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724章 蹊跷
    “既然是开玩笑,能把东西还给我吗?”一个少爷心都在滴血,他刚刚把空间戒指里的东西全摆到桌子上了,让陆尧随便挑,结果一件不剩全被收了。

    很多少爷都‘损失惨重’,也都沉着脸向陆尧索要。

    “送出去的东西,哪有再要回去的道理。”

    “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欺负谁了?”

    “你说你欺负谁了!”一众少爷小姐集体怒斥。

    “多大点事,至于这么激动吗?”秦命拍拍童崎,心满意足的离开:“帮我收场,我先到斗兽场转转。”

    童崎脸颊抽了抽,可还是硬着头皮接下。还能怎么样?这小子的命现在比他都娇贵。这是姑姑亲自安排的任务,他不敢怠慢。

    星耀联盟的人全部退到两边,让开一条路。能代表海族参赛升龙榜的人,还是个外姓供奉,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按照海族的习俗,这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娶了海族的某个女儿,将来地位会节节攀升。

    “就这么放他走了?”常焕脸色阴沉的可怕。

    “你还想怎么样?谁让你招惹他的?”

    童崎冷哼,你郁闷?我也郁闷!

    常焕喘着粗气,甩开身边的侍卫,怒视着秦命的背影。参赛升龙榜?很牛吗?我会让你一场都赢不了!咱们走着瞧!

    星耀斗场建造在岛屿中部的森林深处,占地面积庞大,说是斗场,更像是座城池。

    外面有护城河环绕,上百米宽,波涛汹涌,河水浑浊,盘踞着大量凶猛的河兽。

    城墙宽厚高大,巍峨雄伟,也有近五十米的高度,气势恢宏。

    通过巨型城门走进星耀斗场,里面是一座座大小不等的斗场,共计三十六座,位置排布的方式依托天上的星辰。

    每座斗场都像是恢宏的宫殿,外面看起来金碧辉煌,里面有擂场和看台,擂场都在三五百米宽广,还有些上千米范围,但它们风格不同,有些是坚实的擂台,有的是片山林,有的则是片湖泊。

    在这里能看到不同级别的厮杀,也能看到各种类型的战斗。

    星耀斗场里面还有专门的斗兽买卖交易,也有奴隶买卖。

    秦命随便选了座斗场,交了两块黑金币,坐到贵宾房间里。

    这座斗场规模很大,看台上坐满了人,都在欣赏着擂台上激烈的厮杀。

    秦命看了会儿,仰躺在房间的软榻上,继续刺激着‘王’印,给众王指引。

    当务之急,还是要得到众王的回应。

    秦命顺便查探着收获的宝贝,都很珍贵,还有几套不错的武法,不过都不适合他。好在里面有张‘青鸾古迹’的残图,算是个意外的收获。

    “这玩意到底是不是真的?”

    “谁画的图?”

    “既然都消失上千年了,没有人找到过,冷不丁出个图……怪怪的。”

    “会不会是陷阱?”

    秦命举着残图,默默地看着,忽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反正这里面有蹊跷。

    没过多久,童崎敲开了他的房门,进来就数落:“你什么情况?非要那么做吗,你知不知道你一次惹怒了多少人!如果你不能在升龙榜上赢个一两场,证明自己的价值,族里都保不住你。”

    “不就是吓唬吓唬他们,有那么严重?”

    “你说呢!”童崎无语,吓唬?你都把常焕折腾成什么样了,满脸的血、满裤子的尿,手都断了!

    要不是确定陆尧跟常焕之前不认识,他严重怀疑两人之间是不是以前就有什么过节。

    这人太野性了,刚到紫炎族就虐了他的斗兽和童玳,闹得赤凤炼域沸沸扬扬,刚来浮生岛又欺负了一群公子小姐,也是闹得人尽皆知。这小子难道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吗?这么狂,这么嚣张,二十多年怎么活下来的?难道,陆尧幼年的经历给他留下阴影了,心里有阴暗面?

    “我懂分寸的。”

    “分寸?你都把他们吓成什么样了,这还叫分寸?你把常焕吓尿了裤子、掰断了手,还差点把他脑袋崩了,这叫分寸?你知不知道常焕什么人,他是金灵族的直系传人,他的三哥和二姐都要参加升龙榜的,一个六重天巅峰,一个七重天!到时候他们主动点名挑战你,你怎么应付?是厚着脸皮不接战,还是上去被虐成残废?”

    童崎早知道陆尧这么能惹事,就该把他带在身边。这才来到浮生岛半天,就闹出这么大的意外,惹怒了各大势力不说,还让星耀联盟难做了。关键是升龙榜还没正式开始,就给自己树立了个强敌,这不是找难堪吗?

    不对!!你还有个强敌,拜月族的纪桌延!

    童崎仿佛能看到陆尧在升龙榜竞赛的下场了——惨败!很惨很惨的那种!

    “你不是还有事吗?”秦命抬手送客。

    “别再惹麻烦了,我姑姑那里没法交代。”童崎提醒秦命。

    “我从不惹事。”

    “你真敢说。”童崎反复提醒后,正要离开,忽然道:“你不是来看斗兽比赛的吗?躺着怎么看。”

    秦命环晃了晃手指的空间扳指:“他们贡献了些宝贝,我先查查都是什么,有没有适合我的。我们散修跟你们大家大户不一样的,想要宝贝都要靠双手去争取。”

    童崎张了张嘴,转身离开,您安好吧!再见!

    “等等,我卖给你怎么样?”有些宝贝秦命不需要。“换你的灵粹?”

    “没有!”

    荣雁好奇的打量着秦命,有意思的人!一个供奉而已,即便是要参加升龙榜,也不至于这么的‘放松’吧,竟然敢调侃童崎。再怎么说,在紫炎族里,这位爷是主子,你是仆!

    她轻声问童崎的侍卫:“他跟童崎少爷关系很好?”

    “好?!他进紫炎族的第一天就把我们少爷给揍了,还有童玳公子,在床上躺了好几天,还有童菲小姐,被他踹出去十多米。来这里之前,少爷因为他关了大半个月的禁闭。你说,他们关系好吗?”

    “……”

    “把门关上,谢谢。”秦命挥着手里残图,再次送客。

    “陆尧公子,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外面的侍卫,报我荣雁名字。”荣雁报以笑容,离开了。

    天色渐暗,童崎没回来,却等来了新的客人。

    “刚听说你来了浮生岛。”铁山河推门进来,他刚打完一场,浑身是血,杀气腾腾,像是出鞘的利剑,气势迫人。

    他一进来,房间好像变成了擂场。

    铁山河后面还跟着姬雪辰,一头墨黑的长发,随意披散着,尽显飘逸,魅惑的双眸,美丽的容颜,让整座房间都变得明亮了很多。白皙的脖颈、分明的锁骨,性感又不失安全感。他的美并不娘气,无论男女都能欣赏,又带着股邪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