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785章 情债
    童言轻轻地推开房门,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轻轻松松的笑道:“姐,睡醒啦?今天天儿不错,老弟我陪你出去走走?”

    童欣蜷在床角,神情恍惚,目光没有焦距的坐着,好像没有听到童言进来。

    童言心里一阵揪痛,却还是挤着笑脸,坐到了床边:“姐?坐着睡呢!什么时候学会这技术了?教教我?”

    童欣呆呆的坐着,像是丢了魂儿。

    童言端着糕点在童欣面前晃了晃:“香不香?热腾腾的,我说是我亲手做的,你信不?”

    童欣还是没有反应,恍恍惚惚的意识,正沉浸在那无边的黑暗里,一个小女孩,晃晃悠悠的走在那里。

    “不饿啊,我可吃了?”童言拿起个糕点塞到嘴里,故意吧唧出声音,一边吃还一边点着头。

    “香!真好吃!”

    “我这几天光顾疗伤了,都没吃东西。”

    “好吃!”

    “姐啊,真不来一块?”

    “怎么,不是你喜欢的味道啊?要不我去再给你弄点别的?”

    “姐,你说想吃什么,就算是那龙肉,我也给你弄来。”

    “要不……喝点水?”

    “我去给你熬碗汤?”

    童言一边吃着一边问着,可童欣就是没反应,童言心里又疼又堵,努力保持的笑容也慢慢散开。他稍稍平静下心情,准备再说几句笑话,可是……笑容挤出来又散了,看着童欣的样子,他真的……真的……难受。

    童言抓住糕点一把一把的往自己嘴里塞,一边塞一边咽,不知不觉,红了眼眶,模糊了双眼。

    童欣还是呆呆的坐着,失魂落魄。

    童言突然啊的声嘶喊,一把摔飞了手里玉盘,玉盘撞在房门上,撞得粉碎。

    秀儿正在外面等着呢,一听声音慌忙跑进来。

    “滚!!都特么给我滚!”童言指着秀儿怒吼,一脚踢飞了面前的桌案。

    秀儿惊叫,连忙跑出去。

    童言啊啊的咆哮几声,泪水蓄满眼眶,指着童欣大喊大叫:“至于吗?啊!他就是个畜牲,你至于为他伤心吗?他算是个什么东西,敢来欺骗我们?他配得上你的眼泪吗!”

    童言扑到童欣面前,用力摇晃,红着眼嘶吼:“你给我醒醒!他都没把你当回事,你伤的哪门子心?你是童欣,是紫炎族族长的女儿,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犯得着为那畜牲折磨自己?”

    童欣目光晃动,眼底渐渐恢复了焦距,可眼泪却沁出眼眶,划过消瘦的脸颊。

    “姐!你看着我!”童言跪在童欣面前,用力抓着她的双肩:“姐,不要再折磨自己了,看着我的眼睛,啊?看着我!陆尧死了!他已经死在升龙榜上了!就这样,没有别的!你跟我走,我帮你挖个坟,立个碑,我每年都陪你去祭奠,好吗?这半年里,你相处的那人是陆尧,你喜欢的人是陆尧,你带上升龙榜的人,也是陆尧!只有这一个名字,只有这一个人,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童欣定定的看着童言,红唇轻启,泪水沁入唇角。

    童言心里疼的跟针扎一样,他流着泪,却挤着笑容:“姐,你还有我,我还在这呢。”

    童欣擦去眼角泪痕,手却微微颤抖:“我没事,放心。”

    “我陪你出去走走?”

    “不用,我很好。”童欣想要露出笑容,可是泪水却怎么都制不住,她想要推开童言,却突然哭了,娇躯绷紧,贝齿轻颤,泪如雨下。

    “姐,不怕,有我,还有我呢。”童言连忙安慰,心却堵得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心口抓着、攥着、搓着……

    童欣歪在童言怀里,呜呜的哭着。“他走了……他走了……”

    童言轻拍着童欣,闭着眼,强忍着滚在喉咙口的那声怒吼。

    童欣所有的委屈、痛苦、凄冷,都在这一刻变成了哭泣。多少年来,她第一次的心动,第一次的爱慕,却换来这样的结果,在那双翅膀张开的时候,在那张脸变了模样的时候,童欣感觉整个世界都突然间变了……黑了……

    童欣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会接连的道歉,为什么说他要离开。

    童欣更明白了,为什么他会来赤凤炼域,为什么要亲近她,却又躲着她。

    童欣明白了,却不敢接受。

    秀儿躲在门外,用力捂住嘴,却止不住泪水。

    院子外面,很多侍卫都苦涩的摇着头。她们陪伴小姐很多年了,了解她,也熟悉她,回想半年来的种种,小姐这次真的是动心了,可是……世事竟然如此难料,苍天竟然狠狠地戏弄了她。童欣就像是仙子,孤守多年终于动了尘心,结局比噩梦更残酷。

    一场升龙榜事件,天王殿轰动古海,威慑群雄,秦命更是一战成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是,留给紫炎族的是什么?留给童欣的又是什么?

    现在外面肯定议论纷纷,即使在感慨天王殿的强悍与疯狂,更会惊叹秦命的魄力与天赋,可同样会有人嘲笑紫炎族被利用,更会嘲笑童欣跟秦命之间的婚事。紫炎族竟然拿着族长的女儿,去留住天王殿的王,何等的荒唐,又是何等的可笑。

    她们摇头叹息,心疼着她们的小姐。这次事件过后,紫炎族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童欣又会受到什么样的打击,会变成什么样的性格?她们不敢想象。

    房间里,童欣哭了很久很久,哭出来了,也累了,最后歪在童言怀里睡着了。

    半月了,她第一次睡着。

    童言把姐姐放在床上,盖好绒被,坐在地上,默默地陪伴着。

    童欣睡得很沉,却始终蜷缩着身子,是冷?还是怕?

    童言看的揪心,更烦闷。

    当年母亲去世,他跪在母亲坟前,哭着发誓要保护好姐姐、这些年来,他用尽各种办法成长、变强,争取地位,就是要让人看得起他们姐弟,敬畏他们两个没娘的孩子。他更用严厉的态度阻挡外人接近他的姐姐,就是怕姐姐受到伤害。

    很多时候,他都觉着自己做的过分了,可又不舍得放手。

    当他终究落下紧绷的双手,放一个男人接近他姐姐的时候。那人……却给了他姐姐狠狠一刀,扎的鲜血淋漓……

    “秦命……别让我抓住你,我……生吞活剥了你……”童言坐在冰冷的地上,看着睡梦中痛苦的姐姐,心里涌动着彻骨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