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61章 驱寒(2)
    童欣躺在床上想了各种办法,结果都很冒险,稍微的差错就可能废了她。最后,她忽然又想到了陆尧。

    童欣可以想象到她全身被冻住的情景,骨骼、血管、皮肉,都挂满冰霜,肯定都非常的脆弱,可只剩下了经脉和气海,难道其他地方都是被陆尧清理的?

    他说的是真的?

    可他是怎么融化的?我怎么做不到?

    童欣纠结了很久,虚弱的唤了声:“陆尧。”

    她刚喊出声就有些后悔了,不行,不能!她还是无法接受秦命那种卑劣的方法。

    可是,外面安安静静,没有回应。

    “陆尧?”童欣又唤了声,还是没有回应。

    “陆尧??”童欣再喊,声音提高,她挣扎着撑起身子,又喊了声。

    秦命早就走了,到外面打听天王殿的事,顺便确定这是在哪里,失乐禁岛又是什么情况。

    童欣接连喊了十多次,外面都没有声音。

    她气恼,可是又忽然一阵害怕,陆尧走了?那我呢!

    经脉被封、气海干涸,身体很多地方还没有完全解冻,现在就像是个废人。如果长时间这么下去,经脉肯定会受损,留下严重的隐患。如果,有人突然闯进来呢?我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陆尧……陆尧?”童欣着急了,也怕了,一次次的呼喊,可又不敢大声,怕引起什么恶人的注意。她从小在紫炎族长大,高贵又强势,坚强又清高,遇到危险也总能冷静对待,可是现在的情况跟以往完全不同。她虚弱的像是个普通人,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在这混乱又野蛮的岛上,随时可能遭遇各种不测。

    童欣一次次的呼喊,直到嗓子哑了,天黑了,陆尧还是没回来。她躺在黑暗的房间里,身体阵阵的发冷,一阵阵的剧痛,她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助,很少落泪的她再次湿润了眼角。

    “我自己来!”

    “我能行的!”

    “我能救我自己!”

    童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努力寻找着办法。当她咬着牙,尝试服用些普通灵草,去调理经脉的时候,却换来钻心般的剧痛,差点被生生的疼晕过去。

    她的经脉还在结冰,根本不能使用。

    童欣再次想起山洞里的情况,她是自己翻进泉池的,也记起了进泉池那一刻,无法言喻的寒冷与剧痛,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经脉里的寒气应该是那时候留下的。

    那个泉池到底是什么?竟然能把他冻成冰雕。

    不过,陆尧不是也死了吗?他是怎么出来的?

    这里不是失乐禁岛,童言呢?其他人呢?陆尧是怎么把我带到这里的?

    各种疑问,盘旋在混乱的脑海里。

    “吱呀!”

    房门被缓慢的推开。

    童欣立刻惊醒,挣扎着要起来:,心里莫名的一慌“是谁!!”

    “恢复差不多了吧?我给你带了点吃的。”秦命把食物放在门口就要退走。

    陆尧?童欣眼眶当场是湿了:“你混蛋!”

    “对对,我混蛋,我辱了你清白,等你痊愈了,我就离开。从此永不相见。”秦命关上房门。

    “你……你回来!”童欣挣扎着,突然从床上栽了下去,这重重一跌,痛的的全身紧绷,她好像听到什么碎了,经脉?还是骨头?蓄满眼眶的泪水划过脸颊。无助、痛苦、委屈。这一刻,她变得不像是海族的公主,而是个普通的女孩。

    “我救你,是不想看着你死,我也真不欠你什么。”门外传来秦命的声音,还有他离开的脚步声。

    “陆尧!你回来!回来!”童欣痛苦挣扎,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她不由自主的喊出了一声:“求你……”

    秦命停在门外,微微偏头,果然!

    “我说过的,五份必须全进去,少一份都不行。”小祖打个哈欠,缩回了龟壳了。“去救她吧,那些寒气很古怪,说不定时间久了就会反噬她。”

    “陆尧,你还在吗?”房间里传来童欣沙哑又带着惶恐的声音。

    秦命在门外站了会儿,推开房门。“怎么了?”

    “帮我……驱寒气。”童欣偏过头去,但凡有一点办法,她真不想再面对他。

    “我驱寒气的办法只有那一种。”

    “可以。”童欣声音连自己都听不见。

    秦命从空间扳指里取出些草药,刚刚那第五份被他吐了,外面吃饭的时候重新买了一份。

    “你不觉着应该先扶我起来?”童欣身体冰冷又痛苦。

    “稍等。”秦命把药草全部混合后,服下吞掉,这才抱起童欣,放到床上。

    童欣靠坐在床头,闭上眼睛,不去看秦命。

    “张嘴。”秦命声音平静,带着点冷漠。可是,他忽然有点小紧张,前面都把童欣当成个冰雕了,做什么都没那么多顾虑,现在可不一样,她活生生的坐在面前,湿漉漉的衣服把完美的身体轮廓勾勒的清清楚楚,比不穿衣服都要诱人。

    童欣娇躯微微颤抖,也不知道是冷得,还是紧张。领口松垮,半开,能看到里面的丰满,白嫩嫩的晃眼,随着身体的颤抖,伏着细微的波澜。她紧闭着双眼,羞怯的红晕浮上脸颊,红唇在秦命的命令下微微张开,吐气如兰,寒气清凉。

    她双腿侧曲着,正好把她美妙的弧度展现在秦命眼前,小腿的修长,大腿的丰润,在股部勾勒出个恰到好处的曲线,滑入腰际,让人血脉喷张。

    秦命只是下意识的瞥了几眼,竟然被深深地吸引了。

    童欣等了会儿,没见秦命靠近,一睁眼,竟然看到他两眼定定的看着自己下面,她一阵羞恼:“你看什么!!”

    秦命轻咳两声,掩饰尴尬,对着童欣的红唇吻了上去。

    童欣下意识的一躲,脸颊羞的更红了。

    “要不,我把你打晕吧。”秦命想了个糟糕的法子。

    “不用。”童欣立刻反对,她宁愿醒着,也不想稀里糊涂被人亲,万一他手脚不老实呢?

    “开始了。”

    “不用说出来。”童欣又羞又恼,从没跟男人独处一室,更别说这样旖旎的情景。

    秦命提口气,直接印了上去。

    童欣再次一躲,声音像蚊蝇:“别……别伸舌头……”

    “……”

    秦命无语,捧住她的脸,对着红唇印了上去。

    童欣娇躯立刻紧绷,虽然在昏迷的时候不知道被亲了多少次,可对她来说,还像是第一次,生命里的第一次。秦命粗重的呼吸声,带着男人的气息,沁入她鼻息,让她一阵眩晕。

    她的第一次啊!

    童欣眼角沁出泪水,却又倔强的忍住,脑海里不断提醒,这是在疗伤!是疗伤!

    秦命按照小祖说的口诀,引导着草药的炼化,经过身体的流转,渡入童欣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