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74章 紫炎战将
    童欣回到赤风炼域先去拜见了她的父亲,报一报平安,她本来想带秦命进去,一起介绍,留个好印象、博个好的奖赏,结果秦命死活不肯,就留在外面等着。童欣强行硬拉,就差抓住他脖子拖进去了。让父亲见见陆尧还有个原因,是让父亲给他检查下血脉天赋等,因为参加升龙榜竞赛的名单是各族族长亲自选定的,外人可以提意见,但不得插手。参赛者代表着一个族的脸面,也是向海域展现各海族潜力的机会,必须要万般慎重。

    可秦命就是不答应,差点扭头离开。见紫炎族的族长?开什么玩笑!万一被问出些什么,看透了什么,他只有死路一条,会死的很惨很蠢。

    童欣跟他拉扯了一阵,没办法,只能自己一个人进去。

    秦命站在恢弘的大殿外,观察着秀丽的风景。来的路上,赵欣说了自己的真名,也介绍了紫炎族所在的这座‘赤凤炼域’,整片群岛就像是个巨型武器,大大小小所有火山,全部被串联到了一起,甚至沟通了海底深处古老而浩瀚的火海。

    就算天王殿集体降临,也休想从外面破开赤凤炼域的守护大阵。

    这就是海族的底蕴、海族的强盛所在。

    岛上的温度很热,所有来往的族人、侍女、守卫等等,都穿的很清凉。

    突然,远处暴起冲天强光,九头巨兽虚影跃然成型,光芒滔天,庞大威严,它们凶威盖天,咆哮如惊雷。九头巨兽就那么凭空出现,像是跨越空间而来,它们扛着座巨大的祭台,真实的祭台!!

    祭台轰鸣,现出一队又一队强大的战兵,都穿着锃亮的甲胄,持铁戈、握战矛,杀气冲霄。他们之后,接连出现三大战将,浑身都散发璀璨光芒,如三轮太阳一般,恐怖波动惊世。

    仿佛大半个赤凤炼域都惊动了。

    秦命惊愕,好强悍的气势,这是些什么人?

    一道金色大道横跨长空,从祭台直接落到了秦命所在的广场。

    三大战将、上百战兵,接连走上金色大道,朝这里大步走来。

    秦命一阵心悸,感受到了可怕的压迫感,像是片浩瀚的汪洋奔腾而来,冲的他气血翻腾,不得不往后退,离开通道。

    “拜见族长!”三位战将全身闪烁着赤亮的强光,披挂着紫炎符文汇聚的战甲战衣,烈焰滔滔,高温扭曲着空间,都看不清真实的模样。

    “拜见族长!”上百战兵在他们身后一字排开,单膝跪地,吼声如雷。

    “等!!”正殿里传来威严冷漠的声音。

    三位战将行礼,傲然伫立,等待召见!战兵们全部跪在身后,用力低头,像是钢铁铸造的雕像般,气势刚硬,却一动不动,唯有全身的紫炎腾腾燃烧,高温惊人。

    紫炎族派往前线六大战将,这是其中的三位,因妖蛮族祖地被毁事件被紧急召回。

    ‘战将’在各族的地位都非常高,仅次于族长,也受族长直属,是各族的守护者。他们代表着各海族最强的战斗力,威慑全族,更威震海域。某些场合,某些行动,他们甚至能代表族长,代表全族。

    秦命站的很远,仔细的打量着,可所有的探查都被他们周围的高温阻止,汹涌的紫炎、披挂的符文战甲,都透发出惊人的波动。

    殿外的气氛本来很平静,现在却变得压抑。

    一位战将注意到了秦命,冷漠的瞥了眼,什么人敢在殿外游荡?

    他一个细微的动作,却像是传递给了身后的战兵们,他们竟全部挑眉,斜向了秦命那里,冷厉的眼底竟然有杀气在弥漫。

    这里是族长的宫殿,闲人岂能擅闯?

    “我陪童欣小姐来的,她在里面。”秦命解释。

    那战将收回目光,威严冷漠,可是……他又看向了秦命,那双星辰般深邃明亮的眸子竟有光雾弥漫。

    秦命心头一凛,仿佛瞬间暴露在了他的眼前,无形之中,像是要被一层层的剥开。不好!!他在窥探我!!

    秦命心思闪烁,决不能让他看透。一声低喝,全身激起赤亮的雷电,电芒乱窜,雷威盛隆,化作狂暴的雷熊,扬天怒啸,雷动广场。

    “前辈!!我是童欣小姐请来的客人,有资格受到礼遇。”秦命严肃对峙,宁可表现的粗鲁傲慢,也不能被他看透。

    其他两位战将也看向凶猛的雷熊,冷冷一哼,深宫重地,岂容放肆。一股恐怖的气浪扑面而来,似江河怒潮,撼动空间,瞬间便湮灭了他周围强悍的雷电,消融殆尽,却没有伤到身体一分一毫。

    可怕的掌控力!!

    不过那位战将也散开了双眼的光雾,不再探查他。

    秦命稍稍松口气,这紫炎族还真不是那么容易进的,随时有可能被发现。

    这时候,童言从远处急匆匆的跑来,身后跟着苏毅和几个贴身侍卫。

    三位战将、上百战兵,都恢复常态,岿然伫立,气势如海,静等族长召见。他们没看童言,更没在意,尽管知道来的是三公子。

    童言却主动向他们行礼,珍而重之,全套礼数都做足,一丝不苟,桀骜如他,此刻却不敢有丝毫的不敬。完事后才跑到秦命这里,上上下下看了眼:“陆尧?还真是你。”

    在听说他姐姐带着个男人回来后,他隐约就想到了陆尧。可又不怎么相信,因为雪山那场事件里,他对陆尧印象很差,这几天甚至在想,如果陆尧当时跟上去,以他体武者的身份,或许能保护好他姐姐。

    秦命伸了指头:“第三次!!”

    “什么第三次?”

    “第三次救你姐。”

    “你把我姐救出来的?当时发生了什么?我姐现在怎么样了?”童言态度稍微好了点,可还是保持着那份倨傲姿态。

    “你姐很好,没受伤,具体情况问你姐吧,他快出来了。”

    童言看了他一会儿,迟疑了半晌,还是抬手拍在他肩上:“做得好!我记你这恩了。”

    他这几天真的要崩溃了,自责、悔恨、痛苦,那种滋味非常难受,在听到姐姐回来的时候,他眼泪都下来了。

    “免了,不要怀疑我有企图就好。”

    “那可未必,我得先了解情况!”

    “在你心里,别人救你是不是都有企图?”

    “只要你不打我姐的注意,一切都好说。”救我姐,我记你的恩,打着英雄救美的幌子,靠近我姐,绝不允许。

    秦命朝童言勾勾手:“过来,看看我这张脸,再看看我这身气质。”

    “怎么??”

    “就算是我要追求你姐,你姐能看得上?”

    童言一想,对啊,脸上终于露出点笑容,又拍了把秦命的肩膀:“早这么说不就行了?我姐品味没这么差,怎么能看上你。”

    感谢‘代小鼠’两千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