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46章 雷狱镇压(2)
    火雨像是流星飞驰,又似万箭齐发,每颗都有拳头那么大,温度更不必多说,大范围覆盖数百米。

    很多已经领教紫炎可怕的人们面色大变,连滚带爬的逃窜,几头猛禽更是冲天而上,闪避着紫炎。

    然而这场变故太突然了,火雨猛烈惊人,笼罩数百米范围,仿佛整片空间都要被烧透了。很多人逃避不及时,被紫炎撞击,有的吐着血扑了出去,灵力盾差点熄灭,有的直接被打穿了身体,当场毙命,有些被烈焰吞噬,在雪域里打滚。

    转眼间,十多人或死或伤,火炎的威力让人心悸。

    但是,没等那些躲过一难的人松口气,落在地上的烈焰团全部蠕动,发出咔咔的脆响声,从里面伸出一根根尖利的火爪,竟然变成了拳头大小的火蝎,放眼望去,满地都是,释放着惊人的高温。

    “那是……”人们惊愕,倒吸凉气。

    紫炎火蝎们像是有着灵智,稍微活动,全部扑向了周围的强者。

    “逃啊!”也不知道是谁喊了声,战圈范围的三十多人打着激灵惊醒,有人逃窜,有人释放冰晶或狂风阻击。

    远处观战的人们都变了脸色,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武法简直闻所未闻,威力更是强悍的离谱。这么多人围剿,不但没死,反而越战越强。

    “啊!”一个人被一只火蝎扑到身上,没等甩开,大量的火蝎从周围扑过来,密密麻麻的爬满全身,活生生的烧成了灰烬。

    一个人用冰层包围自己,一层一层,十多米厚,试图抵抗火蝎,但是……他引以为傲的寒冰根本阻挡不住紫炎火蝎的高温,它们从四面八方冲过来,连续撞击,一层层的焚烧,不断向里面推进。

    他绝望了,想走也走不掉。

    一个,两个,三个,惨叫声此起彼伏。

    变故并没有就此结束,在所有人躲避紫炎的时候,秦命全身雷电威力再涨,雷熊都被肢解,化作猛烈雷潮,冲向高空,照亮战场。转瞬之间,一头巨大的雷鹏在雷潮深处傲然成型,百米之巨,雷潮奔涌,遮蔽高空,仿佛成了天地焦点。

    莫大的雷威让所有人都不由得抬头,望向了高空。

    秦命高喊着:“雷狱镇压!”

    雷鹏啼啸,响彻雪域,惊动了远处大量的猛兽,甚至惊醒了圣级灵妖,它们感受到一股惊人的凶威,仿佛什么古兽苏醒了。

    轰隆,仿佛一片雷池坠落,撞向了战场,那些正在逃窜的人们,避开了火雨,却没有避开雷电。

    “咔嚓!”道道闪电击中一个壮汉,像是锁链般缠住了手腕、脚腕,喉咙,撕扯着拉向了高空。

    一头猛禽刚要撞出雷潮范围,却被十余头雷电缠住,生生拉了回来,固定在高空。

    一个接着一个,转眼之际,二十多人都被雷电锁链缠绕,要么压在地上,要么带向高空,要么直接撕碎,都痛苦惨叫,惊魂哀嚎。

    巨大的雷鹏、暴动的雷潮、囚困的人和妖,在寒风刺骨的雪域,形成一幅惊人的画面。

    无数人惊魂,张开了嘴,却说不出话来。

    连童言和童欣都微微色变,惊愕的看着前面赤亮的雷电战场。

    雷潮轰鸣、惨叫成片。那些被控制的人们惊恐挣扎,却怎么都挣不脱,他们抬头仰望,那巨大的雷鹏仿佛近在眼前,凶残的目光盯着他们。

    “退!!”秦命掌控雷狱,喝令全场。

    远处人群骚动,接连后退,都被这一幕给惊到了。那巨大的雷鹏、囚困的画面、挣扎的哀嚎,仿佛就在眼前。这又是哪个猛人?

    “饶命啊,我们退,我们也退。”被控制在雷狱里的人们纷纷哀嚎,死亡的阴影让他们要崩溃了。

    可是,就在全场惊动的时候,童欣突然抓住童言,展开紫炎翼冲天而上,直入云层深处,向着远处逃离。

    秦命扬头,一愣,走了?我呢?他还下意识的等了一会儿,是不是他俩要从天上冲下来,再来个全面袭击?结果,事实证明他自作多情了,等了很一会儿,人在没有出现。

    他们是真的走了。

    “追啊!”闫明等人惊醒,乘着猛禽冲向高空。

    其他人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巨大的雷鹏和雷狱,打个寒颤,也乘着猛禽快速离开。

    一转眼走了二十多人,可还剩下了一百多人,全部都在看着他。

    气氛变得无比怪异。

    秦命皱了皱眉头,弱了雷潮,散开了雷鹏虚影。

    那些被雷电缠绕的人和灵妖全部落下,跌落在雪堆里,惊魂未定,摸着自己的手腕和脖子,神情恍惚。他们刚刚以为自己要死了,要被雷电锁链撕碎。

    “杀了他!!”有人怒斥,可是,没几个人回应。围攻那个女人,是为了抢夺地龙蛋。围攻这个呢?纯粹是活够了,找死?

    那些差点被杀死的人更不敢上了,都惊恐的往后退,生怕再来那么一次。

    雷电全部散尽,紫炎也熄灭,寒风、白雪,再次吹进了战场,呼啸刺耳,温度不断降低。

    秦命站在那里,都不知道该怎么做,又该说些什么。要不是因为看着他们想到了童璇,他都不愿意出来,现在倒好,跟上次救他们的情形几乎一模一样,连声谢谢都不说,丢下他跑了!

    我特么出来干什么的?

    见过不仗义的,没见过这么不仗义的。

    起码打个招呼吧?

    气氛变得古怪,那几个叫嚣要杀了他的人,见没有谁呼应,也就闭嘴了。

    “他们往那边跑了,你们继续,我……嗯……我先走了。”秦命整理下衣服,轻咳几声,转身离开。

    “他跟那两人一伙的!抓住他!”有人高喊。

    秦命指着童言童欣离开的方向:“你一伙儿的人那副德行?连声谢谢都不说就跑了?”

    “那谁知道。”

    “你爱知道不知道,别惹我,心情不好。”秦命大步离开。

    冷风呼啸,雪花飘满天,人们都目送他离开,没有谁再去阻拦。

    有个人还挠了挠头,低语:“不觉着他很尴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