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16章 黑影
    琉璃岛!

    自从上万人在幽灵海域神秘失踪后,这座距离幽灵海域最近的岛屿就一直处于动荡混乱中,风雷门等帮派还陷入了内斗风波,岛上的商会和猎杀者们唯恐天下不乱,明里暗里的插手干预。

    直到一个月前,消失的人们突然归来,琉璃岛的混乱在持续了几天诡异的平静后,陡然升级。

    风雷门只回来了一个岛主,还是回到孩童时代,其余长老一个都没有回来。

    金阳宗,宗主齐坤境界退化到六重天,长老供奉回来了七人,最高的是地武四重天,最低的是玄武三重天。

    一元宗,大长老罗东森以地武五重天的境界回来了,带回来五个长老,其余宗主在内,全部失踪。

    四海门,只回来了两个长老,都是地武一重天。

    女儿阁因为只派出了一支队伍,损失并不严重。

    这样一来,岛屿曾经的五大岛主级势力,除女儿阁外,其他四大宗门的瞬间没落。

    他们没回来的时候,人们心里都还有点顾忌,生怕裴秋明等人突然回来,来个秋后算账。可现在呢?确实回来了,可死的死,衰的衰,‘凄惨’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他们的情况。甚至有人说,回来还不如不回来了。

    再没有谁顾虑,更没有谁惧怕他们。

    四大宗门曾经的仇人,还有那些贪婪宗门宝库的人们,全部像是恶狼般扑向了四大宗门。

    在这危难时刻,女儿阁突然宣布,庇佑四大宗门,胆敢侵害四大宗门者,皆为女儿阁敌人。

    这一举动虽然镇住了很多人,但明里不敢动了,暗地里的各种隐没和袭击从没有断过。

    短短半月时间,四海门内部瓦解,宣布解散。一元宗与金阳宗宣布合并,改名金元宗,推举齐坤为宗主,齐坤在短短五天里用雷霆手段清理全宗,稳定了局面,但整体实力一降再降,元气大伤。

    风雷门宣布跟女儿阁联盟,寻求庇护,女儿阁阁主暂时坐镇风雷门,联手‘绝影’强势整顿,巩固裴秋明的门主地位。

    一场动荡,一场血雨腥风,琉璃岛在混乱中走向衰败。

    曾经的琉璃岛有五大圣武坐镇,一致对外,威慑着那些想要吞并这座岛屿的势力,现在的琉璃岛只有一个女儿阁阁主,还是女人,外面那些沉寂了很多年的势力都开始蠢蠢欲动,各大顶级商会也开始肆无忌惮的往琉璃岛增派强者,瓜分领地。

    琉璃岛,一片风雨飘零。

    “胆子真不小啊,明知道我们在这里,还敢张贴悬赏令。惹急了老子,趁着今晚夜黑风高,灭了那些嚣张的商会。”

    “咱队长的脑袋真值钱,五千黑金币啊,外带一套圣级武法,说的我都心动了。”

    “哈哈……”

    “依我看,琉璃岛还会混乱个三五年,一个女儿阁根本镇不住,何况那群女人一副中立的姿态,没有野心,没有魄力。女儿阁是岛上唯一一股强盛力量,她们却都睁只眼闭只眼了。各商会还不招兵买马,趁机做大?”

    风雷门里,‘绝影’聚在一起,喝着酒吃着肉,聊着岛上的局势。

    就在今天上午,各商会竟然联名贴出了悬赏令,以五千黑金币的天价通缉秦命,就连一个发现秦命的线索都值一百黑金币。

    岛上的商会明知女儿阁跟秦命关系很亲近,风雷门门主跟秦命是过命的交情,却还是肆无忌惮的发出了悬赏令。一来是在试探女儿阁的态度,二来就是他们开始做大,不再害怕女儿阁。

    “其他岛屿早就贴出来了,琉璃岛延迟了十天,也算是给面了。”雷奥喝着烈酒,舒坦的伸展着身体,他闭关了半月,用风雷门的资源调理了身体,境界已经提升到了七重天,心情大好。“大家伙儿尽情的享用风雷门的资源,半月后,撤人!”

    李沫毫无形象的斜躺在木椅上:“裴秋明是真舍得孝敬我们,吃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郭雄平静道:“他是为了报秦命的恩,也是为了借我们来镇住门里那些不安分的家伙。”

    马大猛正享受着三具骷髅的按摩:“琉璃岛上的猎杀队越来越多了,你们赶紧招揽些弟兄,扩充下队伍。”

    “喂,大猛,秦命怎么不给你组建个队伍?”李沫吹个口哨。

    “吹什么哨?唤狗呢!俺不需要组建队伍,咱这群骷髅就是队伍。以后等你死了,俺也把你炼成骷髅,这样你就永垂不朽了。”

    李沫眼角抽抽,表情跟吃了死苍蝇一样。

    房间里骤然一静,所有人都看向马大猛身边那些‘尽心’服侍的骷髅。这货不是说真的吧?

    雷奥干咳几声:“那什么,大猛啊,咱提前说清楚,如果哪天我死了,就就把我埋了,烧成灰撒到海里也行,别打我骨头的注意。”

    “一样一样,我死了就想安静的睡会儿,别打扰我。”其他人赶紧提醒他,他们可不想死了也被马大猛炼成骷髅,被他这么操控着。

    “成了骷髅,就是一另外一种形式活着,俺这是好意啊。”

    “谢谢,免了。”众人异口同声。

    马大猛耸耸肩,打个饱嗝,正准备拿起前面的酒坛,眉心忽然一挑,眼角不着痕迹的瞥了眼窗户位置。他伸出的手没停下,一把抄起酒坛,伸个懒腰:“俺出去撒尿,谁一起?李沫?”

    “我怕黑,谢谢。”李沫摆手,赶紧走赶紧走。

    马大猛摇摇晃晃的走出房间,长长的打了个饱嗝,走出院子,进了旁边的树林。在走进黑暗的那一瞬,马大猛脸上的憨厚和醉意全消散了,眼神一凛,威严而冷肃。“出来!”

    一道人影从黑暗里走出来,披着黑色斗篷,遮住了模样,声音沙哑低沉:“好久不见。”

    “谁让你来的!”马大猛浓眉紧皱,语气不善。

    “你说呢?主人安排你的事,你不会忘了吧?两年之约的时间到了,主人有事动不得身,让我来一趟。”

    “要什么?”

    “秦命的资料,详细的资料。”

    马大猛洒出一捧黑砂,黑砂在半空里‘吐出’个皮卷,落到了黑衣人手里:“拿去吧,都在上面。”

    “早就准备好了?呵呵,我以为你都忘了呢。”

    “主人……怎么样了?”

    “不用担心家里,你盯紧秦命就行了。”黑衣人慢慢退回黑暗里,临走前戏谑的笑语:“你装傻的样子……挺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