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562章 危机
    “哥!”苍宇一个激灵惊醒过来,骑着黑鳞苍狼冲过去。

    秦命突然坠落,拦在他的面前,大幅度翻转,霸刀朝着他的脑袋劈了过去。

    苍宇浑身恶寒,被霸刀气势所慑,连反应都慢了几分。黑鳞苍狼低吼,迎着霸刀撞过去,千钧一发间一个惊险的翻转飞扑,擦着刀尖避开。电光火石之间,黑鳞苍狼仿佛感觉锋利的刀尖擦着它肚皮的鳞甲划了过去,浑身冒起股寒气。

    “秦命,住手!”远处的苍玄惊怒高喊,挣扎着爬了起来,披头散发,满嘴的鲜血。

    “怎么?不是要切磋嘛,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秦命舞动着羽翼,停在半空中,霸刀微微颤动,发出锐利刺耳的铮鸣,烈烈刀气像是雷芒般迸溅,隔着几十米就能感受到那股利气,仿佛要割裂皮肤。

    “我说的是切磋!切磋!”苍玄惊魂未定,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痛苦,表情变得扭曲狰狞。怎么会这样?我境界年龄虽然退化了,可其他的都还在,横挑同级都有把握,怎么会败得这么惨?

    “都是狼,何必装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算盘,没剁了你,算你走运。”

    “别把每个人都当敌人,我们兄弟真没恶意,只是要跟你切磋武法。”苍宇控制着暴躁的黑鳞苍狼,挡在哥哥前面,他呼吸急促,刚刚是真的惊出身冷汗。谁能想到前一刻还很平静的人,战斗起来如此狂猛,完全变了个人。他们兄弟身经百战,却从没碰到这样的人。

    “别把每个人都当傻子,有没有恶意,你们心里清楚。回去告诉你们盟主,想要什么,亲自来跟我谈。想交朋友,就派几个有态度的人来。”

    苍玄咬得牙齿嘎吱响,好歹控制着情绪,退到他的黑鳞苍狼身边。

    黑鳞苍狼被废了右前腿,看伤势的样子起码三五个月不能落地了,正痛苦的哀鸣。苍玄拿起肿胀的腿,看的一阵心惊,这是被秦命一拳轰碎的?没用武器,没用武法,肉拳一击,从利爪到腿骨,生生崩裂了,这得需要多么可怕的爆发力。

    马大猛扛着斧头,嘿嘿的笑着。“这样的切磋能让你们记一辈子。”

    “秦命是体武?”童璇低声问道。

    “什么体武?”

    “秦命哪来那么强的爆发力,别告诉我说是武法。”

    “他现在的力量应该有五万斤吧,可能更多。”马大猛挠着头,当初在幻灵法天的时候,秦命的爆发力就能达到两万斤了,现在翻倍很正常。他就佩服秦命这点,武法、体术,样样不俗。远攻、近战、群战,都有绝活。

    五万?童璇心里低吟,还真是体武级别的爆发力啊。

    远处骨堆里,追踪着秦命的那个男人也看的心惊肉跳,一挑四,还挑的这么轻松,怪不得都说没个五重天境界别惹秦命。

    秦命他们送走苍玄苍宇后,到附近找人了解了情况。

    直到这时候,他们才知道万岁山正在发生着怎样的剧烈变故——遍地结盟,集中所有力量搜捕五艘船艇。

    看来万岁山还是有些人还有理智,一直在思索离开的方法。不过,是谁把消息放出来的?

    秦命刚开始没急着声张,没有对外公布,就是怕引起混乱,造成各方疯抢的局面。一群人如果绝望久了,突然有生还希望,是很容易失去理智的。

    果不其然,全乱套了,各方忙着割据联盟,都想自己得到五艘船艇,拥有离开万岁山的决定权。现在还只是开始,都忙着缔结联盟,壮大自己的实力。等到各方联盟正式成型,局面落定,接下来就是混战厮杀,是为了得到船艇不择手段。

    马大猛道:“怪不得红粉联盟要来合作,连雷鸠都来邀请,原来是看上我们手里的船艇了。”

    童璇道:“我想不只是红粉联盟和雷鸠,各方联盟很可能都在寻找你,都想得到云雀号。”

    秦命警惕着茫茫骨海:“有邀请,就会有暗杀,我倒是觉着,暗杀会更多。”

    如果其他船艇都没线索,各联盟只能是打他的注意。

    仿佛已经有张无形的大网,要朝着他扑过来了。

    秦命说着,脸色忽然一变:“不好!如果绝影拿到了海魂号,岂不是会被各联盟盯住?”

    马大猛轮着巨斧,嚯嚯生风,非但没有紧张,反而热血澎湃:“又他娘的要开打了,猛爷俺憋很久了。”

    “走。”秦命展开黄金羽翼冲向高空。

    …………

    ‘绝影’三人和白虎站在一座骨山的山顶上,用粗壮杂乱的骸骨挡住他们的身影,谨慎的观察着前面起伏的‘骨丘’里的一个,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却是他们追踪半月后第一次发现目标——裴秋明父子。

    自从跟秦命分开后,‘绝影’就在寻找着风雷门,起初很顺利,第二天就找到了他们。但里面没有风雷门门主裴秋明,也没有裴秋明的儿子裴奉。一问才知道,父子两人很久前就已经离开了队伍,自己到外面谋生存了。

    不用多想都知道,肯定是风雷门的长老门徒孤立了他们,他们受不了那个羞辱,自己离开了。

    一老一少俩父子,老的老,少的少,怎么可能在危险的万岁山活下去?但是,风雷门的队伍已经不再理会他们了,这里是万岁山,跟外面世界完全隔绝。这里实力为尊,外面的一切虚荣都可以说拜拜了,你能接受现实,就要放下姿态,接受不了,那好,再见吧。

    ‘绝影’仔细的调查后,确定裴秋明是带着空间戒指离开的,算是风雷门的长老门徒们给他留下的最后的一点尊严。既然空间戒指都带走了,‘海魂号’定是在裴秋明父子手里。

    可是,茫茫骨海,到哪里找那两个藏起来的父子?

    ‘绝影’苦苦追踪近半个月,用尽了办法,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今天发现了裴奉的踪迹——一个佝偻的身影,拄着根白骨,从骨山另外那边的‘湖泊’里取了些水,钻进了前面那堆‘骨丘’里,那里很可能有个洞。为了取水,差点被湖泊里面的海兽给拖进去。

    “裴秋明应该也在那里面,我们走。”郭雄刚要起身,突然被梦竹压下。

    前面骨海里,正有支队伍朝这个方位移动,速度非常快,从飞扬的骨灰来看,起码有十人以上。

    路过的?郭雄他们暂时趴下,等待他们过去了再去找裴秋明父子。

    可是等了一阵后,那支队伍竟然来到了裴秋明父子躲藏的‘骨丘’附近,这时候,一头暴风翼虎从天而降,跟那支队伍汇合,指着骨丘好像在说,就在这里面。

    “他们是谁?”

    “也是在追踪裴秋明父子?”

    郭雄心道不妙,好不容易找到他们,要被人横刀夺走了?

    “怎么办?”孙铭握着重柱,着急的张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