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802章 喂血
    宫苑里。

    三位族老悉心调理后,童欣再次苏醒。

    童欣醒来后还以为做了场梦,可手里紧紧握着的玉佩又在清楚的提醒她,那个他……回来了……

    “他去哪了?”童欣声音沙哑轻弱。

    童菲赶紧凑过来:“姐姐,您先别动,他没走,好像是跟着童璇去找族长了。”

    “谁陪他来的?”

    “好像他自己吧?”

    “去了多久了?”童欣中毒太深,意识还是有些模糊,视线都很朦胧。

    “快一个时辰了。姐姐,你别着急,先把毒素散掉,把伤养好。”童菲看到童欣苏醒,心里很高兴,可是想到秦命那小子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回来,又很不是滋味。

    “十天前……他在浮生岛找到了我。”童崎叹口气,看着可怜的童欣,心里很不是滋味。

    “十天前?”童玳他们都齐刷刷看向童崎。秦命竟然跟童崎联系上了?如果被其他各族知道了,岂不是误会紫炎族真跟天王殿有什么事了。

    “他托我送的锦盒,里面应该就是这个玉佩。”童崎不管那么多了,先宽慰下童欣吧,看着太难受了。“秦命心里一直有你,也不是有意伤害你。升龙榜的事,他也是身不由己吧。现在海族到处搜捕他,他明知道现身就是一个死,可他还是亲自来了这里。”

    童欣捧着玉佩,轻轻闭上了眼帘。她微微笑着,眼角噙着泪花。

    “到底什么情况?”童玳把童崎拉到旁边,童戈方牧歌他们都聚过来。【零↑九△小↓說△網】

    “我哪知道?”

    “你不是见秦命了吗?”

    “别乱说话!哪是我见他了,是他找到我了!前些天,我在族里待得闷,想出去溜溜,谁知道秦命在浮生岛等我很久了,托我给童欣和姑姑送件东西。”

    “让你送,你就送?你不怕送进艘黑蛟战船来。”童玳埋怨他这二哥,平常没见这么‘勇敢’过,这次倒是很积极。

    “我连黑蛟战船都认不出来??”

    童戈童图很着急的问:“什么东西能把姑姑引出去?”

    “我哪知道。”

    “你就不会看看?”童玳奇怪,以天王殿和紫炎族的仇恨关系,姑姑自己出去就不怕着了别人的道?

    “换成你,你看?”童崎要撇清关系,万一真闹出什么意外,他可不希望被牵扯进去。

    方牧歌更奇怪:“秦命来这里是要干什么?真是为了童欣?”

    “我觉着不会这么简单。”其他人都摇头,经历这次升龙榜事件,他们再不敢小瞧‘陆尧’,仔细想想还有些惧怕。如果换成他们是秦命,是绝不会有胆魄住进紫炎族布局的。而且秦命在升龙榜的表现也确实惊人,真要是打下去,三甲是肯定了。最后身份暴露,还被他生猛的劈杀了几位海族天才。

    “你们说,刚刚那股杀气是什么?”有人轻声问着。一炷香之前,突然有股杀气爆射长空,半个赤凤炼域都黑了,位置很可能就是族长宫殿。

    正在这时候,外面传来阵阵骚动,守卫们自动让开条路,一直延伸到玉石那里。

    “秦命?”童玳他们无不动容,这货怎么又回来了?见了族长,竟然没出什么事?按他们的想法,不把他虐个半死不活都不可能放出来,还可能直接扣押的。可是,他怎么像是没事人一样?这货难道会妖法吗。

    秦命穿过人群,来到玉石边,把童欣整个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众人一惊,她还在疗伤呢。

    三位老人也睁开眼,漠然道:“放下她!她现在身体很虚弱,需要调养。”

    童欣悠悠转醒,模糊的视线看着近在眼前的男人,虚弱的埋首在他胸前。

    “你们辛苦了,我能救她。”秦命抱着童欣,径自离开,走向了前面的院子。

    众人面面相觑,搞不懂秦命。

    有人迟疑着,要不要拦下?毕竟秦命还是紫炎族的头号仇敌呢。

    秦命来到房间里,把童欣放到床上,直接用最原始的办法救她——割破手腕,喂血!

    秦命的黄金血里不仅有澎湃的生命之气,还有各种独特的效用。童欣已经醒了,说明状态稳定了,以黄金血的效果应该能把她调理好。

    秦命用永恒之剑割破手腕,强行阻止着伤口愈合,让金黄色的鲜血滴落在童欣的嘴唇。

    童欣红唇微张,接受着黄金血,她失神的看着面前的秦命,目光却在微微晃动中朦胧了。

    “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想,炼化它们,调理伤势。”秦命左手轻抚童欣脸颊,给她捋顺着秀发。

    童菲偷偷的扒拉开窗缝,往里面张望,后面童玳童戈等人都探着脑袋,竖着耳朵,极力往里面看。

    “咳咳……各位少爷小姐……不合适吧?”秀儿看不下去了,你们一个个都是高贵的公子小姐,现在这架势这形象,会不会太难看了点?

    童玳他们脸色一僵,连忙站直了身子,整理下衣衫,又扯着童菲把她从窗口扯开。

    秦命往童欣嘴里滴着鲜血,也在默默运转着生生决,从宫苑各处汲取着生命之气,汇聚到卧室里。

    夜幕降临,外面的人散了一半,可还是有人等在这里,也惊奇着院子周围浓郁的生命之气。

    房间里,生命之气隐约形成白雾,在无声无息的流转着,顺着秦命的牵引盘绕在床周围,滋养着童欣虚弱的身体。

    秦命失血过多,脸色微微泛白,可还是任由手腕滴淌着鲜血。

    黄金血确实有着奇效,虽然没有生命之水那么强的生命力,却有着它独有的药效,能帮助童欣压制毒素。

    童欣炼化着黄金血,吞纳着浓郁的生命之气,虚弱的身体逐渐的恢复着,虽然剧毒不可能那么容易消除,可消散的生机正迅速的旺盛着,魂魄也被成功的稳住。

    “好点了吗?”秦命握紧拳头,愈合了手腕的伤口,运转生命之气滋养冰冷的手腕和手臂。

    “好多了。”童欣恢复的很好,她看着身边的男人,陌生却又熟悉着。

    “要不……我把模样变一变?”秦命轻柔的抱起童欣,让她枕到他盘坐的腿上。

    童欣娇颜微红,被秦命亲昵的动作闹的娇羞无限,她微抿红唇,摇了摇头。

    “好好休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去见过父亲了?”童欣稍微的局促很快消散,她撑起身子,歪到秦命怀里,依偎着,拥抱着。这一刻的温馨,那么甜蜜,却又那么不真实,童欣忍不住越抱越紧,生怕秦命离开。

    “我们的婚事,应该差不多能定下了。”

    “啊?”童欣扬头,怎么可能?她是紫炎族,而秦命是天王殿,双方现在完全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就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童欣神色一暗,难道秦命要她脱离紫炎族,还是跟父亲他们断绝关系?

    他们之间有着太多的不可能,即便真的在一起了,以天王殿和紫炎族的关系,还是会无休止的战斗,到那时候,我该站在谁的身边,又能做些什么?

    “我是来提亲的,你父亲他们同意了,就一个问题……你……愿不愿意?”

    “你……”童欣玉面微红,娇羞无限的扭了扭身子,可能是突然感觉自己动作太亲昵了,太小女儿态,娇颜更红了。