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794章 约见童璇
    童崎回到紫炎族,没有去找童欣,而是先去了童璇的幽谷。

    “姑姑,打扰您了。”童崎毕恭毕敬的行礼。

    “有事?”童璇刚从童欣那里回来,自从那天告诉她婚事后,童欣就变得很沉默,没吵没闹也没哭,可也不再说话了,整个人好像突然失去了生气,麻木又恍惚。童璇看着她那样子心里难受,却不知道该怎么宽慰。

    “我刚从浮生岛回来。”童崎偷偷看了眼幽谷,声音很低:“有件事想向您交代下。”

    “什么事,说吧。”

    “嗯……”童崎迟疑着。

    童璇摆手示意幽谷深处的老妪先退下。“这里没别人了,说吧。”

    “姑姑,我……我在浮生岛看到个人,不不,是他去找的我。”童崎可不想让姑姑产生任何的误会。

    “什么人?”童璇随口回着,心里更多地是在想着童欣,疼惜着童欣。她很想救童欣,可是哪有什么办法?她们毕竟都生活在紫炎族里,有些时候,紫炎族三个大字像是保护伞,守护着里面的所有人,有些时候,这三个字却像是囚笼,封困着里面的人。

    ‘顾全大局’四个字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如果是在普通人家,她完全可以表现下所谓血性,可在紫炎族这种错综复杂又传承古老的大家族里绝不允许。

    童崎迟疑再三,一咬牙:“秦命!”

    童璇迷茫的眼神骤然清明,语气都变得严厉:“谁?”

    “秦命!他在我浮生岛的庄园里等我,问了些族里的事。”

    “他一个人?”童璇惊诧,秦命竟然敢露面?还是找到童崎?

    “就他一个人。”

    “为什么等你?还有谁看到他了?”童璇目光锐利,要看透童崎,这种事绝由不得半点胡闹。

    “没有别人看到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找我。”

    童崎很郁闷,就没别人可以找了吗?非得把我卷进来?

    我这微妙的身份、尴尬的地位,搞不好就全没了。

    童璇语气严厉:“他都跟你说什么了?一字一句,劝说出来。”

    童崎赶紧把事情经过说了遍,当然忽略了他胡搞三个女人的事,也把秦命嘲讽紫炎族的话委婉的避开。“秦命托我给童欣带个锦盒,我觉着还是先给您看看的好,还有这封信,也是秦命留给您的。”

    “你都看过了?”童璇凤眉紧皱,接过锦盒和信。他还有脸给童欣送东西?还嫌侮辱的她不够深不够惨吗!

    “我没碰!”童崎连忙摇头,我哪有心思看那个。

    “这件事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没了,我刚回来就直接来您这了。”

    童璇拿着锦盒,神色阴晴不定的变换了一阵:“回去休息吧,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姑姑您放心。”童崎犹豫了会儿,还是硬着头皮道:“姑姑,我当时其实是想着把秦命引过来的,可是他……”

    “不用解释,你做的很好,回去吧。”

    童崎松口气,脸上终于露出笑容了,行个礼,退出幽谷。

    童璇看着锦盒,眉头凝成了疙瘩,你还想干什么?是要一刀两断,还是来道个歉?该死的混蛋,你毁了她一生!

    咔嚓……

    锦盒在童璇手里攥碎,木屑乱溅,一块晶莹的玉佩落在了她手里,琼脂般玉润,泛着微光,也散着幽香,正反两面都刻着两行小字。

    童璇一怔,目光晃动,玉佩两行字——你若不弃,我必不负。

    童璇一遍一遍的念着,紧绷的脸色慢慢的松开了,眉宇间的怨怒也渐渐散开,心里忽然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良久良久……

    童璇幽幽一叹,何苦呢!

    但是,当她摊开那张写在锦布上的信的时候,精致的柳眉再次紧皱:“6月10日,浮生岛,只身来会。”

    6月10日,也就是三天后了?

    秦命想见我?

    为什么?

    他还嫌害的紫炎族不够惨吗?

    童璇看着玉佩,再看手里的锦布。按照童崎的说法,秦命应该只是来送锦盒的,最后才从桌上撕了块锦布,写了这封信。

    秦命想干什么?

    明知海族正在全力搜捕天王殿,他竟然敢在这时候约见我?

    童璇不认为秦命要害她,也不可能是要抓了她利用她。

    可是秦命还能干什么?就不怕被包围了?要知道紫炎族现在急需一个挽回颜面的机会,如果能把秦命抓住,并宣告天下,就等同于一场胜仗。以秦命的精明,应该会想到这一点,可为什么还要约出去见面?

    童璇心思急转,到底是去还是不去?要不要通报族长?

    童璇平常强势又冷静,很少这么心烦意乱过,按理说,她应该果断去找族长,联手布局,拿下秦命,说不定还能把天王殿一并抓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童璇竟然迟迟下不定决心。因为,秦命不傻,明知道送死,为什么还来?里面肯定有问题!

    会不会是秦命又在布局?打着约见的幌子,就等她带人围剿浮生岛,天王殿趁机反杀?

    会不会是非常特殊的事情?例如……例如什么?童璇思绪就卡在这里。

    一直到天亮,童璇都没有考虑清楚,更无法下定决心。

    …………

    童璇来到童欣宫苑的时候,里里外外上百位匠人正在对宫苑进行翻新,增添些喜庆的元素,准备即将到来的联姻。

    “离婚事还有一个月,谁让你们这么做的?”童璇脸色当即一沉,心里不好受。

    宫苑的侍卫们连忙行礼:“拜月族的人来了,在跟小姐商量婚事的具体细节,他们希望我们能早作准备。”

    “不是说婚前半月再商量吗?”

    “拜月族……”宫苑侍卫们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

    “说!”

    “拜月族说,虽然是纳妾,可那是他们少主第一次婚事,要尽量大办,要隆重、要规格,希望……希望我们紫炎族不要让他们太丢脸。”

    “太丢脸?”

    童璇火气噌的就上来了,喝令所有匠人退出宫苑,要去跟拜月族交涉。

    没等走进童欣的院子,拜月族的队伍已经退出来了,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族老带队。“呵呵,童璇来了。”

    “纪青山!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太丢人!”童璇沉着脸。

    嗯?纪青山一挑眉,哦了声:“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些话就不要说得太明白了。”

    “我还真不明白。”

    纪青山皮笑肉不笑:“当着这么多人呢,不要搞得太难堪。”

    童璇稍压火气:“我警告你,纪青山!童欣是族长的女儿,也是我的侄女,你们以后说话最好注意点。”

    “我们很注意啊,可是外面说得难听,让我们脸上没光彩啊。”

    “那就取消婚约。”

    “这样说话就没意思了,你以为纪卓延真想要她?现在全海域都知道她跟秦命有婚约,还住到一起了,谁还想要她?谁还敢要她?你要知道,我们的纪卓延是有希望接管拜月族的,娶这么个臭满古海的女人,很影响他的名声。”

    “混账,不许羞辱我家小姐。”宫苑侍卫们怒了。

    “羞辱?哈哈,她还需要羞辱?”纪青山笑着摇头,招呼队伍要走。

    童璇拦在他面前,气的牙齿都在颤抖:“道歉!”

    “道歉?应该是你向我们道谢!感谢我们拜月族,接了你们手里的……呵呵,那个词不好听,我就不说了。”纪青山撞开童璇,带人离开。

    宫苑的侍卫们怒火中烧,恨不得上去给那老东西几个耳光。

    “该干什么干什么去。”童璇却不能再闹,越闹越大,难堪的还是童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