如果我能活着出去,你肯定也能。”秦命拖着霸刀往前走着,先把白虎和马大猛找到。

    无尽的骸骨铺满了大地,不知道有多厚,踩在上面不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听起来有些毛骨悚然。不用多想,这些都是被万岁山收进来的人类和灵妖,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么久的岁月,许多的白骨都已经风化碎裂了,地上沉积着厚厚的一层雪白骨粉,将无尽的残骸衬托的更加的恐怖!

    “万岁山存在多少年了,怎么会聚集起无边无际的骨海?”

    每一寸土地都是白色的,没有任何植被可言。不知道是不是自我恐惧作祟,还是死去的人类和灵妖留下了怨念,他竟然能感到阵阵煞气弥漫在骨地中,让这片死亡骨海阴森恐怖到了极点。

    小龟伸着脑袋眺望周围:“万岁山,开天辟地以来的神山,镇守天道的神山。”

    “你说的那种天道?”

    “没错,倒是跟那娘们有点类似。”

    “哪个娘们?”

    “你拍马都追不上的那娘们。”

    秦命嘴角扯了扯:“修罗殿的那位?”

    “不然呢?”

    秦命看了眼小白龟,这小祖宗看样子是真生气了,他抿了抿嘴唇,尝试缓和他们的关系:“我们齐心协力,总会找到离开的办法的。你也说了,死之极,必有生之地。等离开这里,我们就是生死兄弟了,以后同甘共苦,我有肉吃,就不会让你喝汤。”

    秦命不这么说还好,小祖当场就怼了回去:“好事从没想着我,坏事绝不落下我。有你一口屎吃,就绝不会让我喝尿。”

    秦命闭嘴了,这丫还不如不醒呢。

    白茫茫的骨海里,遍布着各种骸骨,有人类、有灵禽、有巨兽,有些足有五六十米之巨,甚至上百米,趴在那里像是座骨头房屋。这些曾经强大的猛兽,在岁月的侵蚀下,皮毛已然不存,只剩下残破的骨架。

    偶尔有风掠过,卷起漫天骨灰。

    许多骨架直接被吹碎,随风卷向高空,又稀稀拉拉的洒落。

    一股森然的煞气弥漫在这片骨海中,凄冷、荒芜、冰凉,这里偏偏又死一般的寂静,让人产生一股发自灵魂的战栗,眼前这一切是如此的不可思议。即便是已经有所耳闻,真当站在这里,还是止不住心里那股恐惧感。

    死亡之地!

    生灵绝境!

    秦命轻语:“我真该庆幸,年龄是增长了,境界没降低。那些年龄退化的人才最惨,恐怕会生不如死吧。”

    进入万岁山的瞬间,会演绎‘一瞬数年’的岁月奇迹。就好比,你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过了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如果时间往前走,你虽然会急剧衰老,但因为什么都没做,所以境界不会前进,更不会消退。但是如果时间往后退,你虽然也是什么都没做,但年龄压缩了,等于后退到了几十年前,境界自然也会随着消散。

    这就是万岁山最恐怖的地方,有可能一瞬数百年,你会变成枯骨,有可能一瞬数十年,要么苍老要么退化。尤其是地武巅峰、圣武级的人物,他们一重一重成长到那里不容易,都可以说是历经了千辛万苦,因为一个个的机缘,谁会愿意一眨眼的功夫退回到灵武境,甚至是孩童,这真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这也是那些超级强者们畏惧万岁山的主要原因,越是强悍的人越是惧怕境界退化。

    小祖打击他:“进了万岁山就是等死了,还在乎那点境界?”

    秦命往前走了数里,意外的发现了个孩童的遗骨。

    它盘坐在浩瀚古海里,低着头,并着双手,全身骨架完整,但满是岁月的痕迹,落着厚厚的骨灰。

    一个孩童的骸骨怎么可能保留完整?

    只有一个解释,此人生前非常强悍,却因误闯万岁山,退回到了幼年。

    秦命摇头,不免替他可怜。

    小祖催促:“查查。”

    “查什么?”

    小祖翻个白眼:“你将来不会老死,你特么会笨死!这骨头以前肯定是个大能,查查有没有什么兵器武法啊。”

    “刚刚谁说的境界没用,等死就好?”

    “死也要死得潇洒点啊。”

    “我们商量个事行不?”

    “什么事?”

    “教育白虎的任务就交给我了,平常你尽量别跟它说话。”秦命很郁闷,这小王八睡着的时候,还挺想念的,可真当它醒了,就恨不得掐死它。

    “白虎多大了?”

    “三米多长了,地武境一重天。”

    “能说话了吗?”

    “不会说话,也听不懂人话。不信你见面叫它声‘爹’,它肯定不懂。”

    秦命绕着白骨查了几圈,还真发现了个破烂的铁盒,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些皮卷,但是没等伸手去碰,一阵风吹过来,全部变成了灰烬。

    年岁太久了。

    “吼……”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厉啸传来,一具五米多高的巨猿骷髅骨在前面的白骨中挣扎着,像是要爬出骨海,它的骨拳猛力轮砸地面,掀起漫天碎骨,它扬天长啸,暴躁凶残。

    秦命惊退,提着霸刀严阵以待,可是那挣扎的巨猿突然僵住,接着崩碎成杂乱的骨头,洒落在古海里。

    怎么了?秦命惊疑,小祖都微微张嘴。

    “幻境?”

    “怨念?”

    一人一龟交换眼神,继续往前走着。

    “轰隆隆!”一头青色的蛮牛,从骸骨到牛角都是紫色,上百米长,发出震天的吼啸,在浩瀚的古海里狂奔,它实在是太大了,震得整片骨海都在颤动,吞吐着阵阵可怕的光芒,几乎碎裂虚空,要踏碎骨海,惊天动地,狂霸暴躁,但只是几瞬的疯狂而已,很快消散不见。

    “嗷……”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狰狞、疯狂,发出凄厉的尖叫,她撞出骨海,腾空而上,轮动着邪恶的锁链,像是要崩裂禁制,要离开这里。

    “不……不……不……”一个真实的女婴在骨海里爬着,尖叫、哀嚎,指着远空,满脸泪痕。

    “走下去……活下去……走下去……活下去……”一位老者拄着拐杖,虚弱的走在茫茫骨海里,他半边身子已经成了骨头,却依旧在坚定地走着,一直往前走着,走进了骨海,一阵烈风吹来,他全身破碎,被吹成了灰烬。

    秦命和小祖越往前走越是心惊,这些是怨念,何尝不是情景重现?无尽的岁月前,这些人、这些妖,都曾在这里挣扎过,却又怀着深深地凄苦与绝望,变成了一堆白骨,留下的只有消磨不去的怨念,以及离开这里的执念。其中不乏惊采绝艳之辈,或是震颤一个时代的人物。

    “看看万岁山里的骸骨,亿万之数,没有一个人活着离开。你说,你行吗?”小祖忧伤了,以前总觉着命长,可再长的命也经不住万岁山这样消耗它。小祖以前从没想过死亡这个遥远的事情,现在不想都不行了。秦命这个该死的坑货啊,老子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我是不死王。”

    “什么意思。”

    “被死神遗弃的人。”

    小祖没说话,只是掉个头,屁股对准了秦命。自己领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