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49章 夜谈
    天色渐暗。

    山谷里燃起篝火,烤着三只野鸡。

    “你就不会弄点好的野味?”童言对野鸡不感兴趣,一遍遍的抬起手,试图感受到天地间的灵力,又一次次的失望着。

    “我看烤地龙不错,要不你去弄条腿来?我也跟着享享口福。”秦命撕了条金黄油亮的鸡腿,咬一口鸡腿,咬一口灵果,酥脆与晴天在口腔交融,刺激着味蕾,简直美味。他好像完全忘记了下午的那场谈话,很轻松地相处着。

    “你是怎么来到失乐禁岛的?你当时好像不了解这里。”童欣捧着个灵果,看着篝火边的秦命。

    “被人追杀。”

    童言补了句:“姐,看到没。被人追杀呢,他肯定不是个好人,说不定做了什么伤天害理违背人伦的丑事。”

    秦命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是不是嫉妒我?”

    “我?嫉妒你?送你两个字,哈哈!”

    “不嫉妒就淡定点,别总想着丑化我。还有,我对你姐姐没有非分之想,你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我,已经有家室了。”

    童言童欣都微微一怔,有家室了?

    “我爱人很美,我很爱她。”秦命轻拍心口,又指点童言:“听到了?”

    “这样啊。”童言心里好多了,看到别人追求童欣,他就心里窝火。谁想娶他姐姐,首先要打败他,各方面都要比他出色,这样才能配得上。其他人?没资格!

    童欣对童言这种态度已经习惯了,问着秦命:“我能冒昧的问一下你的武法吗?”

    “万兽雷劫!”秦命随口胡诌了个。

    “万兽雷劫?圣级武法?”

    “我有次在深海探险,躲避巨鲸追杀的时候逃进了一条海沟,在里面发现了个古老的石殿,也不知道有多少岁月了。我在里面找到了这套武法,还发现了个雷珠。”秦命编着故事,吃着鸡肉,咬着灵果,说的很随意。

    “老天待你不薄啊。”童言挪揄了句。

    “你一直一个人?”

    “我喜欢冒险,自由自在。”

    童言又随了句:“不怕哪天死了,都没有给你收尸的?”

    “你能活到现在,真特么是个奇迹。”

    “我警告你,别以为我姐邀请你到我家,你就可以跟我嚣张。”

    “我也警告你,我光脚的不怕你穿鞋的,惹急了眼,你弄不死我我就弄死你,你弄死我之前,我也让你扒层皮。”

    “嗬!!最够硬的。”

    “见笑了,我命更硬!”

    童欣轻笑,摇了摇头,这俩人倒还挺配,在族里从没有谁敢这么跟童言对着干。

    “等到了我家里,我看你还敢不敢这么硬气。”童言忽然笑了,等你知道了我的身份,会吓成什么样?小爷我很期待呢。

    “你就是天生地养,也跟我没半点关系。”秦命忽然凝眉,低喝:“有人来了!”

    “在哪?”童言豁然起身。

    秦命嗤了声:“瞧你这慌张的样子,你是不是男人?”

    “你……你敢耍我?”童言恼羞成怒。

    “不明显吗?”

    童欣微笑着拉住童言:“别胡闹了,坐下休息。”

    “我胡闹?是我胡闹吗?”

    “行了行了,吃你的吧。陆公子,容我再冒昧的问个问题。”

    “叫我陆尧就好了,我不是什么公子。”

    “你的年龄。”童欣想评估下陆尧的天赋,境界所对应的年龄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天赋强弱。

    “二十八了。”

    “二十八?”童言挑眉,二十八岁的地武六重天?还是体武双修?“你三十八吧!”

    秦命怼他一句:“你是不是觉着天下所有人都应该比你差?这是病,要趁早治。”

    “你真的是二十八?恕我冒昧,只是……”童欣稍微有些怀疑,看起来确实很年轻,可是二十八岁的地武六重天太罕见了,放在海族之间都是天才级别的,而陆尧只是个散修而已。

    “我不记得了,可能是二十八吧,也可能是三十。我对时间没观念,这些年一直在外面闯。”

    童欣缓缓点头,三十岁勉强还能接受。这样的天赋,再有紫炎族的全力培养,未来成就肯定不凡。

    秦命往篝火里扔了根柴火:“接下来你们要做什么?”

    “找秦命啊,你没话找话是吧?”童言不情愿的拿起烤熟的野鸡,没了灵力,身体很容易饿。

    “你智商有缺陷?刚刚是谁说的你们感受不到秦命了。”

    “没眼睛吗,没腿吗?”

    秦命提醒童欣:“以后别让你弟弟单独外出,容易被人打死。”

    童欣轻笑,嫣然柔美,跳跃的火光映凸显着她面部轮廓的美感,美人如画,即使如此。

    童言忽然激动:“我能感受到灵力了!哈哈!爽啊!姐,帮我守着,我要闭关。”

    “先吃丹药调理身体,再用灵果补充。”童欣提醒他。

    童言往山谷深处跑,不忘提醒着童欣:“姐,如果他不怀好意,立刻提醒我,我亲自收拾。”

    秦命起身:“我到外面看着。”

    “不用理会他,外面危险。”

    秦命瞥了眼黑影里,童言正用手指点着他。“算了,你那极品弟弟在用眼神提醒我呢。”

    “算你识相。”童言看着秦命真的离开后,才安心的闭关。

    秦命走出山谷,坐在了一棵老树杂乱的枝杈里,眼底泛起淡淡金光,扫视着黑暗的山林,警惕着夜间活动的灵妖们。

    “童璇……童璇……”

    秦命默默念叨着,指尖无意识的轻抚着空间扳指,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串链珠。

    他跟赵言赵欣的家族不可能有关系,又怎么可能给他身上留下东西?

    一种可能,是万岁山救出来得那群人里面有赵家的人,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给他做了标记,就像吕天祥那样。另一种可能,就是童璇留给他的九色咒。

    他宁愿相信是第一种可能,可是那双惹眼的‘紫炎翼’却不断把他的猜想转向第二种可能。

    是抓?是杀?

    看情况再定?

    童欣的回答到现在还盘旋在他的脑海里。

    是谁安排他们来的?

    他们追踪的难道是九色咒?

    秦命仰靠在枝杈间,失神的望着昏沉的夜空,他思量着、取舍着,也在谋划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