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59章 特殊方法
    天黑后,秦命带着童欣来到了一座热闹海岛上,找了个干净的旅店。

    童欣冻僵了,像是个冰雕,被秦命一路抱着走进了旅店,成了傍晚的街道最惹眼的怪事。

    “店家!上等客房!”秦命没理会人们怪异的眼神,直接扔了十块金币。

    店家迟疑了下,打量着秦命和他怀里的‘女人’,嘀咕这男人对这女人做了什么?

    “钱不够?”秦命重重咳嗽。

    “呵呵,够了够了。”店家收起金币,领着秦命上楼。他才不管这男人要做什么事,只要不闹事就好。

    走进客房,秦命到处看了看,环境还不错,里外三间房,还有个温池。他扔给店家一个金币:“谁都不许来打扰。”

    “明白,明白。”店家会意的坏笑,躬身退出去。

    “有什么办法能救她?”秦命把童欣放到床上,探查着她的身体,活像是具冰雕,从内到外的冰冻住了,那股微弱的能量可能是来自于她血脉的力量,但已经微弱不可查了。

    一旦那股力量完全消失,童欣基本就没救了。

    “先说说,为什么要救她。”小祖伸个懒腰,从衣领里爬出来。

    “我不救活她,怎么进她家族?”

    “先说清楚,不是因为感情什么的?”

    秦命无语:“有办法你就说,没办法就闭嘴。”

    “有你这么求人的?”

    “赶紧,别磨蹭!”

    小祖眼珠转了转:“我还真有个办法,但比较特殊。”

    “怎么特殊法?”秦命眉头莫名的一皱,这小祖宗总喜欢出昏招。

    “她身体里有股寒气,封住了她的经脉、血管、气海等等命门。要救命,先驱寒!但普通驱寒方法肯定不行,她需要的是从内部清理。还有一点,她身体非常脆弱,经脉、血管等等,都经不起太强的药效,稍微有个差错,她可能就活不成了,就算活下来,也是个废人。”

    “直接说办法。”

    “阴阳调和。”

    “你大爷的!!”

    “激动什么?你明白我的意思?”

    “我跟你是一年两年了?”秦命哪能不明白它的意思,这老污龟。

    小祖直翻白眼:“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这么好的机会,不要白不要。你反正对她没感情,直接上不就得了,心里没鬼,做了无愧。听小祖的,给自己放纵一次。”

    “我的小祖宗!咱们能不能正经一次?她都快死了!”

    “我像是开玩笑的吗?我这里有个配方,你按照配方抓药,自己服下,再跟她结合。然后按照我说的运功方法,通过你……”

    “打住打住!我严重怀疑你是要趁机给我喂情药!”

    小祖一阵心虚,丫的,你怎么知道。

    秦命一看它眼珠直转,就知道猜的八九不离十。“小祖宗,救人呐!”

    “救人做运动两不误啊。”

    “我炖了你!!”秦命也是着急,这小祖宗越是胡闹。

    “瞧你这臭脾气。好吧好吧,不用阴阳调和了,但嘴对嘴是必须要的。先别急,我是认真的!她自己不能炼化灵力,也消化不了药效,她现在基本就是个死人。必须通过你,往她身体里送。下面效果是最好的,你不乐意,只能用上面喽。”

    秦命满脸黑线,这都什么词!“确定能救她?”

    “爱信不信。我就这一种办法。”

    秦命迟疑了会,一咬牙:“配方!!先说好,你要是敢给我乱下药,我跟你没完。”

    “真是个极品,有便宜还不赚。拿出纸笔,我说,你记。”小祖说了一连串的药名,还有剂量。不过,它还是在里面偷偷做了点手脚。

    秦命依次写下药草,有些空间扳指里面有,有些没有,要到外面药店里找找。所幸都不是什么珍贵的药材,应该能买到。“还记得我们的打赌吗?”

    “什么赌?”

    “我从葬花巫主手里逃出来了,你输了!!”

    “额……这……”

    “你忘了?”

    “我没忘啊,不过你蠕动了吗?我说的是……”

    秦命打断它:“别耍赖!有点长辈的风范行吗?”

    “好啦好啦,就当小组我赏你的。”小祖掏出一整坛生命之水,还有十棵极品灵果,二十棵上品灵果。

    秦命检查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全是些珍惜的,很多都叫不上名字,但能感受到它们的不凡:“算你还有点良心。”

    小祖爬到秦命耳边,悄声悄气的道:“跟小祖说说,你有没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要把葬花巫主给……那啥了?”

    “你打住!”

    “嘿嘿,你别不承认,我发现你这小子没以前那么纯了。”

    秦命眼角抽出:“您老居功至伟!!”

    “那女人死了没?”

    “应该吧。”那座山洞里没有找到葬花巫主,可能是被冻死在泉池里了。

    秦命离开旅店,到外面找卖药的店铺。

    岛屿非常大,热闹嘈杂,还有海域特有的混乱和野性。尤其是到了晚上,各种喧闹声此起彼伏,打斗的场面随处可见,很多凶悍的猎杀者们游走在人潮里,进出于酒肆旅店。

    秦命转了三个店,把需要的药草找齐。不过,就在他经过一家酒楼的时候,却从里面的喧哗声中听到了天王殿的消息!

    “消失了三个月,天王殿又现身了!”

    “大概是在半月前,他们集体现身,往古海更深处去了。”

    “这胆魄!绝了!明知道大半个古海都在搜捕他们,他们还敢自己出来?”

    “公然现身?还是被人发现了?”

    “那谁知道。听说那些海族全追过去了,大量的强者都往古海深处移动,那场面想想就壮观啊。”

    “天王殿可不是傻子,他们既然敢出来,肯定有目的。”

    “哈哈,又要有场精彩的恶战了!拓苍山一战,轰动古海,下一次会是什么战场?”

    “天王殿现在人多势众,又都疯狂强势,不管这一战打向哪里,都免不了一场血雨腥风。他奶的,我浑身都热了,好激动!古海好多年没出现这么一群狠人了,竟然敢正面硬刚古海霸主。”

    秦命在外面听了会儿,非但没有激动,反而更奇怪。

    拓苍山战场结束到现在,也就百天左右。金刚明王他们的伤痊愈了?不可能!他们伤势应该严重到有生命危险,就算有生命之水这类的珍贵宝贝,也需要更久的调理。毕竟,一旦现身,就代表着更残酷的血战,很难再有机会再停下。

    现在应该是难得的休养机会。

    秦命望向远方。

    众王为什么现身?

    又要去向哪里?

    是一场战役?还是一次迁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