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22章 野蛮缠绕
    秦命狰狞的表情微微一滞,怎么了?毒性发作了吗?他最开始就把婴魂地藏草全碾碎了,散在了空气里,可是,等了一炷香后都没效果,葬花巫主连任何不适的表现都没有。他以为毒性对圣武不管用,也就不再想了。可是,拖了这么久,终于还是发作了?看葬花巫主的样子,好像中毒很深,伤的很重。

    “哇……”葬花巫主张口吐血,意识天旋地转,摇摇欲坠。

    秦命微微张嘴,婴魂地藏草效果这么可怕?连高阶圣武都能毒到?管他呢!撤!秦命强忍着剧痛,展开羽翼飞驰腾空,逃离山林。

    葬花巫主用力捂住胸口,强行压着体内翻腾的气血。怎么会这样?太极炼炉如此霸道吗?

    之前怎么没有到这种程度?

    等等,好像不是炼炉在损伤,而是……

    毒?

    我中毒了?

    最开始的时候,就感觉身体不舒服。但是因为这些天一直被太极炼炉折磨着,各种难受各种痛苦,也没怎么理会刚刚那股奇怪的虚弱感。她好几次都警惕了,都下意识的想到了太极炼炉,以为是它在作怪。

    难道是秦命给我下毒了?

    中毒、太极炼炉,两者相互作用了?

    “可恶……”葬花巫主扶着树干要站起来。

    一道金光从天而降,落在了她的前面。

    “秦命?”葬花巫主眼神骤冷。

    “巫主,你这是怎么了?很难受吗。”秦命故意惊讶的问着,右手却一巴掌抽向了葬花巫主。

    葬花巫主下意识要躲闪,结果意识昏沉,手举起来了,却没揽住。啪的声脆响,秦命的巴掌狠狠地抽在了她的脸上。

    葬花巫主没站稳,朝着旁边栽倒。面纱飘落,露出那张美到极致的容颜,凤眸微闭,嘴角挂血,多了份凄美。

    “真特么……爽!”秦命原地轮转,左脚捻地,右腿横起,聚着数万斤的力量,轮向了葬花巫主腰肢。一声闷响,还没歪倒的葬花巫主娇躯剧颤,被生生轮了起来。秦命顺势推出一掌,落在了葬花巫主腹部,对击前一刻,突然握拳,狠狠一转,像是股风钻般轰在了她的腹部。

    葬花巫主横着飞了出去,连续撞断三棵大树,强行稳住脚步,鲜血再次喷出,差点半跪在地上。

    “没想到吧?中毒的滋味好受吗?”秦命狂奔十余步,拔地而起,憋足了劲儿的右脚对着葬花巫主白玉般精致的下巴抽了过去。

    葬花巫主体内气血像翻江倒海般剧痛,灵力更是不受控制的涣散失控,她意识都在模糊。只凭微弱的危机意识,勉强的抬起手拦截。

    啪!

    脆响若雷,秦命浑身的爆发力都聚在了这一脚。

    葬花巫主右手被狠狠弹起,指骨都碎裂,皮开肉绽,巨大力量冲击着手掌,身体都被强行拽起。

    秦命一把抓向葬花巫主的喉咙,厉喝:“贱人,这叫报应!”

    葬花巫主强行运功,稍稍恢复了意识,千钧一发间侧向旁边。

    结果……

    秦命这一把抓过去,没抓住她的喉咙,抓住了衣领,顺着那股暴击般的力量,刺啦一声,竟把他上身衣服给撕开了。雪白的香肩,丝滑如绸,火红的小衣包裹着挺拔的丰满,荡起细微的弧度,都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胸前肩头的微微一凉,让葬花巫主意识骤然清明。

    “保养的不错嘛,还挺翘。”秦命甩开手里的衣绸,凌空翻腾,双脚接连横扫,抽向了葬花巫主的身体。

    小龟在里面躺着呢,忽然听着外面的声音不对劲儿啊,急忙趴着衣领探出脑袋,嘶……好白……好嫩……好丰满啊……混小子你行啊,都会这一招了。

    “不可饶恕!”葬花巫主怒叱,滔天圣威破体而出,刹那之间冲击近千米空间。

    气浪饱含着盛怒与狂暴,无数大树拔地而起,大量巨石横空飞扬,浓烈的尘土呼啸翻转,秦命首当其冲,像是被连绵不绝的海啸淹没,飞出了数百米。他本就浑身是伤,这一冲差点要了他的命,浑身都像是要被撕裂散架一般。

    “噗……”

    葬花巫主再次喷血,踉跄着半跪在地上。毒性猛烈,刺激着太极炼炉,从内到外沸腾着热浪,仿佛要把她烧成灰烬。她娇躯微微颤抖,满脸冷汗,内脏阵阵绞痛。

    “咔嚓……”

    旁边的尘雾里传出声脆响,是踩断枝杈的响声。

    葬花巫主豁然转头,迷雾里,一个浑身是血的身影正踉跄着走出来。

    “婴魂地藏草能毒死圣武?嘿嘿……不会的,我好像明白了,是千秋候在你身体里留下了点什么吧。”秦命踉跄着脚步,晃晃悠悠,衣服破烂的不成样子,浑身都是金色鲜血,但表情狰狞,模样可怖,像是头暴怒的雄狮,盯着他的猎物。

    “再重的伤,也轮不到你在我面前放肆。”葬花巫主眼底血芒乍现,周围的花瓣全部腾起,向着这里汇聚。

    秦命一咬牙,猛地扑向了葬花巫主,在花瓣汇聚到她周围之前,强行抱住她,撕扯着甩到旁边。

    呼呼呼,花瓣们呼啸而至,要全部砸向秦命,可是秦命死死抱住葬花巫主,在地上激烈翻滚着,如果炸死秦命,也会连带着重伤葬花巫主,尤其是她体内正翻江倒海般的沸腾着,经不起重伤。

    正当葬花巫主迟疑的时候,秦命在胡乱的撕扯中,竟然把她的亵衣给……

    “滚开!”

    葬花巫主剧烈挣扎,冰清玉洁的娇躯从没有被男人如此凌辱过。

    “杀不死我,我就弄死你!来啊,尽管来啊。”秦命四肢像是铁钳般死死的缠住葬花巫主,连摔带轮,在废墟里猛烈地撞击,尽量不给花瓣袭击的机会,也不给她抽身的机会。全身雷电大作,以最强的威力肆虐。他狰狞着,嘶吼着,十足的野兽,全身力量不顾一切的爆发,数万斤的力量加注到葬花巫主娇软的身体上,仿佛要把她生生的箍断。

    “嘎吱……”

    葬花巫主隐约听到自己身体骨头的碎裂声,内伤、外力,让她几乎发狂,从未有过波澜的心境终于荡起波纹,她一口咬住了秦命的肩膀。

    秦命意识到不妙,几乎想都没想就强行扭转身体。这女人不可能像其他女人那样发疯起来会乱咬人,肯定有别的企图。

    果不其然,葬花巫主舌尖一卷,凝聚起一片花瓣,对着秦命肩部打了进去。如果不是秦命下意识的躲避,这片花瓣将会洞穿他的体腔,把他内脏都打穿。饶是如此,花瓣还是从后背打出去,粉碎了两块骨头,带起大片的血水。

    “啊!!”秦命惨叫,右手抓住她的头发,往后面猛地一拉,张嘴咬住她雪白似玉的脖颈。

    “唔……”小龟发出声怪叫,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丫的,这动作,这激情,这冲劲,给你们俩一张床,你们能造出个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