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710章 剽悍
    秦命封闭在黑蛟战船上,全身心放在了修炼上,重点锤炼着十万极境,尝试在金刚混元道的‘霸道’上精进几分,先是极寒之水,再是岩浆炼池,他的身体、经脉,都得到空前加强,对于金刚混元道而言都是千载难逢的突破机会。

    当然还有上古吞雷术和修罗刀。

    雷蟾得到的好处显而易见,能让秦命的吞雷术变强,完成青雷的大面积蜕变。修罗刀现在不能展现出来,但不妨碍秦命修炼他,这是他的杀招,永远都是。到目前为止,他锤炼的战魂已经多达十八位。

    外面一个月,里面已经五个月。

    六重天向七重天的跨越困难重重,比秦命预期的要难更多。

    跨过了这个坎,就等于晋入地武境的高阶,对于任何武者而言,都是个考验。不然,海族也不可能把三十岁之前晋入七重天作为筛选超级天才的衡量标准。三十岁之前,晋入地武境、晋入地武三重天、晋入地武四重天、晋入地武六重天,以及晋入地武七重天,都对应不同的天赋级别、努力级别,是海族用来考虑对其培养程度的硬性标准。

    三十岁之前,能晋入地武,说明值得培养,不算‘废品’,能晋入地武三重天,说明天赋优秀,值得投入资源和精力好生培养;如果能破开三重天壁垒,晋入四重天,那就算是精英级别了,能破入五重天,完全可以划入天才级别,晋入六重天,就是海族的‘宝贝’,晋入七重天,则是海族未来的希望,很有可能位列家族的核心决策层。【零↑九△小↓說△網】

    所以紫炎族在确定‘陆尧’年龄仅有二十四岁后,再次提高了对他的重视程度,连带着很多战将对‘联姻’的态度都有了变化。

    到底是把童欣留下,拴住陆尧,还是把童欣扔给拜月族?

    紫炎族跟拜月族联盟基本成定局了,联姻只是条件之一,一个加强稳固的方式而已,不是说不联姻就不结盟。紫炎族考虑的是把童欣交给拜月族后,拜月族能给予什么样的回馈,相比之下,把童欣留在族里,跟陆尧结合,两人在未来能给紫炎族带来什么。

    现在,陆尧有三十岁之前晋入七重天巅峰的潜力,直逼童言,跟童欣不相上下。如果两人结合,未来就算不是战将,也是仅次于战将的级别,还是‘夫妻’这样的特殊类型,不仅会成为紫炎族的顶级强者,还会成为童言争夺族长之位的坚实后盾。

    他们开始重视陆尧,也期待陆尧在升龙榜的表现。不奢望他晋入前十,就算杀进前二十,他们都愿意把童欣嫁给他。

    毕竟,他现在年仅二十四岁!

    近几天,紫炎族表面平静着,暗地里却热闹了,倒不是个大事,但轰动却不小。【零↑九△小↓說△網】

    童菲从‘星耀赛场’带回来个‘小妖精’,据说美的简直不像话了,千娇百媚,风情万种。连玩腻了各种美女的童崎都一天三次的往童菲的院子里跑,每次都赖着不走,非得童菲轰出去。

    以前的时候,没人敢到童菲那里转悠,生怕着了她的道,被她那稀奇古怪的鬼点子折腾个半死。现在,一天到晚,小院周围人来人往,男男女女都翘首以盼,希望能看到传的神乎其神的‘妖精’,他们想象不出,到底美到了什么程度,能把童崎迷的神魂颠倒。

    这天中午,童菲终于舍得把藏了五天的‘妖精’带出来了,在所有人惊艳的目光中离开。

    童菲虽然有点古灵精怪,俏皮又胡闹,可是不可否认她是个美女,身材娇小,比例却非常完美,曲线玲珑,娇憨又甜美。一双大眼扑闪扑闪的,泛出点点纯真而又充满灵气地光芒。

    只是跟身边的女人一对比,童菲更像是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失色太多太多。这个女人体态修长匀称,美的让人目眩,身材实在好到了极点,走起路来像是风中玉柳一般,轻盈而又柔嫩,如墨的黑亮长发,自然地披散她的腰际,火辣的背影让人血脉喷张。

    她不是旁人,正是妖儿!

    妖儿做好伪装后,潜入多个星耀斗兽场,终于碰到了来自紫炎族的童崎。

    当时童崎带着宝贝妹妹童菲欣赏战斗,妖儿就趁着童菲无聊闲逛的时候接近了她。童菲是‘古灵精怪’,搞怪却天真,妖儿却是真‘鬼精’,收拾这个小丫头简直轻而易举,装下可怜、伪装个身份,立刻就让童菲同情心泛滥,姐妹相称了。等童崎看到妖儿真容的时候,引以为傲的智商瞬间下降几个点,也被迷得神魂颠倒。

    就这样,童崎和童菲把她带回了族里。童菲是旁系,又喜欢胡闹,没有谁会在乎她身边多个什么人,带个客人回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不会有人过来调查什么,最多确定下实力、有没有携带危险东西。

    “一个外人竟敢欺负你,胆子不小嘛。”妖儿陪着童菲往童欣的宫苑走去,稳了她几天,终于把话题转移到秦命身上了,轻轻一刺激,小丫头火气就压不住了,不用妖儿请求,童菲就要带着她去找秦命麻烦,要出口恶气。

    “可不是嘛,本姑娘就从来没见过那么狂的人,要不是童欣姐姐护着他,我非得把他扒光了,挂到山顶上凉几天。”童菲彪悍的撅着嘴,虽然过去很多天了,可想起当天被一脚踹飞的情景,就忍不住火气上涌。

    “扒光了是便宜他了,喂几口情药,扔到兽园里,那场面肯定很精彩。”妖儿吃吃笑着,烟视媚行,风情万种。如若是一般人,可能早已被魅惑地心旌摇曳了。

    “呀!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主意!”童菲激动地跳了起来,要不说这小姐姐对胃口呢。她拉着妖儿原路返回,找童崎去了。

    童崎的院子里,他满脸涨红,又羞又恼,喝斥童菲:“胡说八道,我怎么会有那东西!”

    “少来!你没少用那玩意,交出来!不然我告母亲去!”童菲掐着蛮腰,像是骄傲的孔雀。

    家教不严啊!童崎恨不得把她拖到旁边训斥几句,有妹妹跟哥哥要这玩意的?还当着他魂牵梦萦的美人儿,太特么损我形象了。“别胡闹!没有就是没有!”

    “你不拿出来是吧?我自己搜!”童菲转身就往房间里钻。

    童崎心里哀嚎,一把拉住,涨的满脸通红:“就……就剩一点了,很久以前用过的,后来……都忘了……”

    说完,童崎朝妖儿尴尬一笑,刚想解释,挽回下自己在美人心里的形象,童菲嘻嘻一笑,朝妖儿邀功。“我就说吧,我二哥肯定有,他现在就靠这个助兴了。”

    “童菲!!”童崎喝斥。

    院子里外,所有侍卫眼观鼻鼻观心的,抿着嘴,憋着笑,脸都涨紫了。这位小祖宗彪悍出天际了,明天族里又要轰动了。

    “走啦走啦。”童菲满不在乎,拿上玉瓶,拉着妖儿的手往外走。

    “先等等,你一个丫头拿着个干什么用?”童崎这才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