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40章 葬花巫主死了?
    秦命在废墟里搬了半个时辰,总算挖到了底,挨个找到了他们的尸体。

    先把高森埋了,把武器和铠甲一起合葬。

    秦命跟高森只是相处了短短五天,这个大块头也不怎么爱说话,经常闷在角落里,只有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或是要战斗的时候,才露出激情又狂野的一面。秦命很欣赏高森那股冲劲,让他想到了大猛,高森更喜欢跟秦命一起战斗的感觉,痛快。

    秦命甚至还有动要带他加入绝影的念头,只是没料到尤娜会突然会对高森下手,用他的命来镇住其他人。他更没想到尤娜的灵力竟然能化成剧毒。想想高森死的时候的惨状,秦命就难受,也有些自责,如果自己反应再稍快点,或许会是另外的局面。

    秦命把所有的灵宝全部洒出来,挑挑拣拣的选了合适的,装进了空间扳指。

    空了很久的空间扳指这次终于填满了,有灵果、有宝器,还有些兽骨和灵核。里面还有些很特别的宝贝,也不知道尤娜他们从哪里得到的。

    尤娜他们死都不会想到,辛苦了二十天,最后丢了性命不说,还便宜了别人。

    秦命回到山谷的时候,葬花巫主和三眼巨灵猿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尘雾、血气,盘绕在几千米的废墟间,久久不散,残留的圣威传充斥着每个角落,似乎在记录着战斗的激烈。方圆十余里内都看不到灵妖的踪影,死的死,逃的逃。

    山谷深处回荡着低沉的嘶吼,能听出里面的愤怒和痛苦。

    三眼巨灵猿受伤了,好像伤的很重,隔着很远就能闻到里面的血腥味。

    秦命扛着战场残留的圣威,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随处可见可怕的脚印,五十多米的长度看起来触目惊心,很多古老的大树都被踩碎、撕裂,歪扭在废墟里,挂满着尘土。战场上最多的是鲜血,也不知道是三眼巨灵猿的,还是葬花巫主留下的血气。

    秦命在废墟深处找到了葬花巫主的斗篷,破如褴褛,半掩在泥土里,上面竟然还挂着些血块。也看到了些碎骨、血肉什么的,开始以为是葬花巫主的尸体,查了查却是某些灵妖的尸骨,应该是被及时逃离、或是藏在了地底下,在战斗中被活活震死了。

    葬花巫主死了吗?

    她是逃走了,还是被抓回山谷里,被吃了?

    秦命默默地想着。葬花巫主体内有千秋候给她留下的‘隐患’,她应该发挥不出全力,而且灵力也不足。她能撑一会儿,应该撑不到最后,下场应该只有两个,要么重伤逃走,要么死在三眼巨灵猿手里了。而且,三眼巨灵猿暴躁狂放,不把葬花巫主杀死,不可能轻易罢休,除非它死了,或是害怕了。

    怎么确定呢?

    秦命很想壮着胆子朝山谷里喊一嗓子,问问葬花巫主到底是死是活。

    前面忽然传来个女人的声音,非常微弱。

    秦命立刻警惕,小心的靠了过去。是她吗?

    浓厚的尘雾里,一群男女正在检查战场,时不时的惊叹几声。突然看到前面出现个人影,全部绷紧了神经,严阵以待。他们额头渐渐渗出汗水,害怕刚刚跟巨猿厮杀的那人还在。

    等双方一照面,都松了口气。

    “你是谁?”这群男女足以二十多人,人多势众,对着只身一人的秦命,不自觉的强势起来。

    “路过的。请问各位,你们是刚来,还是来了很久了。跟巨猿打斗的那人是死了?还是逃走了。”秦命抱着拳,态度很客气。

    “我们也是刚来,你认识那个人?”战场声势非常浩大,谁敢靠近?都是远远地离开,等结束再来调查。

    “我朋友,一起来的。”

    朋友?他们肃然起敬,语气转好:“我们当时离开的很远,模糊看到是那巨猿身上连打出五道强光,不久后战斗就结束了。我猜,你那朋友可能凶多吉少啊。”

    “她死的概率有多大?”

    “你可能没感受到那巨猿的凶威,以我愚见……可能……没多大概率了。”

    “确定?”

    “就算活下来,恐怕也……”

    “也要废了?”

    “应该吧。”

    “我很悲痛。”秦命转身走进迷雾。

    “节哀。”他们刚要安慰,人已经消失了。

    秦命沿着废墟的外围转着圈,想要找到葬花巫主逃离的痕迹。如果是重伤逃走,应该会留下些鲜血,向某个方向一直延伸下去。可是,他找了个遍,绕着转了三圈,直到天黑了也没有发现可疑的血线。

    难道她真死了,没能逃出战场?

    秦命当然巴不得葬花巫主死在这里,从现场情况分析,死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可他总是觉着葬花巫主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死掉。

    一连五天,秦命都在岛上游荡,寻找着葬花巫主,结果没有任何的发现。他不得不暂时放弃。葬花巫主如果死了,现在已经在巨猿肚子里消化了,如果还活着,肯定会藏到某个非常隐秘的地方,失乐禁岛地势多样,环境复杂,她如果真要藏,秦命还真不好找。

    夜幕降临,秦命在悬崖的洞穴里休息,燃起篝火,翻着条硕大的‘银鳞金鲤’:“小祖,出来吃东西了。”

    小祖缩在龟壳里,从里面封闭着。

    “看戏的时候比谁都着急。”秦命往金鲤上撒了些佐料,轻轻转着空间扳指,检查着里面满满的宝贝。

    有几件很特别的,他这几天里一直惦记着。

    “嗡!”

    微光一闪,三张巴掌大小的兽皮出现在手上。

    这不是普通的兽皮,上面画着些图案,标注着很多路线、岛屿,看起来非常的精细缜密。

    三张组合到一起,也只是整幅图的左上角部分,但已经能看出来是张宝图,一个古字出现了大半,很有可能是‘青’。

    “青……青鸾古迹?”秦命看着泛着金鲤,看着地上的残图,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

    他还记得初来海域的时候,在半月岛参加的拍卖,最后压轴的几件宝贝里就有青鸾古迹的一张残图。

    就那么一张,底价就是五千黑金币,最后定价七千五百黑金币,都跟秦命的悬赏价差不多了。

    会不会是青鸾古迹呢?

    这三张图是从尤娜的空间戒指里翻出来的,放在个边角,看样子已经很长时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