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559章 风起
    短短五天时间里,万岁山所有的武者和灵妖都变得躁动,用尽各种办法疯狂地寻找着五艘船艇的下落。连那些已经萎靡的、绝望的、自暴自弃的,都重新‘活’了过来,欣喜若狂,飞奔在荒芜的骨海里,活跃在不同的聚居区里,同样引发了残酷的杀戮。

    剧烈的混乱引发的直接后果就是结盟。

    没有谁能独自得到五艘船艇,即便是得到了,也不可能抗住其他人的围追堵截,一个人登上黑蛟战船离开。

    只有结盟才能让他们得到船艇的机会更大,活着离开的机会更大。

    于是,以不同强者、不同团体为首的联盟接连成型,像是雨后春笋般蓬勃崛起。

    以前被淡忘忽视的身份背景,也重新被记起,有了影响力。

    像金阳宗宗主齐坤,退化到了地武一重天的境界后,在队伍里的地位一再降低,最后主动脱离队伍,独自游荡。他自己都不再提什么宗主,就把自己当成普通人,一个为了活下去而独自狩猎寻宝的普通人,可随着结盟浪潮的出现,金阳宗里很多人重新找到了他,承认着错误,恭敬地称呼声宗主,并拥护他继续领导他们。

    就这样,五天里,以金阳宗宗主齐坤、一元宗大长老罗东森、猎杀者‘月痕’、猎杀者‘雷鸠’、古海六重天强者李中阳为首的联盟成为最强的联盟体。其他联盟同样在不同地区不同人物的带领下,滚雪球般扩增着。其中,也包括后来进入万岁山的巫殿巫女‘红魅’。

    红魅跟伊雪儿齐名,同属鬼将亲传弟子,只是她比伊雪儿更惨,除了自己外,其余跟她一起登上万岁山的巫女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两位玄武巅峰的。她自己虽然没老多少,可是在危险重重的万岁山,她们三个美艳的女人几乎没有活下去的希望,结果被巫殿附属势力‘狼帮’盯上了,最终沦落为玩物。但她又比伊雪儿更幸运,随着召唤黑蛟战船事件持续发酵,离开的希望点燃了每个人,也让‘狼帮’重新记起了红魅身份,并把她推为主人。

    红魅利用自己的身份优势,大肆招揽强者,让只有十五人的队伍迅速扩增到三十人。

    但是,轰轰烈烈的结盟浪潮下,没有一个联盟或个人,表示自己得到了某艘船艇。是不想,更是不敢!

    人们已经知道下落的三艘船艇是云雀号、雷鳗号、海魂号,分别在秦命、葬海幽魂和风雷门手中。

    谁敢招惹秦命那疯子?连续两场恶战震撼万岁山,天王殿的身份更不惧巫殿,不惧任何势力,谁敢从秦命手里‘虎口拔牙’?

    没有人敢招惹葬海幽魂那尊杀神,即便是他退回到了地武境,可也不是谁都能挑衅的,何况葬海幽魂从登陆万岁山以来就没公开现身过,没有谁知道他在哪。

    至于风雷门,很久前就失踪了,有人说藏起来了,有人说是遇害了。

    烈风号、剑鱼号,完全没有线索。

    怎么办?

    就这么干等着??

    “找到秦命!”

    “怕个卵,一个联盟还压不住他一个秦命?”

    “没错!弄他!疯子了不起的,说的跟谁不是疯子一样。”

    “秦命不就是个四重天嘛,不就是会飞吗?没什么了不起的。”

    “先下手为强,我们不出手,别人会出手。”

    “行动起来,搜捕秦命,顺便把葬海幽魂都找出来。”

    “最好是能秘密控制秦命,得到云雀号,不要闹得人尽皆知。”

    ………………

    有些联盟杀气腾腾,要在万岁山狩猎秦命,尽快得到第一艘船艇。

    这是盟主们最迫切的想法,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联盟,不仅要有强悍的实力,更要有艘船艇。毕竟所有联盟形成的根本原因就是集齐五艘船艇,是召唤黑蛟战船,是离开万岁山,如果你手里连一艘都没有,谁还跟着你干?谁愿意留下来等死?

    还有些联盟则是另外的算计。

    “围剿秦命代价太大,难免会有伤亡。不如换个思路,招揽秦命。”

    “现在各联盟表面上都没有船艇,谁得到秦命就等于得到一艘船艇,其他联盟是羡慕呢,还是联手抢夺?我看多半是后者。”

    “得到秦命,能得到船艇,但会引来各方仇视。”

    “还会有种可能。谁先得到船艇,谁就会吸引来更多地强者归附。”

    “就看我们能不能驾驭秦命,驾驭乱局。”

    “我建议,先礼后兵!”

    秦命并不清楚万岁山正在发生的剧烈变故,更不知道一张无形的黑网正在铺展,在万岁山各地飘荡,寻找着他,搜捕着他。他在跟葬海幽魂分开后,带着童璇和马大猛往西南方向移动,小龟确定白虎的气息就在那里。

    不过,在走了半天后,秦命意外的发现了‘玉骨血炎竹’,还是两株共生的罕见景象。

    “这是什么?”童璇第一次见到生长在骨堆里的竹子,直到秦命拿起来,她才看清楚这不是骨头。

    “疗伤用的。”秦命按捺住心里激动,面不改色的收起来,转移着童璇注意力:“万岁山里不只是有白骨,还有很多外面罕见的灵粹。如果不能带走几棵,实在是太可惜了。”

    小祖贼兮兮的收了玉骨血炎竹,藏到龟壳里磨粉去了。

    “我们已经耽搁半月了,没时间了。万一黑蛟战船被万岁山摧毁,或是黑蛟战船挣脱万岁山逃进了其他海域,我们就连离开的机会都没了,还要什么灵粹。”童璇果然不再关注玉骨血炎竹,她现在最关心的是能不能离开万岁山,能不能活着回到古海。“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集齐五艘船艇后,黑蛟战船已经离开了,或是登上黑蛟战船都挣不开万岁山,怎么办?”

    无尽岁月以来,从没有逃离万岁山的记录,当然不能说绝对,至少表面上没有。黑蛟战船会成为特例吗?如果错过了黑蛟战船这个机会,还会有其他的吗?

    童璇好不容易有离开的机会,真的不想就这么放弃。

    “想那么多没意义,走一步看一步。”

    “赶紧上路,找齐五艘船艇,离开这鬼地方。村长说俺娘生俺的时候,天上都挂彩虹了,就是传说中的天地异象!老天都欢迎俺出生,怎么会把俺扔在这破山上不管。”马大猛扛着重锤,不耐烦的提醒。

    “挂彩虹那叫天地异象?”童璇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