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51章 黄金血
    第二天一早,苏毅从密林里拖来了一头‘开山莽牛’,是一头接近地武巅峰的强悍灵妖,血肉都堪称宝药,非常的珍贵。他在山谷外清理干净,到山谷里架火猛烤,还弄了口锅,炖起了肉汤,精心的准备着早饭。

    他一边整理,一边谦虚着:“这头开山莽牛在跟迷瞳幻貂厮杀,都打成了重伤,我趁机捡了个便宜。可惜让那头迷瞳幻貂跑了,不然我们还可以尝尝它的鲜味。”

    “辛苦了。”童欣安心修炼了一晚,精神状态很不错。自从登上失乐禁岛,她和童言从没敢放松过,一直在高度戒备。现在有了秦命,又有了苏毅,她终于可以放下心,好好的休息调理。

    “举手之劳。在这失乐禁岛一定要保持充足的体力,不然等什么时候突然失去了灵力,就麻烦了。”苏毅多看了几眼童欣,心里一阵狂跳。她真的是童欣吗?紫炎族族长的亲女儿,相当于海族的公主。闭关的那个赵言,难道会是传说中的三公子童言?惊采绝艳,勇猛无敌。可是又觉着不可思议,紫炎族的直系公子和小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没有强者守护?

    如果真的是他们,我这次可算是赌对了!

    苏毅绕着烤牛撒着佐料,随口道:“我今早上忽然想起来了,我好像有秦命的线索。”

    秦命眉头一挑:“你也在追踪秦命?”

    “秦命的悬赏价很高,但不是谁都有命拿的。我没追踪过他,只是意外的发现过他的血。”苏毅看了眼童欣,神秘一笑:“黄金血!”

    “在哪看到的?”童欣听说过,那秦命有着古老的‘众王传承’,号称能长生,鲜血是金黄色的,还有双金色的羽翼。只是秦命在海域露面的次数很少,海域各方势力关于他的了解都停留在传说上。

    “我当时没想到是秦命的血。具体位置忘了,我记得个大致方向。等公子出关,我们过去找找。”

    “多少天前的事了?就算是秦命的血,他本人早就离开了。”秦命暗暗思量,我在哪里留下血了?一处是狼头血蝠的洞穴,那里已经被埋了,另一处就是跟葬花巫主打斗的山林。难道是哪里?算起来已经是十多天前的事了。

    苏毅笑道:“我这鹦鹉对鲜血非常敏感,只要那些血迹还残留着秦命的气息,它就能追踪到他。”

    七彩金刚鹦鹉傲娇的挺了挺头,发出清亮的叫声。

    “如果能抓住秦命,我必有重谢。”童欣正在头疼怎么寻找秦命,没想到苏毅给她来了个惊喜。

    秦命垂着眼帘,没再多说什么。

    “你是谁?”童言从山谷深处走出来。浓郁的肉香溢满山谷,他还以为是秦命开窍了,没想到多了个陌生人,模样英武、气质精干,还在那里谈笑风生的样子,他心里一阵警惕,又是被我姐的魅力吸引过来的?这些男人一个个都特么发情了吗?

    “恭喜言公子出关。”苏毅擦了擦手,向童言行礼。姿态不卑不亢,显出了气概却又献上了尊敬,全赖他那恰到好处的举止和微笑。“我是苏毅,古海散修,愿意为公子和小姐效劳。”

    童言横眉冷眼的看了他会儿,再问童欣:“他是谁?”

    “他认出了紫炎,希望能为我们做些事。”童欣说话间轻轻点了点头,意思是可以相信。

    苏毅赶忙道:“我绝没有贪图和目的,只是久仰紫炎,能为它效劳是我的荣幸。”

    童言深深地看了苏毅一眼,明白了,一个来效忠投诚的。这种事对紫炎族来说太平常了,每天都会有无数人想要进入紫炎族,得到赏识。他一般来说都会无视,也没想着要招揽什么外人当侍卫。不过,童言瞥了眼秦命,一声哼笑,主动招呼苏毅:“给你个机会,一句话,打动我。”

    苏毅知道机会来了,立刻正容,严肃认真:“三十六岁,地武八重天巅峰,仰慕紫炎,愿效死忠。”

    三十六岁的地武八重天巅峰?童言满意的点了点头,很不错的天赋。地武境的后三重天就是传统意义的高阶地武,要想从六重天跨入高阶,困难重重,是地武境最大的坎,很多人会卡在这里。想要再进一重天,更是难上加难。如果四十岁之前能晋入地武九重天,意义更不得了,那象征着他有机会晋入圣境!

    童欣也很满意,出来这一趟,虽然狼狈了些,还没能抓到秦命,但是收了两个很有天赋的散修,回去稍加培养,就能大放异彩。

    “我正好要招个人,跟着我吧,不会亏待你。”

    苏毅没想到这么容易,单膝跪地,郑重表明态度。

    “起来吧,不用这些虚礼,以后证明给我看。”童言走到熟透的烤牛边:“这是你做的?”

    “是言公子注定有这口福,让我捡了个便宜。”苏毅切下块熟肉,递给童言一块,也送到童欣面前一块,又招呼秦命:“陆兄弟,一起来。”

    童言尝了口,肉质紧致,韧劲十足,还有股特殊的香味,一口下去,浑身血气都泛起热浪,由内而外的舒畅。他赞了声苏毅,不忘刺激下秦命:“陆尧,学着点!”

    你丫给我吃的是野鸡,人家是开山莽牛!

    秦命不客气,更不搭理,切着肉片自顾自的吃着。味道很不错,药效浓郁,是难得的佳品。

    “好吃吧。”

    “好吃。”

    “比鸡肉好吃吧。”

    一整头牛被四人分刮,多数都被童言吃了,炼化成澎湃的血气灵力,把他们浑身都烧的通红。

    当天下午,苏毅循着的记忆,找到了当初发现黄金血的山林。

    确实是秦命当天跟葬花巫主厮斗的地方,十天过去了,这里已经找不到他们打斗的痕迹,跟其他地方的树林没什么两样。

    “确定是这地方?”童言看着周围的环境,要把秦命打出血,战斗应该会很惨烈。

    “就是这里,前面不远有处山塌了,我记得很清楚。”苏毅很肯定。

    “你可别耍我。”童言眼神里带着警告,他很不爽被人戏弄。

    “言少爷,我可以用性命担保。”

    “散开找找,我往这个方向。”秦命走进狼藉的林地,他记得跟葬花巫主打斗的位置,知道哪里最有可能有血迹。

    童言他们依次散开,一人一个方向,仔细的检查着山林。

    没过多久,秦命还真找到了些黄金血,斑斑点点,半掩在泥土里,十天过去了,已经干涸无光。他回头望了眼已经散开的童言他们,把黄金血迹悄悄抹除,继续寻找。

    “咦,这是……”

    秦命在清理第二片血迹的时候,意外发现了颗血红色的獠牙。看不出是什么动物的,通体血红,散发着血气,却不是血腥味,而是淡淡的香气。它有拇指般大小,末端有个细孔,像是某种挂件。仔细的翻看,血牙上面刻着个画像,像是个……女人?

    “这该不会是葬花巫主的吧?当时缠斗的时候从她身上扯下来的?”秦命把玩着血牙,慢慢握在了手心里。

    “找到了!”远处忽然传来苏毅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