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754章 等我
    拜月族的人低声劝阻纪卓延,别被童言蛊惑,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不然童言不可能催促着陆尧‘送死’。

    童言揽住童欣:“想要我姐姐?用你的本事来争,不是靠着族里来施压。哦,对了,如果你是个男人的话。”

    纪卓延气恼,在这种庄重的场合,上万人围观,想发作又不好发作,童言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他如果真拒绝了,指不定会被童言怎么嘲笑。他阴冷的目光扫过童欣和陆尧,敏感的注意到两人之间的那点‘亲密’。“我接了!”

    秦命淡笑:“好!!我输了,你我的命给你,你输了呢?”

    “我可能会输?”

    “那还真不一定。”

    纪卓延一字一句道:“我如果输了,脑袋……给你!”

    “好!请所有人作证!”童言大声高喊。朝向看台上所有人宣告:“陆尧约战纪卓延,以人头做赌注,谁输谁献上脑袋!”

    上万人莫名其妙,好好地升龙榜,怎么约起架了?

    还是六重天向七重天约架?

    很多知道内幕的人,都露出玩味的笑容。紫炎族有心把童欣嫁给陆尧,却又受到拜月族的提亲,童欣将来要嫁给陆尧还是纪卓延,其实就看这场升龙榜。如果陆尧晋入前二十,童欣就是陆尧的,如果陆尧晋级失败,童欣就是纪卓延的了。看来陆尧是要铤而走险,向所有人宣告他对童欣的拥有权了。

    一个女人引发的流血冲突?精彩了!

    可是,你一个六重天跟七重天怎么打!

    “我可以跟你打,但是有个条件。”纪卓延不可能轻易就接受陆尧挑战,这样会把他拉到跟陆尧同一个等级。

    “说。”

    “你必须打进前二十强!”想进前二十强,陆尧还要打个三五场,一场比一场难,说不定就废在哪里了,到那时候,陆尧连二十强都进不去,紫炎族就不会把童欣嫁给陆尧,童欣还是他的,他没必要跟陆尧再打。如果真进了二十强,起码说明陆尧有资格挑战七重天,他跟陆尧打也不算太丢人。

    “可以。”秦命接受。

    “退下!”四位守护长老再次喝令。

    “记住约定,一战一命!”秦命提醒着纪卓延,离开了擂场。

    “敢不敢赴约?你输得起吗?”童言挑衅后,也大步离开,还故意揽住陆尧的肩膀,做给纪卓延看,刺激着他。

    纪卓延冷哼,陆尧、童言、童欣,我们走着瞧!

    拜月族的族人低声问道:“少爷,你真要跟陆尧打?”

    “联系金灵族,再联系罗刹族,想办法把陆尧阻击在二十强之前,最好……废了他。”

    一场吵闹没有影响到升龙榜的赛事,反而增加了新的谈资,新的期待。而陆尧的强势表现,也震惊了很多人,陆尧不只是拥有着十万极境的超强体质,还有着神秘而强大的武法。

    体武双修,更是体武双绝!

    如此天赋,如此奇才,当世罕见。

    难怪紫炎族会考虑给陆尧给机会,如果真能成长起来,再搭配童欣,夫妻双雄,定会成为紫炎族未来的强大力量,往深处想,也会成为童言未来争夺族长之位的保障。很多海族的族老都看向紫炎族这里,抛开个人成见不谈,紫炎族确实捡了个宝贝。

    各大海族六重天级别的天才们则感受到一股压力,从陆尧对战公子翎的表现来看,他很有可能还有余力。不管他们谁要冲击六重天的最强者,都会对上陆尧,到时候免不了是场恶战。

    秦命离开了擂场,回到紫炎族的圣山。

    这次童欣无论如何都要陪着,六重天晋入七重天是件很重要,也是很危险的过程,经不得任何人打扰。她有过突破的经验,相信能在关键时刻帮到他。

    看着童欣秦命‘相约’离开,场上很多人都露出惊异的表情,难道童欣对陆尧有情意?

    纪卓延、姬雪辰等爱慕童欣的人则恨得咬牙切齿,心目中冰清玉洁的女人,竟然心有所属了?

    童言在擂场站了会儿,也转身跑开,他实在没心思再看比赛了,不放心那孤男寡女,万一情难自抑呢?不行,我得回去看着点!

    方牧歌童戈相当郁闷,我们还没登场打呢,你们就跑了?太不重视升龙榜了。

    童崎他们苦笑,这还是我认识的童欣吗?心目中优雅又孤傲的形象呢?完全像是变了个人,真动心了吗?

    秦命回到房间里,盘坐冥想。

    童欣非要陪着,秦命没办法,也就由着她了。

    童欣坐在窗边的桌前,玉手皓腕,托着精致白皙的下巴,静静地看着冥想中的秦命,红唇微抿,淡淡的笑意。从失乐禁岛相遇,到现在的升龙榜,不知不觉已经半年多了,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对个男人动心,更没想到会是陆尧这样的散修,可一切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最初的那些迷茫与委屈,也在陆尧一次次不经心却又精彩的惊喜里散开。

    陆尧表现出来的天赋、不可估量的成长空间,以及出色的战斗风格,还有那份冷静与沉稳,都在不知不觉中吸引着她。

    而现在,陆尧就要突破到地武七重天,两人的婚事基本要定了。

    这就是我童欣的男人吗?

    我要跟他厮守一生?

    陆尧其实还挺耐看的嘛。

    平常安静低调,不怎么说话,可到了战场,却像是完全变了个人。

    童欣静静地看着,白皙的脸颊浮现出淡淡的红晕,心里有种莫名的温暖、羞涩、甜蜜,各种各样萦绕心头,久久挥之不去。

    “姐?犯花痴呢!”童言一进来就看到他亲爱的姐姐,捧着脸在发呆。

    “出去。”

    “矜持!女孩子要矜持!”童言说着,坐到了桌子另一边,抱着肩膀,守着他俩。

    童欣无语了,低声道。“你在干什么?”

    “你又在干什么?”

    “陆尧要突破了,我守着。”

    “我也是啊。”

    童欣指着自己红唇,用很低的声音道:“看我的口型,我接下来的话,你认真的听,一个字都不要听错。”

    “什么话?”童言往前凑了凑,也压低声音。

    “出……去……”

    “……”

    “还要我再重复?”

    “行行行,你们是两口子,你们是一家人,我是外人,行了吧?”童言不情愿的走出房间,但没走远,一转身踮着脚又回来了,耳朵贴在门板上,听着里面的声音,这孤男寡女的千万别干柴烈火了。

    房间里安静了很久很久,秦命忽然吸口气,缓缓呼出,睁开了眼。

    “需要什么?”童欣立刻起身。

    秦命没说话,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她。

    “看我做什么。”童欣娇颜如花,泛起淡淡红晕,像是含羞的雪莲,美丽而娇媚。

    “我有句话想跟你说。”

    “什么话?”

    秦命最后迟疑了会儿,终究还是说出了心里的那句话:“如果哪一天,我离开了,你要记住,我……会回来的,我会给你个解释。”

    离开?童欣奇怪:“你要出去历练?我可以陪你一起。”

    秦命摇头:“最多半年,我会回来,给你个答案,给你个解释。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