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529章 童璇
    童璇步履踉跄,在起起伏伏的骨海里逃亡,踩碎着枯白的碎骨,留下深深地脚印。她浑身浴血,披头散发,衣服破如褴褛,狼狈的不像样子,最严重的是灵力盾忽明忽暗,好像随时可能熄灭。

    要到极限了!

    童璇目光晃动着倔强与愤怒,更有深深地凄苦,她强忍着眼泪,不要流出来。

    “快快,在那里,盯住她。”

    “分开,都特么给我分开,围起来。”

    “抓活的,我要活的,哈哈。”

    “杀了老子五个人,老子要上她五次。”

    千米之外,有群男女在高呼乱叫的追赶着,兴奋、躁动,享受着抓捕猎物的感觉。

    “嘭!”童璇踉跄着踢在了前面伸出的骨头上,骨头晶莹似玉,断裂处尖锐如刀。她这一脚上去,顿时划开道深深地伤口,还划到了骨头,血流如注,洒落在骨堆里,留下片片腥红,她身体失衡,踉跄着扑倒。

    “唔……”她疼的微微痉挛,痛苦低吟。

    苦苦坚持的灵力盾也在这时候熄灭了,体内的灵力濒临枯竭。

    童璇心里一阵绝望,抬头望着前面白茫茫的骨海,狰狞的兽骨人骨无边无际,很多骨堆里冒着幽幽冷气,那是曾经的生者留下的怨念,千年不散。

    难道我童璇也要成为无尽骸骨里的一个?

    我的怨念也要在这里永远的禁锢?

    不!!不!!

    童璇倔强的眼泪终于滑落脸颊,伤痕累累的身体微微蜷缩着,双手抓紧碎骨,在手里捏的粉碎。

    她纵横古海,闯荡着威名,从没后悔过一件事,但这一次,她真的后悔了,我为什么要离开古海,为什么要来幽灵海域?为什么!!

    童璇蜷缩着身体,深深埋在骨堆里,发出痛苦的低吟。

    “哈哈,抓住你了。”

    “看你还往哪逃。”

    “你不是很嚣张吗?再狂啊,再叫啊,再反抗啊。”

    一群男女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为首是位翩翩公子,长相英俊潇洒,只是眼神的阴狠破坏了整体美感。他舔了舔嘴唇,欣赏着童璇曼妙的身体,破烂的衣服贴在身上,勾勒出凹凸的轮廓,腥红的鲜血和雪白的肌肤相映成趣,有种别样的美感,看得他血脉喷张。

    “老大,现在开始吗?您先上,我们替你看着。”一群男人恶狠狠地盯着童璇,臭娘们,杀了我们五个人,今天非让你生不如死。

    童璇闭上眼睛,强忍着反怨恨与不甘,释放仅存的那点灵力,要把自己杀死。

    宁愿自杀,也不想被这群肮脏的家伙玷污了身体。

    “别!千万别这么做!”男子怪异的笑着,走向童璇:“你以为自杀就能解脱了?信不信我把你的尸体扒光了,挂在山顶上,让来往的人免费欣赏你的身体?”

    “畜牲!”童璇愤然起身,却因为脚上的伤势,一个踉跄,跪在了地上,痛的她脸色苍白,微微颤抖。

    男人俯身,趴在童璇面前,邪恶的笑着:“我们被困在万岁山,早晚都会死,谁都没得选。但怎么个死法,我们还是可以选择的。你说呢?”

    “滚!”童璇抬头,披散的长发里,那双眼睛冰冷如刀。

    “最后一次机会,归顺我!做我的女人!”

    “你也配?”

    “认清现实吧,你以前可能很强,但那也只是以前。”

    “呸。”童璇啐了口唾沫。

    “呵呵,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男人也不跟她废话,长身而起,后退几步,猛地挥手:“我给绑起来!”

    童璇表情一狠,突然窜起来,杀向了男人,她调动体内仅存的灵力,挥手打出紫色烈焰。轰隆声闷响,空间颤动,地面骸骨都成片的炸起,烈焰像是从火山口喷发一般,凭空而现,紫炎奔腾,旋转起猛烈漩涡,朝着男人喷涌过去。

    炙热的高温扭曲着空间,把骸骨都要融化,惊得其他男女惶恐逃离。这娘们就是用这些诡异的烈焰把他们五位地武给烧成了灰烬,不,连灰烬都没剩下。

    “强弩之末而已,这点灵力也想杀我?”男人冷笑,甩手招出柄紫色玉扇,当空一振,玉扇伸展,展开半米。上面画着山岳与烈风,像是真实的世界,山岳喷薄浓烟,烈风席卷天地,一股恐怖的能量从里面浩荡而出。

    男人朝着前面猛力一挥,一股狂烈的飓风扫荡而出,巨响声像是平地炸雷般,震耳欲聋,飓风似恶龙出海,摧毁一切,瞬间湮灭了紫色烈焰。

    童璇惨叫,被飓风掀飞,打向了高空。

    “最后一点灵力都没了,看你还怎么反抗。”几个男人瞅准时机,像是狂奔的野兽般扑了过去,跺步狂奔,腾空而起,在半空中抓住了她,刺啦一声,把她破烂的衣服撕碎,掐住她的脖子和身体,按着轰向了地面。

    其他男女嘲笑她,反抗这么两下有意思吗?愚蠢的女人。

    “给我按紧了,别让她自杀。”男人收起玉扇,解开衣领,翘着嘴角走向了童璇。

    童璇虚弱的躺在骨堆里,没有再挣扎,染血的发梢黏在脸上,她目光无神的望着白茫茫的天空,虚弱的呢喃着:“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在屈辱和绝望中死去。永恒的万岁山啊,记住我的怨念,记住我所承受的凌辱,我愿化为诅咒,诅咒每一个闯入这里的恶人。”

    “她说什么?”

    “诅咒?”

    按住她的男人们心里莫名的一颤,收敛了笑容,看着童璇披散的头发间,那张苍白而平静的脸,白的像是身下的骸骨,平静的像是具死尸。

    “老大……”一个男人咽口唾沫,看着走来的男人:“这女人有点怪。”

    “故弄玄虚,我先上,你们随意。”男人解开上衣。

    “老大!!”一个女人忽然尖叫。

    “又怎么了?”男人皱眉回头。

    “看天上!”那女人指着高空,那里有团金色强光,正缓缓下沉,好像朝着他们这里来了。

    天上?人们下意识的扬头,眉头全部皱紧,有人?还是灵禽?

    童璇呆滞的目光里,映出了那点金光,逐渐的放大……放大……

    秦命提着霸刀,从高空落下,停在了离地几十米的位置,皱眉看着下面正在发生的丑陋一幕。万岁山的混乱已经开始,且愈演愈烈,他一路上看到很多打打杀杀,没怎么理会,可是看到这样类似的场面,实在忍不住心里那股厌恶感。

    “是个人?”他们心里一凛,不由得警惕起来。

    “哥几个,忙着呢?”秦命握紧霸刀,五指摩擦刀柄,发出吱吱的响声,声音里的杀意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还没开始呢,哥们,你也来尝尝?”为首男人握紧手里的紫色玉扇,带着笑容,脸部肌肉却已经绷紧。地武二重天?呵呵,就凭你也配来英雄救美?

    “好意心领了,我不好这口儿。”秦命目光扫过这十多个人,男人也就罢了,竟然还有女人?是同流合污,还是被他们控制的?

    “你是路过呢?还是有什么要赐教的?”为首男人忽然觉着有些熟悉,见过?不是,那怎么……男人眸光再凝,金色羽翼?不死王秦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