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84章 委屈
    “谁给我个解释?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童欣散了紫炎,收了紫炎翼,但语气严厉,余怒未消。

    “欣姐姐,那野小子欺负我。”童菲指着秦命,满脸委屈。

    “童菲,你的礼貌呢。”童欣语气里带着分怒意,瞎胡闹也得有个限度。

    “我……明明是他欺负我。”童菲撅着嘴。怎么埋怨起我了?

    “是吗?他怎么欺负你了?”

    “他废了我的灵鸟,把我拖到温泉里要非礼我,还把我踹飞了,不信你问问她们!”童菲委屈的想哭,她的生活从没像今天这样‘刺激’过,她以为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小子,谁知道这么生猛。一个哥哥被废了,一个哥哥被震得都站不起来了,连七个黑月斗兽都废了六个。

    侍卫们低着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别问我们。

    “你非礼她了?”童言张嘴,打量着秦命,可以啊,连这疯丫头都敢调戏,口味够辣的。

    “自家孩子什么样,你们不知道啊。她说的话,你信?”秦命怼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样了!”童菲下意识要回击,可看着秦命杀气腾腾的样子,想起他刚才的野蛮样子,心里一憷,气势弱了。

    “疯丫头,别再来惹我,这次只是踹飞你,下次可不一定怎么样了。”

    “欣姐姐,你看,他吓唬我。”

    “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童欣必须把事情解决,她的宫苑毁了是小事,只要她不追究,一切都好说,可童玳重伤,童崎的黑月斗兽被全灭,稍微处理不好,就可能引起直系与旁系之间的争斗。

    “还能有怎么回事,就是那野小子欺负我!欣姐姐,你必须给我主持公道。”

    “他怎么欺负你了?”

    “他废了我的灵鸟。”

    “他为什么无缘无故废你的灵鸟?”

    “那谁知道,他混蛋呗。”童菲朝秦命凶了个鬼脸。

    童欣明白了,很可能是童菲挑衅陆尧了,陆尧忍不住反击,下手重了。她看向其他侍卫,那些当时在场的侍卫们稍稍点头,算是默认了。

    “他怎么非礼你了?跟哥哥说,越详细越好!”童言问道,他对这部分很感兴趣。他以前没少被这疯丫头整过,巴不得把她嫁出去,可是没人敢要啊。今天竟然被陆尧非礼了?要不……送他了?省的在打我姐的注意。

    童欣甩他个白眼,都什么时候了还胡闹。

    “他把我拖温泉里了,然后……我……我就挣扎啊,他就把我踹飞了。”童菲眼神躲闪。

    “他为什么要把你拖温泉里?”

    “看本小姐漂亮,动色心了呗。”童菲一扬头。

    “说真话!”童欣语气严厉,又看向其他侍卫,可侍卫们都摇头,她们真不知道当时发生过什么事。

    “陆尧,当时发生什么事了?”童欣又问秦命。

    “我当时正泡着澡,这疯丫头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扑到温泉里要非礼我,我当然要反抗了,结果就……踹飞了……”

    “我非礼你?本姑娘没见过男人啊!”童菲差点过去挠他。

    “没见过野男人!”

    “你……欣姐姐,你看看他!太混蛋了!”童菲气的直跺脚。

    童欣神色微冷,严肃的叱令。“别胡闹了!你三哥都重伤昏迷了,家族里肯定会详细调查,你是跟我说实话,还是跟长老们去说?”

    “我……”童菲脖子一缩,抿紧嘴,低下头。

    “说不说?”

    “是他在泡澡,我……我扑进去了。”童菲一撅嘴。

    童言乐了:“小妹!剽悍啊!真没见过野男人?准备生扑啊!!”

    “欣姐姐,你看看,童言也欺负我。”

    “叫哥哥,别大呼小叫的。”

    “有你这样当兄长?”童菲叉着腰,挺着胸脯。

    “为什么要……扑进去?”童欣都说不出口,这丫头,实在太胡闹了。

    童菲泄气了,撅着嘴道:“湿了身子,喊非礼。”

    童言咳嗽声,往前一凑:“湿还是失,怎么写?”

    “你去死啦!”童菲大叫。

    “哈哈!”童言刚笑两声,被童欣一肘定在肚子上,憋住了。

    童菲气恼的指着秦命:“我只是闹着玩,他再怎么样也不能把我个女孩子踹飞吧,从后院直接飞到前院了,欣姐姐,你知道当时多疼吗。”

    “这……是有点过分了。”童欣仿佛想象到了当时的画面,嘴唇微抿,差点笑出来,又强行忍着,保持着她严厉的表情。

    “欣姐姐,你必须给我做主,替我狠狠教训他。”童欣实在气不过,想起当时的场面就委屈。

    “你不是已经教训他了吗?把你二哥三哥都叫来了。”

    “谁教训谁啊?看他把我三哥打的,看他把我二哥吓得。”

    “我不是吓得,我是被雷声震得。”童崎郁闷的走过来,小丫头太不会说话了,我想是那种被吓倒的人吗?

    “一样。”

    “不一样。”

    “二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计较这个?”

    童崎无语,我当然要计较,万一传出去,说什么‘童玳被打飞了’‘童崎被吓瘫了’,他们这一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好了好了,别再闹了,今天是我们不对,硬闯了宫苑,还袭击了童欣妹妹的客人。”童崎脑袋还是嗡嗡的,像是有片雷云在耳边轰响,他脸色很苍白,尽管强作笑容,要保持风度,可怎么看怎么狼狈。

    他看起来狼狈,心里却透亮着。童欣今天明显是要袒护陆尧了,两人身份可能不一般。不然,换成其他人,谁敢欺负童菲,童欣第一个不答应。

    这陆尧身份要仔细调查,一个普通人怎么能两拳败退紫炎族的天才童玳?一个普通人怎么能挫败六大黑月斗兽的围剿?一个普通人,怎么能以六重天境界硬撼七重天的八星黑月?每个‘战绩’都够惊人了,三个混在一起呢?

    “我怎么胡闹了,明明是他欺负我。”童菲更委屈了,连疼她宠她的二哥都不帮她说话了。

    童崎的‘识相’让童欣松口气,就怕童崎一系的子弟硬揪着不放。“我待会儿去看望童玳堂哥。”

    “我们先走了,改天再来道歉。”童崎硬拉着童菲离开,后面跟着六个浑身是伤的黑月斗兽,他们走出很远都还回头看秦命,冷厉的眼底里积聚着杀意。他们常年在斗兽场厮杀,不是没有败过,却没有败的这么惨过。

    “野小子,本姑娘不会放过你的。”童菲不忘回头凶了秦命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