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24章 失乐禁岛
    葬花巫主在岛上调养了大半个时辰,内伤外伤基本愈合了。

    太极炼炉还是在炼化着她,虚弱、痛苦,无法摆脱,可她勉强能忍受住。

    “秦命……我看你能逃到几时。”葬花巫主披着崭新的斗篷,遮住伤痕累累的身体,她站在树顶,望着秦命逃离的方向,心境很难平静,泛着涟漪。她孤傲清高,视男人如草芥,别说今天这样的凌辱,连男人的手都没碰过。混乱的画面不断在脑海里回荡,想要甩开,身体很多部位却不断泛起阵痛,总能勾起不堪的画面。羞愤、怨恨,她恨不得亲手拧下秦命的脑袋。

    花瓣飘飞,燃烧着熊熊血气,没有往常的华美艳丽,而是妖异腥红,一如主人现在的心情。

    “花瓣不见了。”小龟扶着秦命的耳朵,站在他肩膀上,透过雷电屏障望着后面昏暗深蓝的海底。

    秦命还在休养,没有理会。

    小祖唤了三声,都没理会,一爪子掏进耳孔里。

    “小祖宗呦,我都惨成这样了,能不能让我休息会?”秦命曲指把它弹开,继续修养。

    黄金心脏在有力的跃动,浑身的黄金血变得滚烫,释放着澎湃的生命之力,像是无数的精灵在残破的身体里修复着骨头、化解着淤血、愈合着内脏。他全身散发着高温,蒸腾着热气,皮肤泛着淡淡金光。神秘,似金童。

    “花瓣都撤了。”小祖提醒着他。

    “怎么突然关心起我了?”秦命随口说着,有意识地控制着黄金血重点恢复破损的骨头。

    “我是对那女人感兴趣。遗憾啊,太遗憾了。”

    “什么遗憾?”

    “没进去。”

    秦命眼角抽抽:“天天喝生命之水,怎么就没把你净化了?”

    “那女人很有味道,看着就来劲。拿下,当女奴,我替你养着。”

    “你上辈子做什么的,拉皮条的?你要真关心我,替我盯着点,我要休息。”秦命表面看起来没什么了,可内伤还很严重。毕竟他是碎了二十多块骨头,内脏破损的伤口达到十三处。多亏了黄金血液恢复能力,换成其他人,可能连活下来都有困难。

    葬花巫主堂堂高阶圣武,被个地武给欺辱了,绝不可能饶了他。撤回花瓣不代表不追了,很可能是要亲自跟上来了。

    “紧张什么,你个小地武差点把圣武上了,死了也值了。”

    “能不能正常点?她真要追上了,第一时间碎了我双手双脚。”

    “不!我猜是第三根腿。”

    “小祖宗呦,我真是在逃命。”秦命苦笑。

    “往哪逃?那女人被你这么一折腾,肯定要疯了。你就算逃到海底,她也能把你拖出来。好了,不跟你胡闹了,小祖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听吗?”

    “听着呢。”

    小祖很认真的看着他:“等死吧。临死前亲她一口,抓她一把,算赚了。”

    秦命眼睛睁开条缝,很无语的瞥了它一会儿,继续修炼:“众王真明智,给你栓了条锁链。放你出去就是祸害众生。”

    “我活了上千年,有经验,像你现在这种情况,必死,无解。”

    “如果有解呢?”

    “你如果能再爬到那女人身上蠕动个十下八下,还能活着离开,小祖我敬你是条汉子,给你一满罐生命之水。”

    蠕动?秦命满脸黑线,这都哪来的词。“逃命呢,祖宗呦,能不能严肃点?”

    “那女人不会饶了你的,认命吧。别幻想有人来救你,那不现实,也别想我救你,我干不过她。”

    “一满罐生命之水,外加十棵极品灵果,二十颗上品灵果。”

    “干什么?”

    “赌,你说的。”

    “嗬!来真的啊?”

    “当然。”

    “赌了!”

    “先预付一点,我养伤。”

    “想得美。”

    “我这样怎么跟她斗?多少来点。”

    秦命强行从小祖那里要了些生命之水和灵果,帮助黄金血愈合伤势,调养气血。

    失乐禁岛!

    时隔五十年后,这次出现在乱流海域的西北部。禁岛被无数汹涌的漩涡包围着,从高空俯瞰,几千上万的数量,大小不等,汹涌碰撞,激起猛烈地浪潮。很多漩涡像是凶猛的龙卷风,肆虐着海域,强烈的撕扯力量足以那些百吨巨船。有些漩涡竟有上百米宽,直达海底,像是巨兽狰狞的大嘴,恐怖的让人心慌。

    漩涡的轰隆声回荡天海,昼夜不休。

    失乐禁岛被浓重的白雾笼罩着,远远望去像是片云层从天空坠落。

    所有想进入失乐禁岛的人,只能乘坐猛禽从天空进入,没有谁敢乘船,就连海兽都不敢硬闯,否则不是被漩涡撕碎,就是被卷入海底。

    秦命在距离漩涡群还有上千米的位置浮出水面,一眼望去,成片的漩涡像是沸腾的海面,无数的海兽要从里面冲出来,凶烈的气势弥漫天海,让人深深感受到大自然的力量。天空不断传来啼鸣声,许多的猛禽从四面八方冲向失乐禁岛,都是来探险历练的人。

    每次失乐禁岛存在的时间都有限,前后不过三个月,但吸引的人从来不会少。特殊的环境,特殊的历练,对于很多追求武道的人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历练场地。很多商会更会集合大量的猎杀者队伍,深入失乐禁岛寻找珍贵的灵粹宝物。

    “这就是你的计划?”小祖站在秦命的肩膀上,望着远处迷雾笼罩的岛屿。

    “除了这里,还能去哪?”

    “失乐禁岛……失乐……”小祖嘀咕着,没什么印象。在它那个年代,没有听说这样一个禁岛。

    秦命收了雷鳗号,探查周围没有人经过后,振开羽翼冲向天空,从云层深处掠过绵延几十里的漩涡群。他之前是准备来这里历练的,没想到最后成了逃命。面对葬花巫主的追捕,他短时间里找不到谁来保护,只能依靠自己。就这片海域而言,失乐禁岛是唯一的选择。

    虽然,他不了解里面到底‘失乐’在哪,神秘在哪。

    在秦命离开不久,童欣童言出现在附近的海面,感受着九色咒清晰地印记,交换个眼神,都望向了远处迷雾笼罩的岛屿。

    “这是座什么岛?秦命为什么要去那里。”

    “管它呢,秦命都敢去,我们还有什么不敢的?走吧,我都迫不及待要会会秦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