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17章 太极炼炉
    秦命藏在岛上闭关两个半月了,前一个月正常修炼,后一个半月都是藏在黑蛟战船上,外面一个半月,里面足足七个多月。

    前后八个多月的修炼,对秦命来说算是离开青云宗之后的第一次。

    一场酣畅淋漓的闭关,一场痛痛快快的武法修炼。

    雷鹏传承!

    上古吞雷术!

    大混沌真雷诀!

    大衍剑典!

    霸刀百斩!

    金刚混元道!

    还有众王传承的小秘术!

    秦命全部参悟了一遍,各种尝试,各种搭配,每次有了新的成长,都会冲出黑蛟战船,到森林里找那些猛兽切磋一番,回来继续修炼。

    小祖虽然嘴硬,坚决不给灵果,但还是拿出了很多上品灵果和极品灵果,让秦命补充灵力,淬体炼神,偶尔还会给点生命之水,助他伐毛洗髓。当初众王墓坍塌,它把所有的生命之水全部带走了。现在还有很多存货。

    八个多月里,秦命的境界连续突破,成功晋入六重天!

    但相比起白虎的成长速度,秦命简直是渣渣。

    白虎吃了睡,睡了吃,偶尔会冲出黑蛟战船,到森林里,到海域里,跟灵妖们厮杀。

    半个多月下来,境界竟然直追五重天。

    秦命开始还有点担心,这么狂吃灵粹,会不会留下隐患,但随着白虎越来越威猛,气势越来越炽盛,凶性也越来越烈,逐渐显现出杀神白虎的姿态,秦命才渐渐放下心来。相对于白虎这种妖族至尊而言,地武境或许就相当于基础阶段,尤其是年龄刚刚两岁,它更需要的或许就是灵粹,各种的天材地宝来淬体炼神,一遍遍的淬炼,一次次的洗涤,为未来的天武煌武甚至更高的阶段打牢基础。

    今天,距离岛屿百里外的海面上,一艘船艇随着海潮的起伏静静地飘着。

    一位红衣丽人,站在船头,凝望着无边的海域。体态修长,风姿绝世,即便是冷漠无言,遮着面纱,也有一种撩人的美感。

    她后面毕恭毕敬的站着的男人,不敢欣赏眼前的美人,低着头一遍遍检查着手心的血纹,凝神感受着,不知道是着急,还是紧张,额头挂满着汗珠。

    “最多再给你五天时间,如果还找不到秦命,你的这一生到此为止了。”红衣丽人声音里透着冷漠与无情,几十片血红的花瓣围绕着她飞舞,像是些翩跹的蝴蝶,让她看起来美的妖艳、美的超然出尘。

    男人脸上的汗水更多了,连忙应是。他是吕天祥,离开秦命后,找了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调养身体,恢复实力,也估摸着秦命已经放松警惕了,才重新现身。大概在一个月前,他拜访了巫殿。他期望着巫主能给他些赏赐,再带着他来捉拿秦命。

    可事情根本不像他想的那样顺利,巫殿在拓苍山之战元气大伤,殿主闭关重塑肉身,巫主们全部闭关修养,他足足等了十天,才好歹等出了个葬花巫主。至于赏赐,更别谈了,完全没有那么回事。

    真正让他紧张的是,他好像感受不到血印的位置。他亲手把血印刻在黑蛟战船上的,别说一两个月了,就是隔个一年半载,距离上千公里,都能感受到它。可是,他能确定纹印还在,却非常模糊,好像被什么东西隔离了。

    从出发到现在,他带着葬花巫主已经在海上漂流二十天了,别说葬花巫主耐性快磨没了,他都要抓狂了。

    “巫主,我真的刻在黑蛟战船上血印了,可能是黑蛟战船开启了某种防御,隔离了血印。不过您放心,我能感觉到黑蛟战船就在附近,可能不是太远了。”吕天祥小心翼翼的解释着。转了二十多天,转遍了各个海域,到这里后那种印记的感觉才勉强算是清楚了点。

    葬花巫主不听解释,只看结果。如果找不到秦命,就是赤果果的欺骗,她决不轻饶了吕天祥。

    其实,她的心里也在着急,比吕天祥更希望找到秦命,甚至是渴望!

    在长达五个多月的乱战中,巫殿损失惨重,各大巫主接连阵亡,拓苍山一战后,只剩下了四位巫主,而她伤的最严重。

    她被千秋候重伤活捉,卷入太极图,后来虽然被救回来了,却一直昏迷,一个半月前才苏醒。她庆幸,捡回来一条命,如果不是三大巫主十大鬼将的死命猛扑,她会落到天王殿手里饱受折磨,会生不如死。可是,她又恐惧,因为在检查身体后,她发现体内残留着一股能量,神秘而强大,像是张铺开的太极图案,汇成一具炼炉,在炼化着她的心脉、经脉,以及灵魂!

    她昏迷了一个月,被活活炼化了一个月,实力大幅下降,已经退到了圣武六重天。她惊恐、愤怒,想尽办法,都不能祛除太极炼炉。她想找殿主帮忙,可殿主深度闭关,重塑肉身,没有谁敢惊醒他,找其他巫主?她自己都解决不了,其他巫主更解决不了。

    太极炼炉在不断地炼化着她,每天每夜的灼烧着她。

    痛苦!煎熬!惊恐!

    思前想后,要解除炼炉,只能找千秋候。可是整个天王殿都消失了,哪里找千秋候?就算找到了,他也不可能给她解除。

    直到吕天祥出现,她看到了希望。

    活捉秦命!!

    用秦命向天王殿要挟!

    以天王殿众王候之间的情义,千秋候不可能放弃秦命。

    可是,二十天了,秦命在哪?

    太极炼炉无时无刻不在用她的血液和灵力烧着她的身体。二十天的漂流,尽管在极力压制,境界还是退了一重天,落到了五重天。而且,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浑身针扎般的剧痛,有着圣武五重天的境界,或许只能发挥出三重天,甚至勉强到圣武的实力。

    她表面很平静,心里却万分着急。

    “五天,不是你找到秦命,就是你死在海里喂鱼。”葬花巫主等不下去了,必须要找到秦命。

    距离这里百余里外的海面上,童言童璇跨海而来,猎捕秦命,可是九色咒的感应非常模糊。从最开始就断断续续的,隔着几天清晰一次,然后就什么都感受不到,过个七八天,又出现了,接着又消失。

    他们只能通过偶尔出现的感知,大概的确定是这个方位。

    可是,他们在这里漂流五天了,那股感应再也没出现过。

    他们严重怀疑秦命是不是被困在某种禁制里了,隔绝了九色咒的气息。

    “从前几次的回应来看,秦命的具体位置都没有变过,我猜就在这片海域。”童欣舞动着紫炎翼,漂浮在高空,俯瞰着茫茫海洋。

    童言猜道:“九色咒的感应总是断断续续的出现。秦命会不会是藏在海底?隔段时间露出海面放松,然后接着钻回海底?”

    “有可能。含住避水丹,到海底看看。”

    姐弟两人含住碧蓝的圆丹,从千米高空俯冲,冲进了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