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736章 赴宴
    天色渐暗,有人踹开了秦命的房门。

    童言大步流星的走进来:“陆尧,走,带你去认识几个人。”

    秦命缓缓摊开右手,一朵精致灿烂的雷莲绽放,整个房间顿时充满了雷电的翁听:“看到吗?你下次再敢踹我门,我一莲花呼你这张臭脸上。”

    “等你七重天了再来跟我嘚瑟吧。走了,我带你认识几个人。”

    “没兴趣。”

    “你没兴趣,人家可有兴趣。”

    “让他们一边兴趣去,我像是那种呼之即来挥之则去的人?”

    童言指着秦命,眨眨眼:“我就喜欢你这种不知死活的样子。是金灵族的人,请你过去聊聊。”

    “我看你好像很激动?”

    “还记得常焕吗?他三哥常洪,二姐常玉琳,都来参加升龙榜了。她二姐常玉琳是我这次的主要竞争对手,我想提前探探底。”

    “自己去不就行了?”

    “没有你去挑事,我怎么好意思主动上手?”童言给秦命挤个眼。

    让我挑事?我不给你废几个就算你幸运了。秦命假装为难的犹豫了下,起身下床:“好吧,我陪你过去,但提前说好了,出了事,你担着。”

    童言揽住秦命肩膀:“必须的。”

    金灵族在岛上一座奢华的酒楼摆好了宴席,等待紫炎族赴宴。

    常焕的姐姐常玉琳是金灵族新生代的最强者,也是这次金灵族的带队队长。长得算不得多么美倾国倾城,却也是个美丽的女人,高贵的身份、超凡的天赋,更让她多了一份迷人的气质。

    她今天没带太多人,只带了三弟常洪,旁系族弟常昊、常贺,都是她的亲近的族人。

    当然还有被虐的尿了裤子的常焕。

    “我查到紫炎族的首战人选是陆尧。”常焕脸色阴沉的难看,做件大事,没几个人理会,可出了个大糗,竟闹得举族皆知。他堂堂金灵族族长的亲子,竟然在浮生岛被人吓得尿了裤子,用族里一位长老的话来说,‘这是让全族都蒙羞的事’。

    ‘家族可以容忍你天赋不行,可以容忍你无能,却不能容忍你愚蠢懦弱’,苛责的话让他羞愤的无地自容。

    “他能重伤泰隆,又被选定代表紫炎族首战,看来是有些本事。”老三常洪看着常焕的样子直皱眉头,太丢人了,再怎么着也不至于尿裤子,这特么是跟我一个娘胎出来的种?

    “管他什么东西!一个外姓供奉,竟敢欺凌我们金灵族的人,不可饶恕!我很怀疑那次事件是紫炎族里有人授意的,不然他一个外人哪来的胆子?”常昊粗狂雄壮,浑身毛发旺盛,声音大如洪钟,坐在那里像是头黑熊,气势很压人。

    “肯定是那童言授意的,除了他,谁能干出这种荒唐的事。”常贺跟常昊气质完全不同,长得瘦弱,脸色苍白,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眼底偶尔闪过精芒,让人不敢小觑。

    常玉琳淡淡道:“童言和陆尧待会过来,不管是那陆尧自作主张,还是童言授意的,这事都得算在童言头上。狗咬了人,主子得负责。”

    “姐!我要他的命!”常焕恨的咬牙切齿,从那天过后,他感觉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变了,浓浓的屈辱感让他抓狂。

    “今天先压压童言的气焰,首轮首战由我们金灵族接战紫炎族,安排叶少锋出战。”

    “姐,真的?”常焕精神大振,二姐终于决定了?叶少锋是金灵族外姓选手里最强的一个,半只脚跨入地武七重天了。而且叶少锋性格阴狠,只会杀人,不会比武,如果让他登场,陆尧不死也得残废。

    “今天先试试陆尧的实力。”常玉琳是真不想安排叶少锋出战,升龙榜是场持久战,尖刀更要用到硬骨头上。

    常焕终于露出点笑容,还是二姐疼我啊。

    “小姐,人到了,就在楼下。”一个侍卫进来,对着房间里的五人依次行礼。

    “来了几个人?”

    “童言只带了一个人,自称是陆尧。”

    “就他们两个?呵呵,还很是狂啊。”常昊裂开大嘴笑了,扭着脖子,活动着雄壮的身体:“待会儿让我来,先跟他过过招。”

    常贺冷哼:“那不是狂,是弱智。明知道我们是找他算账,还不多带点人,自找羞辱。”

    不一会儿,童言带着秦命来到了顶楼奢华的房间,瞧都没瞧其他人,就盯上常焕了:“常焕啊,换裤子了吗?这种特殊场合,尿骚味很影响食欲啊。”

    “童言!”常焕猛地起身,气的浑身都在哆嗦。

    “稳住!稳住!别再尿了!来人,快来人,你们家少爷又哆嗦了,我看有点尿失禁啊。”

    常焕愤怒又羞臊,牙齿咬的咯吱响,要不是打不过童言,他真恨不得冲过去跟他拼个你死我活的。

    常玉琳等人脸上礼貌性的笑容慢慢散开了,这混蛋两句话恶心了一屋子人。

    常洪忍不住了,那毕竟是他亲弟。“童言,我们请你来赴宴,是不是该有点起码的礼貌?别忘了你的身份,紫炎族的直系少爷!”

    “既然是请我来赴宴,是不是该有点起码的卫生?看见常焕,我就想起他尿裤子,想起尿裤子就总觉着哪里有股尿骚味,这还怎么吃饭,怎么喝酒?”童言翘着嘴角,抱着双臂,还故意的踢了踢面前的凳子,好像上面真有尿。

    “童言,那天的事是不是你指示的?”常焕气的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桌子,指着童言怒斥。再好的脾气都经不住这么羞辱,何况童言三句话不离他的痛楚,一刀一刀的往心窝里捅,他几乎要失去理智了。

    秦命忍着笑,这小子嘴真够毒的。

    “别激动,再尿了裤子,别人还以为我怎么欺负你了,你家长那里我不好交代啊。我说你小时候没发育好还是怎么的,下面怎么会管不住呢。”

    “够了!!”常洪猛地一拍桌子。你特么恶心人有个限度,大家都是海族的人,说话注意点素质,这么一场高规格的见面被他三句话变成菜市场了。连他都忍不住耸耸鼻子,问问房间里是不是有股味儿。

    常昊、常贺都豁然起身,全身涌动金光,怒视着童言。

    常玉琳轻敲她面前的石桌:“童言,坐下谈。大家都是老朋友了,犯不着闹得太难堪,你说呢?”

    “玉琳大姐都发话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坐下吧。”童言踢正了凳子,大刀金马的坐下。

    常玉琳柳眉微皱,什么话从这混蛋嘴里说出来都变了味,玉琳姐姐多好听,非得大姐!“常焕,你也坐下!”

    常焕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不情不愿的坐下,又瞥向陆尧:“你也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