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35章 人心
    葬花巫主注意着秦命的脸色,鼻息冷哼,你终究还是太嫩了。

    秦命面色难看,基本可以确定葬花巫主现在没有灵力,不然不可能搬出名号来威吓。但是,她报出了名号,尤娜他们可能就不会再站在他这一边了。

    “您是……葬花巫主?”尤娜试探着问道。巫殿在这片海域的威慑力太强太可怕了,即便是在追击天王殿的几场战斗中受到重创,可巫殿还是巫殿,上千年来树立起的凶威笼罩在每个内海势力的头上,像尤娜这些人,可以说是从孩童时期就对巫殿有敬畏,有着阴影。他们平常连鬼将都难得见到一面,更何况是高高在上的巫主。

    可是,葬花巫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在古海的托苍山战场受到重伤,应该在巫殿里疗伤才对。

    葬花巫主反问着:“你知道你们身边的人是谁吗?”

    尤娜他们全部看向秦命,是谁?陆尧啊。

    秦命迎着葬花巫主的目光,忽然冷笑,杀向了血池。

    “你干什么?”尤娜他们惊呼,疯了?不管那是不是葬花巫主,都不是咱们能招惹的,万一激怒了她,我们会死的很惨的。

    秦命迈步狂奔,杀机如潮,踩踏着满地尸骸,冲天暴起。右手和臂膀都爬满青筋,澎湃的力量涌入大衍古剑,剑体轻颤,古意弥漫,森冷剑气嗡鸣石洞,像是沉睡的上古先民突然睁开了眼睛,爆发出赤亮的强光,照亮空间,耀的尤娜他们睁不开眼。

    “万钧暴血!”

    秦命心里有个声音在嘶吼,振击古剑,怒取葬花巫主。

    “呵呵……你没机会了……”葬花巫主纹丝不动,任由古剑携万钧之力打向心口。

    秦命的肉身打不出十万力量,大衍古剑的‘万钧暴血’绝对可以,这一击等于把他全身的力量集中于尖锐一点,以极致的力量爆发,能炸裂高山。

    嘭!!轰隆!

    大衍古剑的剑尖与葬花巫主胸前的血衣对击,一声闷响,一股轰鸣,血衣暴起惊人圣威,像是头狰狞的狼头血蝠,刹那间扑出,漫过古剑,冲击秦命。

    秦命闷哼,大衍古剑受到强劲反震,差点脱手而出,牵连着他整个人倒飞出去,落地后接连翻腾,右臂几乎要失去知觉。他颤颤的撑起身体,不可思议的看着前面血池?怎么可能,她明明没有灵力波动,难道是那套血衣?那就是她藏在这里的原因?

    “我没有去找你,是在这里炼血衣。血衣已成,你来晚了。”葬花巫主语气如常,声音冰冷,秦命的暴击像是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影响。但是,她修长美妙的娇躯正在强行紧绷着,胸口钻心的剧痛,不仅骨头裂了,心脏都差点被那一剑给震碎。果然,血衣还没有大成,差的太远了。

    秦命手臂部位的黄金血加速流淌,缓和着酸麻感。血衣能防住我全力一击?岂不是再没机会了!

    “陆尧,你没事吧?”高森过来搀扶秦命。

    “陆尧?名字不错,可惜是个假的。”葬花巫主强忍着剧痛。灵力受到压制,她既不能服用血丹,也不能吞炼血气,只能强忍着。

    假的?尤娜他们都看向秦命,又看向葬花巫主,糊涂了。谁是真,谁是假,什么是真,什么又是假。

    “他,姓秦,名命。天王殿,不死王,秦命!”

    “秦命?”他们惊呼,瞪大了眼睛。不死王秦命的名字最近在狩猎者之间传的很热,如雷贯耳,不仅是因为他乘着黑蛟战船拖出了万岁山,横扫了托苍山战场,堪称传奇,更是因为他超高的悬赏价,五千黑金币!也就是说五百万金币!外带圣级武法。对所有猎杀者队伍而言,这悬赏价足以让他们失去理智,用命去换。

    可是,秦命不是这个样子啊。秦命的画像在所有岛屿都随处可见,很多商船战船上都贴满了。

    “看他嘴角沁出的血,还不明显吗。”葬花巫主声音冷漠平静,听不出任何情感,在血腥狼藉的山洞里不断地回荡着。

    “金色的血!他是秦命!”尤娜认出来了,可又不可思议。我竟然跟传说中的不死王秦命相处了五天?他竟然还为我办事了?

    秦命!传奇人物啊!竟然就这么站在我们面前?其他体武都很吃惊,怪不得总觉着‘陆尧’身上有股特别的气质,跟他们这些狩猎者很不一样。

    “我付你们每人一千黑金币,一起上,杀了她。”秦命抹去嘴角的鲜血。

    一千黑金币?他们的心又热了,全部转向了葬花巫主。

    “他都杀不了,你们能行?别做梦了,杀巫殿巫主的罪名,你们背不起。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哪天谁说漏了嘴,传了出去,想想巫殿会怎么处置你们。”

    尤娜他们犹豫了,杀巫殿巫主?他们想起来就心颤,完全没有那个勇气。

    葬花巫主再道:“你叫尤娜是吧?替我抓住秦命,要活的。离开失乐禁岛,我收你做亲传弟子。”

    “啊??”尤娜吃惊的捂住嘴,巫殿巫主的亲传弟子?这是何等殊荣,就这一瞬之间,她感觉浑身的血都热了。

    其他人都羡慕的看着尤娜,从猎杀者到巫殿巫主的亲传弟子?简直是一步登天!

    放眼整个内海,都是地位的象征,就连那些岛屿的岛主们都得礼让三分。对于他们这些猎杀者来说,简直是不敢想象的。

    秦命暗道不妙,可又没有办法。巫殿的影响力太大了,在亲传弟子的诱惑面前,所有天材地宝都如粪土,完全不值一文了。

    巫殿巫主继续刺激着尤娜:“巫殿最近受创,急需人才。你的境界应该在六重天以上吧,以散修身份,突破地武六重天的壁垒,足以可见你的天赋。女儿身,却能领导十多人的队伍,能力不错。你如果愿意,可以拜入我座下。”

    尤娜完全抵抗不住这个诱惑,呼吸都在急促,胸前的丰腴起起伏伏,几乎要从单薄的小衣里面挤出来。可惜没有谁来欣赏她的美景,都羡慕嫉妒的看着她,也在等着她的决定。陆尧自始至终都没有解释,他应该就是秦命无疑,而血坑里的人基本可以确定就是葬花巫主。

    他们真不敢挑战巫殿巫主,而且秦命都被震退回来了,我们怎么能行?

    他们盼着尤娜答应,如果尤娜真成了葬花巫主的亲传弟子,进了巫殿,总会需要些心腹和助手吧,他们就是天然的人选。

    至于跟秦命这几天的交情什么的,他们想都没想。

    只有高森挠挠头:“我们这样……不太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