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753章 赌命
    “咕!”公子翎一把捂住喉咙,血纹更疯狂地向那里汇聚,可是,血纹能阻挡攻势,却无法修复伤口。秦命这一剑,剑势快而狠,几乎把他整个喉咙斩断,切到了后颈的脊椎。

    “住手!”四位守护长老厉声高喝,他们时刻关注战场,立刻判定胜负。

    但是,在四位长老发出高喊的同时间,也就是秦命挥剑之后,攻势不止,拔地而起,一脚踢在了喉咙部位。

    公子翎通体剧颤,整个人倒飞出去,喉咙也因为突然受到的爆发力,而猛地向前一伸。血纹虽然卸去了十万极境的爆发力,可是他喉咙毕竟是断了,在这样猛力而突兀的一动,伤口立刻错位,那里的鲜血随之失控,就连颈椎都差点掰断,发出咔嚓的脆响。

    公子翎刚刚落地,便瞪大眼睛,抱着喉咙,满嘴喷血,喉咙内部鲜血失控,朝着脑袋咕咕乱涌,冲的蹊跷用血。他满眼惊恐,想要呼救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想要活动,可是……颈椎断了?感受不到身体了。

    四位长老闪电般出现,落到他面前,出手抢救,同时喝令秦命:“退!!”

    秦命收了大衍古剑,退到十步之外。

    “公子翎败了?”

    “这哪是败了,这是差点死了。”

    “陆尧怎么做到的?”

    “好强的雷法,比十万极境都强。”

    “这个陆尧下手真狠啊,第一场打碎了叶少锋的胸腔,第二场打断了公子翎的喉咙。这幸亏是在擂场上,如果在台下,陆尧真可能杀了他俩。”

    “常昊到现在还躺在床上,常贺断了跟胳膊,这要不是在霸王岛,我觉着陆尧能把他们杀了埋了。”

    “出手无情,心狠手辣!”

    看台各处,响起躁动的议论声,有人激动,有人心惊,也有人心悸。激烈战斗后的收尾太突兀又太狂暴,让很多人都猝不及防,人们看着台上毫发无伤的陆尧,再看动弹不得的公子翎,表情各有各的精彩,陆尧何止是没受伤,好像还很轻松。强悍的有些变态了吧?

    “混蛋,你要杀人吗?”拜月族的参赛者们都冲到擂台上,看着奄奄一息的公子翎,都是心惊肉跳,指着陆尧怒斥。

    “他不会比武,只会杀人,我也一样!赛前,说过的。”秦命转身离开。

    “我特么让你走了?”纪卓延恼怒,这家奴竟然赢了他最强的手下?看陆尧现在的架势,还能再赢几场,到时候就有可能晋入前二十。如果真是这样,童欣就要被紫炎族许配给陆尧了,而不是他纪卓延!堂堂拜月族未来少主,跟一个家奴抢女人就已经够丢人了,竟然还要输了?他越想越窝火。

    秦命站住,偏头看着他:“杀人之前,要做好被杀的准备,废人之前,也要做好被废的准备,纪卓延公子,这点道理……你不懂?”

    “混账东西,你在跟谁说话?”拜月族的人都恼火,下手太狠了,差点就要了公子翎的命!

    纪卓延拦住他们,冷笑道:“你在向我挑战?你也配!!”

    “打个赌怎么样?”秦命转身面对着他。

    童言他们全部翻到擂台上,围到秦命身边,对峙着拜月族一方。

    台上紧张,台下热闹了,各海族都兴致勃勃的看着,怎么着,要群殴?

    各族的族老们面色不好看,升龙榜多么严肃的场合,上万的宾客都看着呢。

    拜月族的族老看向童璇:“过分了吧?”

    以他们的眼力,能看出公子翎凶多吉少了。

    “过分吗?我觉着还好。”童璇看都没看他们,昨天憋了股恶气,今天终于发泄出来了。陆尧最后那一剑一脚,打的太合她心意了。

    擂台守护者们喝令两族参赛者们:“不许胡闹,都退下!”

    秦命散开灵力:“我不闹事,我就跟纪卓延公子说几句话,打个赌。”

    “赌什么?”

    “我要在这擂台上跟你打一场,我输了,我的命给你!你输了呢?”

    “跟我?哈哈。”纪卓延气笑了,跟你这个家奴抢女人,已经够丢人了,还要让我跟你打一场?我堂堂地武七重天,怎么可能跟你个六重天打,赢了不光彩,也会被人说闲话。

    “你以为赢了两场,就能挑战七重天了?”

    “你膨胀过头了吧,六重天再强也是六重天,十个你都不够我们公子打的。”

    “太侮辱人了,你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拜月族的人又好气又好笑,你以为赢了叶少锋和公子翎就天下无敌了?六重天和七重天之间有着巨大的沟壑,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别说堂堂拜月族第一天才了,就算是普通的七重天,你也赢不了!

    方牧歌他们也都怪异的看着陆尧,疯了?你再强也不可能越级!是闹着玩呢,还是自负过头了?

    童言童欣很意外,虽然知道陆尧要突破了,可纪卓延已经在七重天稳固近一年了,你一个新晋七重天,境界都不稳,怎么跟他打?

    “赌!跟他赌!你要是真赢了,我认你这个姐夫了。”童言早就发誓要在升龙榜上废了纪卓延,既然陆尧有心,那就让他上,虽然难度很大,得用命去拼,可越是这样,才能证明陆尧有资格拥有他姐姐。

    “你能行?”童欣迟疑着,她很不想陆尧去拼命,也清楚里面的凶险。可是,看到陆尧愿意为了她去挑战纪卓延,心里竟有种甜滋滋的幸福感。如果陆尧真的能赢了,哪怕来个两败俱伤,族里也绝不会再有人阻拦他们之间的婚事,还会更珍视陆尧,更加大力的培养陆尧。虽然风险大,可收获更大。

    秦命直视着纪卓延:“敢不敢接?”

    “这里是升龙榜,古海最高规格的赛场,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就问你敢不敢!哪来那么多的废话!”童言微仰着头,斜眼看着纪卓延,挑着眉毛挑衅他。

    “我是七重天,他是六重天,我丢不起那个人。”

    “屁话先咽到肚子里,就问你敢不敢。”童言故意刺激着他。

    “童言,嘴巴放干净点,这里是升龙榜的赛场,各海族的长辈可都看着呢。”

    “你特么到底敢还是不敢,给句准话,我看你是怕了吧?”

    “别用激将,你我都不是小孩子了。”

    “呵呵,就你这点魄力,还想继承拜月族?还想娶我姐姐?我呸!”

    “你……”

    “你什么你!我奉劝你还是接了吧,在场这些七重天都比你强,你只能在六重天级别里找回点尊严了。”

    台下的各族强者都苦笑摇头,越说越过分了,纪卓延堂堂拜月族少主,哪有你说的这么不堪。不过,紫炎族要干什么?陆尧又想干什么?竟然要挑战七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